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科创板“前夜”的光谷:海选“种子企业”,观望、“寻迹”标准

2018-12-14 09:23:49    第一财经

科创板正在进行各种细节的论证,距离草案出台仅“一步之遥”。摩拳擦掌的,远不止北上广深的“独角兽”和一线PE、投行。作为资本市场迄今为止推进最快的增量改革,它同样躁动着全国各地高新区的神经,在它们中间悄然拉开的是一场“寻迹”科创板的角力。

上到证监会、上证所,下到企业、中介机构,甚至媒体,科创板让整个市场突然忙碌、兴奋了起来,“高新区”们也不例外,武汉东湖高新区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缩影。11月7日发布“上市十条”,上市补贴最高可达千万;11月20日,上市金种子培训、科创板专场活动推出;12月14日,中金公司、中信证券等5大券商将在光谷和5家科创板后备企业有一场交流对接会。

因在2001年获批第一家国家光电子产业基地,东湖高新有一个更为著名的名字——“中国光谷”。作为综合实力排名第五的国家高新区,光谷一直是沪深交易所较为重要的对接区域,目前共有境内外上市公司42家,数量占比超过武汉市1/2、湖北省1/3,科创资源主要集中于光电子信息、生物医药、高端制造等行业,这些属性使其主动或被动地承担了武汉乃至湖北抢占科创板“门票”的核心力量。

第一财经从光谷金融办(上市办)了解到,光谷已配合湖北省完成了对科创板后备企业的信息征集,首次海选了逾100家企业,尽管“晋级”筛选尚未完成,但相关人士透露,种子选手的首要在于得有“核心技术”,大概率将在光谷此前评选的28家上市“金种子”企业中产生。

记者了解到,光谷“金种子”评选核心标准是以下条件必须满足一个:一是已报辅或者报会;二是最近一年净利润3000万,且同比增速不低于20%;第三则是最近一轮融资不低于5000万,投后估值不低于10个亿。这份“金种子”名单实行动态管理,例如某家光谷新三板企业刚刚在创业板IPO中被否,即被调出了这一名单。

这家企业的高管向记者透露,公司也参与了这次光谷科创板后备企业“海选”。但目前市场流传的科创板各类信息较多,具体政策并不明确,公司对科创板的态度也处于摇摆之中。记者近日和多家光谷企业进行了面对面的对谈,乐观者如华工科技(000988.SZ),透露出了推动旗下二级子公司上市科创板的意愿,而持谨慎态度的企业,更多的则是担忧科创板上市时效以及政策的稳定性。

“企业的态度都是哪个快上哪个,符合哪个上哪个。”一受访人士认为,从接触的预备上市企业来看,一个企业推进IPO准备时间起码在2~3年,依据不同板的挂牌标准推进,若政策没明确稳定的方向和预期,IPO政策频繁变化,对企业的损伤不言而喻。

“海选”完成

许飞(化名)最近的工作都围绕着科创板展开,记者赶个大早,九点多也未能截下他采访,只能在办公室等其跟金融办上级领导先汇报工作。

许飞在光谷金融办负责辖区企业上市的相关工作,他的桌上除了台式电脑和绿植,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类资料、文件,其中就包括征集科创板后备企业的通知。

科创板“前夜”的光谷:海选“种子企业”,观望、“寻迹”标准

“信息我们现在已经收集完,报到省里了。”许飞告诉记者,按照湖北省上市指导中心安排,要求在全省范围内海选一批“科技含量高、具备市场潜力、有一定产业规模”的科创板后备企业依托上交所湖北基地资源优势,对这些后备企业将加强对接辅导和培育。光谷的后备企业由企业自主申报,重点瞄准的是创新能力强、有核心技术、细分行业领先,且有上市积极性的企业加入。

“核心技术”是许飞多次向记者强调的,他认为虽然目前什么样的企业能够上科创板还不明确,但具备核心的硬技术也是他们打听下来的首要标准和市场共识。支持拥有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比较高、属于高新技术产业或者战略新兴产业的企业到科创企业上市,也是近期上交所管理层公开讲话明确的信息。

不过,第一轮海选,光谷金融征集了100多家企业,这些企业未来符合科创板要求的将会是少数。许飞认为,它们之中的拔尖分子实际就是光谷此前评选出的28家上市“金种子”企业,首批登陆科创板的标的较大可能也是在这之中产生。

由于种种原因,作为科教大省的湖北,在2017年未有一家企业成功上市,中部城市中表现垫底。在此背景下,湖北省政府2018年提出了“上市公司5年倍增计划”,武汉也跟随上级脚步,提出了“上市公司3年倍增计划”,筛选新的上市“金种子”企业,推进合格企业IPO也成为湖北省2018年的重点工作之一。

湖北省上市指导中心相关人士前不久曾向第一财经透露,今年底将选择一批省内优质企业向上交所推荐,作为科创板后备资源。

2018年整个湖北省筛选的“金种子”一共82家,其中武汉最多42家。让许飞引以为豪的是,这之中较为优质的企业都集中在光谷。“今年湖北有5家成功挂牌的,中部第一,除了最后挂牌的贝斯特,剩下4家锐科激光、长飞光纤、天风证券、明德生物,都是我们这儿的,里面3家也都是科技企业。”

光谷评选“金种子”对准的多数是科技型企业,有七大评选标准,其中的核心是以下条件必须满足一个:一是已报辅或者报会;二是最近一年净利润3000万,且同比增长不低于20%;第三则是最近一轮融资不低于5000万,投后估值不低于10个亿。

“符合前两个标准都是比较好的企业了,后一个标准主要针对我们这边的互联网、生物医药等高新企业,这类企业净利润指标不太好,但它规模足够、有核心技术,之前是想推动这类企业境外上市的。”许飞称,有关科创板后备企业的调研光谷金融办已在着手实施,企业对科创板均表现出较大兴趣,尽管再三试探,上交所均未吐露任何科创企业的标准,但他们同时与各大投行进行沟通,预判12月底1月初科创板将出意见稿,2018年二季度将会有展开试点。

观望、两手准备

光谷目前有光电子信息产业园、生物城、未来科技城等8个园区,每个园区又自成一个产业体系。许飞所在的金融办位地处于光谷的中心城,是东湖开发区的政府派出部门,中心城的定位是光谷TBD——高科技商务中心,向西走是光谷未来城,往东去则是未来科技城。

面积518平方公里的光谷,各大园区相隔并不算近,从金融办打车到华中科技大学科技园,耗时也要约半个小时,记者在那里见到了华工科技副总经理、董秘兼财务负责人刘含树。

作为光谷本地的激光龙头企业,华工科技也是早期就驻扎在光谷的企业之一,用刘含树的话说,东湖高新区创建30年,华工科技成立20年,算得上一路走来彼此的见证者。“以前我们公司这个地方本来是一片‘湖荡子’,2002年经过填湖建设,才有了现在的产业基地。”刘含树介绍,目前华工科技旗下已经形成了一系列供应链企业,包括华工激光、华工正源、华工高理、华工图像等。

作为当地高科技校企,在当地政府推动下,华工科技还与武汉国资合作成立了专门的产业投资基金——武汉东湖华科创投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该基金募集设立规模约1.84亿元,重点投资于智能制造方向的光电产业链相关的早期项目,华工科技的二级子公司——华日激光正是由该基金投资的项目。

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上接连提问,华日光电是否有登陆科创板的计划。华日光电主要从事的是紫外激光器的制造,是国内紫外激光器四大供应商之一,华工科技间接持有其股份逾68%。

三年前,华工科技就曾推动华日激光单独上市,已进行了股份制改造。“我们当时希望是先上新三板的,后来因为包括审批流程比较复杂,再加上后来新三板没有了流动性,就搁置了。”刘含树透露,华日激光目前已发展成熟,技术在整个激光领域处于领先,科创板当前,希望华日激光未来也能在资本市场占有一席之地。除此之外,刘含树认为,云岭光电等二级子公司也有望复制这样的路径。

相比华工科技的乐观,记者接触的其他光谷中小科创企业表现的更为谨慎。一家从事无人配送的光谷企业内部人士虽然认为,科创板对于拥有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中小型科创公司而言,带来更多加速发展的机会,但对于科创板,公司还是更多处于观望,目前暂无打算。

刚刚被创业板IPO否决的微创光电,该公司董秘王昀称,公司虽然参与了这次光谷科创板后备企业“海选”,但由于市场流传的科创板各类信息较多,具体政策并不明确,公司还是倾向于继续努力挂牌创业板,待政策明确再做打算。

“企业对科创板都是观望着,两手准备,哪个快上哪个,符合哪个上哪个。”从许飞的角度来看,无论是创业板还是科创板,筹备上市的企业实际上最为关心的是时效以及是否符合标准。

记者还采访了另一家位于光谷未来城(光谷云村)的人工智能企业——虹识技术,德勤评选的2018光谷“明日之星”榜单中的企业之一。受益于光谷“3551”人才补贴计划落户光谷,目前公司正在进行B轮融资,初步预计融资约2亿元。

从该公司董事长易开军办公室的落地窗望去,一面是今年刚刚投入使用,可容纳一万人的华为武汉研发基地,而另一面是可以望见刚刚上市不久、目前市值高居180亿的的锐科激光办公楼。易开军告诉记者,相比这两家企业,公司目前还处于爆发的起步阶段,烧钱是公司的一大特点,这意味着需要资本的支持。随着资本的涌入,上市也就提上了日程。在核心技术稳定之下,把业绩做起来,实现盈利也成为公司目前的任务。易开君的目标是公司在2019年实现盈利,到时候条件够好,上不上科创板也都能具备更多的主动权。

忧虑政策稳定性

对于科创板,许飞个人偏向于谨慎乐观,一个主要原因是过往两年,资本市场政策变化迅速。而面对IPO,企业期待的也更多的是政策的稳定持续。

“很多企业面临的问题,就是IPO的政策变化很快,一个企业IPO准备时间起码要2~3年,各个板的要求也不同,要按照相应的标准去推进,如果原来是按照3000万(净利润)标准推进,突然又要5000万(净利润),5000万还没弄出眉目,你又说可以(新三板)小IPO了·····”在对科创板的采访中,不止一位受访人士提出了这样的疑虑。

类似的担忧还比如,有企业原计划去海外上市,搭建好了VIE(协议控制),因为此前的战新板匆忙又拆了VIE,但后来战新板搁置了,到海外上市又要搭建VIE。这样的过程,对企业而言成本沉重。

对于这一点,就交易所监管层近期的讲话来看,科创板将会对红筹企业回归更加包容。11月23日,在光谷举行的第十八届华创会“区域性资本市场融资融智专场活动”上,上交所总经理蒋峰就曾演讲称,设立科创板和试点注册制的目标,包括针对科创企业的特点和需求,提高对不同投票权架构和企业盈利情况的包容度。

高新区和科创企业焦虑等待的核心还包括科创企业的上市要求,多家受访企业都向记者反向打听“到底什么样的企业能上科创板”。有一线投行人士向记者透露,有意挂牌科创板的企业此前为了寻求支持,寻踪企业标准亲自前往交易所,但最终并未获得想要的答案。

目前关于科创板企业的上市要求,坊间传闻版本不一。此前,监管层多次召开座谈会,对科创板的细则进行沟通、征求市场意见。12月初,有关科创板上市的六套标准开始在网络上流传。

这六套标准包括:“市值10亿元以上,连续两年盈利,两年累计扣非净利润5000万元”、“市值在10亿元以上,连续一年盈利,一年累计扣非净利润1亿元”、“市值在20亿元以上,收入3亿元,经营性现金流超过1亿元”、“市值在15亿元以上,收入2亿元,三年研发投入占比10%”、“市值在30亿元以上,收入3亿元”、“市值在40亿元以上,产品空间大,知名机构投资者入股”。

不过,接近交易所的相关人士对这六套标准进行了否认,该人士认为,科创板未来将以市值为核心,弱化盈利要求,设计多套上市标准,但对于“多套”究竟是哪些目前都尚未有定论。

科创板的具体模样仍旧是“水中月镜中花”,但高新区和光谷的企业还是在不断试图摸清脉络。第一财经最新了解到,14日下午,光谷将会再次举办科创板专场交流对接会,长江证券、中金公司、中信证券、国信证券、广发证券5家券商,届时将和5家代表性科创板后备企业库柏特、安扬激光、天勤生物、极意网络、依迅电子进行路演。

责编:陈天翔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分享到:
0 0
`
中华头条
官方
5.0分 1.8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
`
中华军事
官方
5.0分 2.6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