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央行:加大稳健货币政策实施力度兼顾多方需求

《报告》指出,要加大稳健货币政策实施力度,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主动应对,提振信心,搞好跨周期调节,兼顾短期和长期、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坚持不搞“大水漫灌”,不超发货币,为实体经济提供更有力、更高质量的支持。

星期五 2022.08.12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央行:加大稳健货币政策实施力度兼顾多方需求

人民网       2022-08-12 10 : 48
A+ A-

人民网北京8月12日电(黄盛)日前,中国人民银行(以下简称“人民银行”)发布了《2022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指出,要加大稳健货币政策实施力度,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主动应对,提振信心,搞好跨周期调节,兼顾短期和长期、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坚持不搞“大水漫灌”,不超发货币,为实体经济提供更有力、更高质量的支持。

对此,多位行业人士认为,《报告》整体基调更趋稳健,突出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明确了国内经济趋势向好和恢复基础尚需稳固的研判,再贷款或为下一阶段的主要增量政策。

“有进有退”: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双重功能

《报告》表示,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聚焦重点、合理适度、有进有退”,突出金融支持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

数据显示,今年6月末,企(事)业单位中长期贷款比年初增加6.2万亿元,在全部企业贷款中占比为54.6%。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长29.7%,比全部贷款增速高18.5个百分点。普惠小微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3.8%,比全部贷款增速高12.6个百分点;普惠小微授信户数5239万户,同比增长36.8%。

对此,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认为,《报告》要求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合理适度、有进有退”,同时不再提“引导市场利率围绕政策利率波动”。此外,人民银行相关负责人曾在多个场合强调运用好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更加强调把握合理适度,“有进有退”。

中信证券研报认为,《报告》的货币政策纲领部分将“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的位置提前,意在说明再贷款是下一阶段央行重要的增量工具之一。此外,“有进有退”指的是再贷款可以帮助信贷结构调整,重点支持薄弱领域和重点环节,减少部分传统领域的贷款。另外,《报告》披露,截至7月底央行已经上缴利润1万亿元,基本完成上缴。

“今年出台的科技创新、普惠养老、交通物流专项再贷款,加上去年四季度出台的碳减排支持工具、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基本属于阶段性工具。其额度用完或到期后会进行再评估,该续则续、该增则增、该止则止。”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表示,截至7月13日,碳减排支持工具累计发放1827亿元,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累计投放439亿元(总额度共3000亿元),后续可能会在方式、时限上进行评估调整。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认为,目前经济金融形势下,货币政策在发力方式、节奏和力度的把握上需进行综合考虑。政策重心仍在于有效提振需求,通过保持信贷合理适度增长,实现宽信用、促投资、稳增长的效果。

“做好自己的事”:兼顾多方面需求

《报告》认为,当前全球经济增长放缓、通胀高位运行,地缘政治冲突持续,外部环境更趋严峻复杂,国内经济恢复基础尚需稳固,结构性通胀压力可能加大。总的来看,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经济保持较强韧性,宏观政策调节工具丰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具备诸多有利条件,要保持战略定力,坚定做好自己的事。

具体来看,《报告》指出要搞好跨周期调节,兼顾短期和长期、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为实体经济提供更有力、更高质量的支持。

钟正生表示,“兼顾短期和长期”说明不会为了短期稳增长而将房地产再作为刺激经济的手段,而是着重引导资金投入经济转型重点领域;此外,《报告》把物价问题放在更重要位置,点明“高通胀已成为当前全球经济发展的最主要挑战”,并特辟专栏阐释央行对物价的看法,认为“全年物价仍可实现预期目标,但应警惕结构性通胀压力”,主要是PPI向CPI传导、新一轮猪周期、能源进口成本上升三大压力;兼顾“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说明尽管当前人民币汇率在强劲出口的支持下得以企稳,但国内流动性宽松仍需以平稳的跨境资本流动形势为前提。

此外,《报告》还提出,密切关注主要发达经济体经济走势和货币政策调整的溢出影响,以我为主兼顾内外平衡。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坚持底线思维,加强跨境资金流动宏观审慎管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遵循市场化法治化原则,统筹做好经济发展和风险防范工作,保持金融体系总体稳定,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对此,中信证券研报认为,《报告》虽然仍坚持“市场在人民币汇率形成中起决定性作用”,但是也更加强调“以我为主兼顾外内平衡”和“坚持底线思维”,叠加《报告》中对“密切关注主要发达经济体经济走势和货币政策调整的溢出影响,以我为主兼顾内外平衡”的表述,表明外部环境在货币政策目标中的权重有所增加。


责任编辑:CF013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