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昔日百亿富豪名下只剩4辆汽车、零星存款,延安必康或难逃ST

如果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事项不能在2022年1月27日之前解决,公司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即可能被“ST”。

星期四 2022.01.20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昔日百亿富豪名下只剩4辆汽车、零星存款,延安必康或难逃ST

时代在线       2022-01-20 09 : 06
A+ A-

2021年的锂电新贵延安必康(002411.SZ)再度曝出利空消息。

1月13日晚,延安必康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控股股东新沂必康医药产业综合体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沂必康”)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为7500万元。延安必康称,如果上述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事项不能在2022年1月27日之前解决,公司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即可能被“ST”。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9月,延安必康曾发公告称,新沂必康及其关联方已经归还完毕全部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并且新沂必康及其关联方全部归还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事项已完成整改。然而,这一说法却遭到证监会陕西监管局“打脸”。

证监会陕西监管局于2021年12月31日向延安必康下达《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认定延安必康发布的上述信息不实,实际上部分占用资金至今尚未真实归还,并且2020年10月以来新发生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尚有7500万元未依法披露。另外,徐州北盟物流有限公司(下称“北盟物流”)在被收购前,曾为新沂必康、延安必康实际控制人李宗松提供担保合计27.96亿元,且仍在担保期间,延安必康也未依法披露,以及公司未及时披露重大诉讼。

就此,延安必康证券部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出现上述资金占用余额系此前会计差错所致。“当时偿还的数额比较大,有一些误差,财务可能当时没有发现这些情况。”该人士称。

深交所已就该事项于1月4日向延安必康下发关注函,要求其逐笔披露两项担保事项的具体信息并进行说明,同时全面自查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未披露的事项。目前,延安必康申请2022年1月27日前回复关注函。

根据公告,新沂必康及李宗松已经出具承诺函,承诺在2022年1月27日前以现金方式偿还所占用资金。同时李宗松也承诺在2022年1月27日前解除北盟物流涉及的上述担保事项,若该担保事项造成公司损失,由李宗松以自有资产进行弥补。

不过,就目前李宗松的处境来看,其兑现承诺的能力堪忧,延安必康被“ST”的风险难解。李宗松和妻子谷哓嘉曾连续数年登上胡润财富榜。2016年,李宗松、谷晓嘉夫妇以215亿元财富位列胡润富豪榜第136位。2020年二人财富缩水,以140亿元的财富位列胡润富豪榜第1443位。

延安必康1月14日开盘跌停,1月17日再度一字跌停,随后两个交易日下跌。1月19日,延安必康跌4.60%,报收8.50元/股,距2021年9月23日17.99元/股的高点已腰斩。

上市公司成“移动血库”

延安必康成立于2002年12月,2015年借壳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九九久科技”)在深交所上市。

延安必康大股东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并非首次。此前,延安必康已因新沂必康屡次违规占用资金、违规担保、违规信披、财务造假等一系列问题而深陷泥潭。

2020年3月,延安必康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根据调查结论,李宗松及其关联方通过工程款及收购等事项对上市公司资金进行违规占用。

根据公告,2015-2018年期间,延安必康全资子公司陕西必康制药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陕西必康”)遵照李宗松指示,向陕西天佑连锁药店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陕西天佑”)和陕西松嘉医药有限公司(下称“陕西松嘉”)累计转出43.4亿元。

扣除用于向有关方支付陕西必康销售费用的10.95亿元,剩余32.45亿元中的8.17亿元用于支付相关收购款,由陕西松嘉根据新沂必康授权在指定区域内收购符合条件的标的企业,但截至2020年8月调查结束,约定的收购事项并未实施,且相应转出的款项亦未返还上市公司。

经陕西监管局测算,2015-2018年,新沂必康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累计44.97亿元,四年期间,发生额分别为7.05亿元、13.72亿元、16.48亿元和7.72亿元。

而在相应年份的定期报告中,公司均称,不存在新沂必康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

一个谎言往往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圆。为了填补资金窟窿,掩盖上述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延安必康通过虚假财务记账、伪造银行对账单等方式,在2015年年报和2016年年报中分别虚增货币资金7.94亿元、20.57亿元,2018年年报则虚增8.12亿元。

在此期间,延安必康频频更换财务负责人,如今看来,背后原因不言而喻。

在被监管部门处罚后,延安必康表示,将严格按照要求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积极整改。然而,延安必康的实际行动,令投资者失望。

根据证监会陕西监管局2021年12月31日向延安必康下达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20年10月以来,延安必康又新发生了7500万元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且未依法披露。

无独有偶,在延安必康“整改”过后,李宗松再次通过收购等事项套取上市公司资金。2020年9月2日,延安必康公告,将以自有资金人民币14.82亿元收购北盟物流100%股权,而标的北盟物流的实控人正是李宗松。这一收购事项已于2020年9月17日完成。

在李宗松的运作下,上市公司几乎已经成为其用来完成资金周转的“移动血库”,上市公司也因此陷入危机。

2020年年底,延安必康的流动负债已高达91.44亿元,主要为短期借款23.99亿元,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21.48亿元,其他应付款17.05亿元,而其流动资产为77.10亿元,账上货币资金仅有7.10亿元。

实控人兑现承诺能力存疑

六氟磷酸锂的大火,为延安必康带来了一丝希望。延安必康旗下九九久科技拥有六氟磷酸锂产能6400吨/年。Choice数据显示,截至1月18日,电解液材料六氟磷酸锂的价格已经达到59万元/吨,而在2020年9月,其价格尚为7万元/吨。

按延安必康的说法,九九久科技的六氟磷酸锂产品在手订单量充足,连续满产满销,基本没有库存。

延安必康似乎正在迎来转机,但是新沂必康及李宗松的转机似乎还没到来。

根据公告,新沂必康及李宗松已经出具承诺函,承诺在2022年1月27日前以现金方式偿还所占用资金。同时,李宗松也承诺在2022年1月27日前解除北盟物流涉及的上述担保事项,若该担保事项造成公司损失,由李宗松以自有资产进行弥补。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新沂必康和李宗松兑现承诺的能力堪忧。

2021年6月,延安市鼎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新沂必康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申请对新沂必康进行重整。

根据延安必康的公告,目前新沂必康已进入破产重整阶段。除了重整,新沂必康还由于违反财产报告制度,于2021年6月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同时还因为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于2022年1月5日被列为被执行人。

而李宗松则在去年因未履行付款义务,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及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地方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

尽管此前通过向上市公司出售北盟物流而获得资金14.82亿元,但李宗松目前似乎再度陷入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2021年6月24日、2021年9月18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全国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查询了被执行人银行存款、房产、证券、车辆等财产情况,李宗松名下除四辆汽车及零星银行存款外,已无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上海金融法院在李宗松与国泰君安证券的经济纠纷案中表示,经穷尽财产调查措施,亦未能发现李宗松有其他可执行资产。

根据2021年三季报,新沂必康质押股份占其持有股票的比例已达到99.66%,李宗松质押股份占其持有股票的比例已达到98.51%。目前,双方直接持有的所有延安必康的股份均处于冻结状态。

既无法通过质押股份获得资金,又无资产可以出售,李宗松将如何偿还违规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时代周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CF017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