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转型中的学大教育:多点开花还是一盘散沙?

近日,学大教育公布2022年半年度业绩,上半年实现营收10.57亿元,同比下降33.2%,归母净利润为4655.34万元,同比减少超过五成。金鑫回归不到一年,就遇到“双减”政策落地。转型半年,命途多舛的学大教育过得如何?

星期二 2022.09.06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转型中的学大教育:多点开花还是一盘散沙?

蓝鲸财经       2022-09-06 10 : 55
A+ A-

近日,学大教育公布2022年半年度业绩,上半年实现营收10.57亿元,同比下降33.2%,归母净利润为4655.34万元,同比减少超过五成。

金鑫回归不到一年,就遇到“双减”政策落地。转型半年,命途多舛的学大教育过得如何?

“至暗时刻”

“K9培训业务占学大整体营收的40%,在短时间内清零或按下暂停键,冲击是巨大的。这对企业创始人、CEO的考验极大,是一个关键时刻,甚至是至暗时刻。”谈及行业政策变化的影响,金鑫在媒体采访中这样描述。

此前,学大教育曾经发布公告称,计划于今年1月1日起停止开展义务教育阶段在线学科教育培训业务。半年报显示,公司已经停止K9学科类教培业务。受到行业政策变化和疫情反复的冲击,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0.57亿元,同比下降33.2%。期内归母净利润为4655.34万元,同比减少57.98%。

公司能维持正向利润,主要归功于对成本的有效控制。报告期内,学大教育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研发费用为5771.2万元、1.49亿元、3512.13万元、1253.95万元,同比分别下降53.76%、28.87%、26.49%、46.16%。公司的营业成本也从上年同期的10.49亿元减少29.97%至7.34亿元。财报称,上半年公司严格控制企业运营成本,降低费用,缩减不必要开支,维护现金流的稳定。

然而,尽管费用开支得到了有效控制,但现金流难免受到冲击。受行业政策变化的影响,教育业务预收款减少,导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80.45万元,同比下降93.12%。截至2022年6月30日,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7.87亿元,而2021年年末为8.67亿元。由此看来,即使采取了降本措施,现金端依然承担了不小的压力。

更值得注意的是,截至报告期末,公司的短期借款和合同负债分别为11.7亿元、4.48亿元,光这两项加起来占总资产的比例就超过五成。而且公司的现金无法完全覆盖短期借款和合同负债,无疑为经营带来了更多的风险。

营收利润双降、现金流承压,无法完全覆盖短期借款和合同负债……经营的压力正传导至学大教育的各个板块。

“巨象”转身

困局之中,学大教育正打出自救的“组合拳”。

“双减”政策落地后,公司几乎每月公布一个战略合作。2021年9月,学大教育与物灵科技签署《合资协议》,双方将共同出资设立绘本馆领域的业务经营和综合管理平台。10月,学大教育与达内教育宣布结成长期深度业务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将开展包括成人职业教育、青少年编程在内的非学科业务的深度合作。11月,学大教育与葡萄智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围绕人工智能、智慧教育等领域开展合作。

和去年零散的项目相比,今年学大教育似乎已经明确了转型的具体方向。半年报指出,除了巩固传统业务外,公司正积极布局职业教育、素质教育、文化服务、教育信息化四个领域。

具体来看,传统业务方面,学大教育保留了部分高中阶段业务。到2021年9月,高中阶段营收尚且占比教育培训业务收入约60%。而半年报透露,包括高考复读在内的全日制培训业务已经成为学大教育传统优势业务之一。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已经在全国布局近40个全日制培训基地。

金鑫在媒体采访中表示,学大转型的切入点是新高考,为学生做相应的升学规划,同时着力拓展复读、专升本、考研等业务。去年高考复读的体量不算大,今年复读业务应该占整体营收的百分之十几。

而在新拓展的业务方向中,学大教育显然十分看好职业教育的发展潜力。去年2月,公司曾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8.22亿元,截至2022年6月30日余额尚存4.95亿元。近日,学大教育宣布变更募集资金用途的计划,计划将原本用于K12业务的资金转移到职业教育网点及全日制基地建设项目等,其中与职业教育相关的项目投资占比超过75%。

变更公告称,公司计划通过合作、托管、办学等方式布局职业院校,稳步发展职业本科教育,拟通过开展职教高考培训、专升本培训、联合办学及实训基地建设等方式,布局职教领域。半年报透露,目前已经落地的有职教高考培训,学大教育与中等职业学校合作设置职教升学专业、职普融通升学专业、艺术类升学专业,现已在多个省份开展20多个合作办学项目。

然而,半年报并未透露职业教育业务具体的营收数字,目前来看,尽管公司十分看好职业教育的发展前景,但该板块仍处于前期投入阶段,暂时无法为公司带来大规模的实质利润。近日,学大教育还宣布拟以现金方式出资3亿元设立全资职业教育平台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职业教育、全日制教育等。在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7.87亿元的情况下,大量投资职业教育可能进一步加剧现金流的紧张。

关于学大教育的转型,引起关注的还有文化服务方向,主要是在全国各主要城市铺设绘本阅读馆及阅读文化空间,为用户提供图书借阅、咖啡轻食等服务。去年6月,学大教育宣布设立全资子公司北京琢器咖啡有限公司,“学大教育转型卖咖啡”随即引发大量讨论。今年1月,学大教育第一家泛人群文化空间“句象书店”在深圳开业,绘本阅读馆也已经在北京落地一间。

但受到疫情冲击,即使不少书店试图向文化服务空间转型,但仍然不断有实体书店关门,其中包括知名度较高、曾融资超过2亿元的言几又书店、“网红书店鼻祖”诚品书店关闭深圳门店等。《2020-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大约有1573家实体书店关门。线下阅读的盈利模式依然是行业性难题,有知名度的网红书店尚且陷入经营困境,更何况学大教育这样一个“新入局者”,其盈利前景似乎不容乐观。

变更公告显示,与职教相关的两个项目预计整体建设期均为3年,合计预估年营收为11.26亿元,年净利润为8320万元。文化服务项目预估建成后年营收3.03亿元,年净利润1782.83万元。与之对比,即便受到疫情影响有所下降,2020年学大教育的教培业务仍实现收入23.94亿元,净利润1.77亿元。

可以看到,即便转型项目按照计划建成落地,其带来的营收和利润预计也难与教培业务的体量相比较。而且,转型落地需要时间,眼下学大教育仍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十亿债务待还,这犹如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头顶。

巨额债务

截至2022年6月30日,紫光卓远持有对学大教育借款本金为10.67亿元的应收账款债权,借款期限自2022年4月1日至2023年9月30日,年利率为4.35%。报告期内,公司计提对紫光卓远的利息2296.42万元,占比净利润近五成。

事实上,这笔借款是学大教育的历史遗留问题。学大教育2010年在纽交所挂牌交易,2015年接受银润投资的私有化邀约,开启回归A股之路。但私有化顺利完成后,遇到资本市场震荡,原定的定向增发方案失败,无奈之下,紫光学大终止定增方案,向紫光卓远借款23.5亿元。

23.5亿元债务叠加每年8000万元左右的利息,对年利润仅有1亿元左右的学大教育而言,显然是难以承受的重担。为了解决债务问题,紫光学大先后三次筹划资产重组、出售学大教育,但最后均终止。

直到2021年3月,紫光学大定增成功,募资8.22亿元,同时金鑫回归重掌学大教育,才看似出现了一丝转机。利用募集到的资金,公司投入2.47亿元偿还债务,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债务压力,每年偿还的债务利息将减少1073.1万元。彼时不少券商认为,困于债务压力,学大教育的盈利能力较弱,此次偿还借款后,紫光学大的资产负债率将从96.56%降至81.14%,公司的盈利前景较为乐观。

然而,不到一年,“双减”政策落地,占营收近四成的业务停止运营,给公司业绩带来的压力至今没能缓过来。2021年,学大教育归母净亏损为5.36亿元。截至2022年6月30日,学大教育身上还背着16.18亿元合同负债和短期借款,每年光对紫光卓远的利息就要偿还近5000万元。在当前的盈利情况下,无疑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金鑫表示预计要到2023年下半年或者2024年,转型才能看到比较明显的规模效益,职业教育的见效非常缓慢,升学要经过一段时间,就业则更漫长。离10.67亿元的还款截止期限还有1年,预计大概率会继续展期,偿债压力短期内依然难以消除,转型能否顺利完成落地还有待观察。

转型仍然在爬坡、巨额债务依然压在身上……学大教育的转型之路,注定不会平坦。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