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海外 产经 金融 财富

生猪期货难产十余年,非瘟疫情或成上市催化剂

第一财经 2019-09-12 17:51:31
A+ A-

大连商品交易所准备上市第二个养殖业品种生猪期货。在猪价高企的背景下,这一举措引起市场颇多关注。

9月11日,在2019中国玉米产业大会上,大连商品交易所理事长李正强表示,大商所将积极推动生猪期货上市,争取早日推出玉米淀粉期权,努力为企业提供更多风险管理工具。

早在数十年前,美国就以期货的形式来进行猪价的风险管理。然而,国内期货交易所对此研究十余年,至今仍未上市。

中信建投期货养殖产业研究员魏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这十多年的生猪期货研究过程中,猪价起起伏伏,更表明了不管是上游生产企业还是下游屠宰消费企业,都需要生猪期货这样的风险管理工具。

他说,由于生猪是我国农牧产业中举足轻重的行业,而生猪价格又关系国计民生。因此,在合约设计上需要严格把关,力求精准反映市场预期,这就要求交割制度与现货市场交易必须要平稳衔接,能够吸引养殖产业进入市场,从而实现金融服务实体的目的。也正因为需要长期的研究,才导致生猪期货上市进程较缓。

国家再提规模化养殖发展目标

由于我国是全球猪肉第一生产大国,国内需求巨大。尤其是此次非洲猪瘟疫情应该成为催化剂,将加速推动国内生猪期货的上市进程。

业内分析称,一方面,养猪产业规模化、标准化大幅提升,非洲猪瘟疫情将为期货质量标准的设计提供条件;另一方面,规模化养殖后,生猪价格大幅波动给企业经营带来了较大压力,产业各主体对生猪期货等风险管理工具的需求十分强烈。

魏鑫称,我国生猪养殖面临着猪周期的困扰,在猪价大幅周期性波动的情况下,养殖企业亟需能够控制风险的手段。生猪期货的上市,将有利于生猪产业的合理发展以及生猪企业的风险管理,从而使得整个行业能够更加迅速、健康地发展。

布瑞克·农产品集购网研究总监林国发认为,期货具有套保和对未来市场价格发现功能,生猪期货上市能完善国内养殖产业链发展,便于生猪养殖企业和猪肉终端企业化解价格周期风险,便于产业更好发展。目前,我国饲料产业豆粕、玉米、小麦均已经上市,生猪作为豆粕、玉米和部分饲料小麦及麦麸等需求的重要环节,将有利于整个产业链的完整,加快饲料、养殖及下游屠宰加工产业的升级。

他也提到,我国生猪目前流通主要以活猪为主,养殖行业疫情不确定会对生猪流通及交割产生重要因素。出于谨慎考虑,生猪期货推出需要大量的系统化研究,以及产业发育到一定程度。

目前,我国生猪养殖规模化已经达到了生猪期货推出要求,年出栏数在10000头以上的养殖场数量逐年增加,年出栏数在500头以下的养殖场数量逐年降低。

截至2018年末,我国年出栏500头养殖场占全国出栏比例接近50%,但年出栏万头以上养殖场或养殖集团占出栏比例不足20%。头部排名前十的养殖集团年出栏量不足5000万头,相对一年国内7亿头左右的生猪出栏量,占比仍然较小。

9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对规模化养殖提出目标:到2022年,产业转型升级取得重要进展,养殖规模化率达到58%左右;到2025年,产业素质明显提升,养殖规模化率达到65%以上。

林国发说,中国生猪环节产值1万亿元左右,如果加上饲料原料和猪肉制品,产值超过3万亿元。一般来说,期货交易额是现货贸易额的10-20倍。按照养殖产值来算,理论上中国将来上市生猪期货,将会创造10万亿元以上的期货交易额。

生猪期货上市难产背后

全球养猪行业有两种模式,分别是欧洲模式和美国模式。

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说,以德国为例,也是家庭农场养猪,单个猪场几百头母猪,规模没办法跟美国比。没有推出生猪期货,价格也非常平稳。原因在于从业人员素质高、组织性强,农业协会在其中起到很大的作用,实现产销对接。

美国则有规模非常大的猪场,生产者完全可以根据价格信号来安排生产,这就需要价格指导,期货有价格发现的功能,在完全竞争的市场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

生猪期货难产十余年,非瘟疫情或成上市催化剂

梳理美国生猪期货市场发展可以发现,1961年美国芝加哥交易所(CME)推出冷冻猪期货合约,就是伴随着冷冻、物流技术的进步开始的,随后美国生猪养殖业标准化和规模化提升,迎来了生猪期货市场的大发展。

林国发称,美国生猪期货经历多次调整,主要根据生猪产业发展进行调整,从最初的活猪交割,到猪肉交割,再到如今的价格指数交割,其目的是不断根据产业发展水平进行调整,降低交割难度和费用,从而更好服务实体。美国生猪期货上市,降低美国生猪价格波动率,延长了价格周期。

在全球的期货市场上,开展过猪类期货交易的交易所还有很多,如美国中美洲商品交易所、荷兰阿姆斯特丹农业期货交易所、匈牙利布达佩斯交易所、波兰波兹南交易所、德国汉诺威商品交易所和韩国交易所等。中国虽然生猪期货渐行渐近,但是推动上市仍然困境重重。

根据中信建投期货研报,我国生猪期货之所以迟迟没有推出,主要是由于我国生猪养殖行业比较分散、市场集中度低,导致各地区生猪价格、质量、品种、运输等方面难以统一。

生猪期货难产十余年,非瘟疫情或成上市催化剂

具体来说:第一,标准化难和参与程度低。

我国生猪养殖比较分散是影响生猪期货的重要因素。生猪品种、品质存在较大差异,生猪品种、体重、膘厚、肉质等指标实现标准化也并非易事。另一方面,中小养猪户的风险承受能力以及专业能力有限,制约着他们去参加期货市场。国内即使推出生猪期货,生产商参与度也可能较低,无法达到生猪期货预期效果。

根据业内了解,大连商品交易所拟选定三元杂交瘦肉型活猪作为生猪期货标的物。

从我国生猪品种来看,生猪按其亲本来源可分为三种:外三元、内三元和土杂猪。按经济要求分类,生猪可分成三类:瘦肉型、脂肪型和兼用型。其中,以“杜长大”三元杂交商品猪为主的外三元商品猪,占据了我国生猪出栏量的70%。

生猪期货难产十余年,非瘟疫情或成上市催化剂

魏鑫称,尽管生猪产业有关质量标准已初步形成,但在实际操作中,收上来的生猪可能是土杂猪、三元猪或五元猪,这些生猪的品质、来源地、饲料喂养情况不尽相同,导致价格难以统一。这些价格差别,如何在期货价格上反映出来、是否需要做不同地区的升贴水是难题。此外,合约推出后实际交割过程中有多少生猪产品能够达到交割标准,同样是个未知数。

第二,交割困难。生猪期货作为一种畜牧与鲜活农产品期货,不同于传统的耐储藏期货品种,在进行实物交割的过程中,往往存在着更多的操作障碍和风险。

第三,投机炒作的挑战。市场人士分析,我国虽然是生猪的生产和消费大国,但是在国际市场上并不掌握定价权。如果真正参与期货价交割的养殖户较少,那么生猪市场则易受人控制。一旦价格受到期货市场上占优势地位的主体操纵,反而与推出期货的初衷背道而驰,对生猪养殖行业造成更大的冲击。

责编:胥会云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