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海外 产经 金融 财富

波司登遭做空市值蒸发60.9亿港元 发布澄清公告回应四大质疑

中国网财经 2019-06-25 16:48:52
A+ A-

中国网财经6月25日讯(记者 陈琼)“羽绒服第一股”波司登日前成为沽空机构的狩猎对象。6月24日上午,沽空机构Bonitas(博利达斯)发布报告指责波司登财务造假,存在包括夸大收入和利润,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以及以低价收购未公开内幕人士的多付款等问题。受此影响,当天波司登收盘暴跌24.78%,报收1.73港元,创上市以来最大跌幅,一日市值蒸发60.9亿港元。

6月25日上午,波司登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就做空报告作出四点澄清,表示计划于适当时机进一步回购公司股份。中国网财经记者留意到,这份澄清报告的出现使得波司登股价止跌回升,截至发稿,波司登股价上涨12.72%。

身陷“四宗罪”质疑 波司登被指“一文不值”

Bonitas这份沽空报告指出,波司登存在很多欺诈的特点,如夸大收入和利润,未披露关联方交易等等,“波司登存在欺诈发行,波司登国际的执行管理层一如既往地腐败。”

这份沽空报告列举了波司登管理层的“四宗罪”:第一是,公司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多报了174%;第二是通过人为抬高价格向上市公司提供很少甚至没有价值的服装品牌资产,已从上市公司中抽走了人民币20亿元的现金和股票;第三是,以低廉的价格处置人民币5600万元的实物资产;第四是向持有上市公司65%以上股份的管理层内部人士支付重大历史股息。最终博力达思认为波司登的目标价为0港元。

6月25日,针对沽空机构罗列的四大质疑,波司登一一进行了回应。关于披露财务报表中虚构净利润的质疑,波司登回应称, 沽空报告并不是将同类项目相比,且对中国附属公司的表述容易引起公众混淆,因为,双方的会计准则和报告审计周期不同。“报告涵盖的子公司数量远低于公司年度报告所涵盖的子公司数量(至少80家或以上),并未反应波司登整体运营情况。此外,报告对波司登的内部业务运营缺乏了解。公司子公司用于不同目的,包括购买原材料,进行设计及销售,而这些子公司将不可避免地与波司登其他子公司进行交易,因此,彼此之间的交易属正常运营交易。此交易及相关资产负债表项目(如贸易应收款项及贸易应付款项)于上市公司合并报表时予以抵销,且不会扭曲或夸大公司整体财务状况。”

关于未收到付款情況下处置资产的质疑,波司登方面称,2017年2月17日公告披露,出售该物业价值约人民币5400万元,是江苏东华土地房地产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于2016年12月31日就该物业市值作出之估值后,经交易双方公平磋商确定。交易对方山东冰飞服饰有限公司分别于2017年3月及2017年5月收到所得款项人民币500万元及人民币4900万元。并于当年划入公司之全资子公司波司登国际服饰(中国)有限公司所管理的资金池。“公司对收到的所有付款均可提供文件支持。公司认为,以议价价格处置资产以及买方未支付款项之指控完全不正确。”

关于向持有波司登发行在外股份65%以上之波司登内幕人士支付巨额红利质疑,波司登回应称该指控毫无根据。“公司上市以来,几乎每年按比例向股东派发现金股息。公司认为派发股息的惯例为股东提供了稳定及满意回报,并间接证明公司财务状况稳健。”

创始人被指联合他人掏空上市公司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最严重的指控指向了公司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高德康,“该公司的三个主要收购都是从高董事长的共谋周先生手中购得,在我们看来,周先生似乎会购买一些零成本的服装品牌,然后在一到三年内,以比周先生最初价高出40倍的价格出售给波司登”,Bonitas在做空报告中指出。

Bonitas称,通过他们的尽职调查,发现了波司登董事长高德康(“高董事长”)和他的共谋者,从波司登上市公司少数股东那里窃取财富的许多方式。Bonitas指出,公司董事局主席高德康从公司抽走20亿元现金和股票,报告最后指出,波司登股票的最终价值0.00港元。

针对这项指控,波司登回应称,自2011年起,在扩展非羽绒服业务过程中,公司把握机会透过与各种强大发展潜力品牌并购,以期产生协同效应,构建女士时装品牌组合,继而奠定波司登开发女性时装业务的基础。女装品牌的三次收购(即“杰西”、“邦宝”、“柯利亚诺”及“柯罗芭”)的收购作价是经参考各种因素后确定,其中包括参考业内同行的市盈率后测算未来盈利能力,及在收购关键时点的财务表现,所提供的利润保证以及付款方式,而非仅参考这些目标公司的净资产价值。

“女裝品牌“杰西”由周美和先生于1998年创立,并非沽空机构所称的由周先生2008年通过收购成立。周先生在女装业拥有逾18年经验,是协助公司评估收购合适品牌以进一步拓展女装业务的重要人员之一。”波司登在澄清公告中指出,公司已就每项收购事项分别经董事会批准,收购女装品牌为公司的重要布局。通过三家公司的协同效益以及女装市场的不同定位,公司致力于打造一个贯穿南北市场的女装时装平台。

一名业内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Bonitas的指控不无道理,多元化之后宣布聚焦羽绒服主业的波司登,大费周章收购女性时装品牌的确令人费解。

Bonitas曾做空过恒安集团、浩沙国际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博力达思是一家2018年新成立的公司,此前“战绩显赫”,在港股市场上对恒安集团、浩沙国际等企业进行过做空。

2018年12月12日,Bonitas指责恒安国际“自2005年以来已经伪造了人民币110亿元的净收入”。尽管恒安国际发布了针对做空机构Bonitas造假指控的澄清公告,但在复牌之后的表现并不算佳,仍然持续下跌。在不到48小时内,公司股价从每股60.5港元跌至55港元,总市值缩水超60亿港元,令恒安国际元气大伤。半年过后,恒安国际股价仍未回升至做空前。

Bonitas于去年7月指浩沙国际(02200-HK)涉嫌造假欺诈,利用非公开分销商及供应商夸大收入及盈利,令2016年及2017年盈利被夸大逾2倍,又指浩沙股价零价值。

由于在Bonitas 狙击浩沙前约一周,浩沙因主要股东股权质押爆仓,导致股价大跌86%而停牌,这份做空报告也成为压垮浩沙的“最后一根稻草”,去年9月因无法未刊发财务业绩而浩沙国际停牌至今。

但在今年4月,浩沙国际公开否认Bonitas刊发的报告中对该公司的所有指控,认为沽空机构的指控亳无根据、失实并存在误导成份。浩沙已委任独立调查员,预计今年6月底前完成调查。

做空报告后续影响几何?

Bonitas 的做空报告后续将对波司登产生怎样的影响?波司登澄清公告能否挽救雪崩的股价,一切有待时间检验。中国网财经记者留意到,澄清公告一出,波司登的股价出现了暂时回升,不过仍未回到做空前价位。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沽空机构的报告只是一家之言,也一定是包含利益关系的,但投资者是不是相信报告的内容、会不会造成股价的波动,还要看报告的理由是不是站得住脚。所以并不是所有沽空报告就必然导致股价下跌,波司登股价在一天之内下跌1/4左右,说明很多投资者相信报告的理由比较可靠。

资料显示,波司登公司于2007年在港股市场成功上市,营收于2013财年达到历史巅峰93.3亿元,但此后由于门店粗放式扩张和业务多元化等不利影响,2014财年开始收入和利润出现下降。近年通过对战略、渠道、品牌和供应链等方面升级和调整,公司的业绩和股价自2018年大幅反弹。

波司登2018/2019财年数据显示,波司登收入34.44亿元同比增长16.4%;净利2.51亿元,同比增长43.9%。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核心品牌波司登羽绒服零售额相较去年同期增幅达30%以上,雪中飞等其他品牌羽绒服业务较同期取得20%以上的增幅。不过,同期波司登旗下品牌线上销售同比下滑12.6%,销售收入1.78亿元。

高端化被认为是波司登业绩增长的主要推手。数据显示,2017财年其价格区间在1000元以下的主销产品销量占比达47.5%,到了2018财年(截至2019年1月底),其占比已下降至12.1%,而销售价格在1800元以上的主销产品销量占比则从4.8%增长到24.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