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揭秘:清朝全盛时期四次出征缅甸为何均失败?

2015-03-18 10:18:41   环球网

一、前言

进入正题前,先简单说说缅甸古代历史。缅甸古代史基本上就是一部缅族、孟族、掸族(即傣族)三族相争的历史。缅族建立的蒲甘王朝于1044年第一次统一缅甸。在元朝打击下,1287年蒲甘王朝灭亡。其后,孟族在南部建立起白古王朝,定都仰光附近的白古;掸族在北部建立阿瓦王朝,定都曼德勒附近的阿瓦,开始长期的南北对峙局面。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十五世纪末,缅族在两国之间崛起,建立东吁王朝,并先后灭掉两国,于1555年第二次统一缅甸。东吁王朝统治并不稳固,在世仇暹罗打击以及孟族反叛下,衰落下去了,1752年首都阿瓦被孟族人攻占,东吁王朝灭亡。1753年,缅族首领壅籍牙以木梳村长身份崛起,南征北伐,第三次实现了缅甸的统一,建立了壅籍牙王朝,也称贡榜王朝。贡榜王朝就是本文主角之一。

中缅关系,自九世纪初骠国向唐朝进贡始,到南宋末,两国间都是以间接的和平交流为主。十三世纪后半叶,蒙古征服大理,中国与缅甸真正成为领土接壤的邻国,交往才密切起来。自元朝向缅甸多次用兵,将其纳为藩属国,直到十九世纪后半叶英灭缅甸,历元、明、清三朝,中国与缅甸之间的关系,大略而言,算得上宗主国和藩属国的关系。但在东亚朝贡体系中,缅甸作为中国藩属国,始终属于比较疏离的那种,比不上与中国密切的朝鲜、越南、琉球、暹罗(今泰国)等国。而从缅甸角度看,缅甸长期为东南亚大国,国家统一、战力强盛时,表现并不驯服,长期不向中国朝贡,甚至时不时因两国之间的两属土司发生边境冲突。元、明、清都发生过此类的边境战争。其中,十八世纪,清朝乾隆年间的中缅边境战争规模最大,战争也最为惨烈。

二、缘起

自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即明末始,缅甸东吁王朝已经不再向中国朝贡,云南边外如木邦、蛮莫、孟养、孟艮等土司也已经归为缅属。清代明后,除了顺治十八年(1661年)吴三桂率数万大军深入缅境,胁迫缅甸交出南明永历帝外,直到雍正七年(1730年),中缅都没打过交道。1730年,因为清迈打算入贡中国,缅甸也声称打算入贡。清迈入贡被拒绝后,缅甸所谓入贡也了无音讯。中缅这种疏离状况维持了一百多年,也就是说,清代中国对元明以来对缅甸的宗主权以及诸多边外土司的管辖权,基本已经放弃,对缅甸局势变化也毫不关心。乾隆十五年(1750年),中缅关系泛起了个小波澜,岌岌可危的缅甸东吁王朝末代国王在中国边民吴茂隆引诱下,派出使者向中国进贡,缅使在第二年十月后回国,但下一年东吁王朝覆灭。中缅关系重新恢复了原来死水一潭的状态。 这种状况在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即缅甸贡榜王朝建立以及清朝平定新疆后,发生了剧烈变化。尚武扩张的贡榜王朝建立后,很快就以兵威压服中缅之间的诸多土司,而缅兵乃至缅属土司甚至多次到中国内属土司处征收贡赋。好大喜功的乾隆在平定新疆后,也开始逐渐改变原来云南边疆偏向绥靖的政策,不再容忍缅甸的犯边。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因为缅甸向中国内属土司征收贡赋,正式引发了中缅边境冲突。而双方都没料到,这场小规模冲突会引发双方数以万计的大军展开长期的血腥鏖战。

就是在这个时候,英国爆发了工业革命,人类社会开始进入工业时代。

三、一战

中古至近代,缅甸与暹罗是东南亚一对誓不两立的世仇,如吴越,如英法。贡榜王朝崛起不久就连续发动对暹罗的攻势,1760年,缅王壅籍牙在围攻暹罗大城时病亡。其长子孟洛继位后,驻暹罗缅军总司令发动叛乱,虽被镇压下去,但直到1763年孟驳继兄登上王位后,缅甸才最终稳定下来。于是,缅甸继续其暂时停顿的扩张势头,向北收服掸族土司,向东攻击南掌(今老挝),向南攻击暹罗,于1766年包围大城,并于第二年3月攻陷大城,四百多年历史的暹罗大城王朝灭亡。这是贡榜王朝武功最盛时期。但它在北方经营掸族土司的行动遇到清朝的反击,双方从边境土司小冲突开始,冲突规模不断升级,最终演变为精锐主力对撼的大场面。国内空虚的缅甸被迫只留三千兵驻扎暹罗,全军归国抵御中国进攻。郑信由此得以击败国内其他割据势力,击退缅军,重建暹罗。但清朝很长时间都不知道是它造成此中南半岛一大变局,既削弱了缅甸,又挽救了暹罗,而是耿耿于怀在全盛时期无法打服“南荒小夷”。

缅甸在收复原缅属各掸族土司后,以小部队配合土司部队向中国所属土司(以下通称内地土司)征收传统的“花马礼”(即贡赋钱粮,掸族土司在历史上经常向中缅两方都缴纳贡赋),内地土司有些屈服,有些并不屈服,并向云南当局请求支援。中缅最初冲突,发生在乾隆27年(1762年)。该年冬,缅属木邦土司与少量缅军共2000余人侵入内地土司孟定、耿马地带,劫持孟定土司,焚烧耿马土司衙署民居。当时中国在云南武装大略分为三类,绿营、土司所辖土练、边境矿厂所辖厂练。耿马土司率土练、厂练反击追杀,在滚弄江畔击败缅人,先后斩杀二百余人。耿马土司为了息事宁人,最终还是通过木邦向缅甸缴交了传统的“花马礼”。当时的云南当局虽然分兵沿滚弄江布防,但依然偏向绥靖,不想多事。第二年,边境矿厂某厂长率人过江擒杀木邦缅兵,反倒被认为“杀良冒功”而处死。

但缅甸并没有收敛的意思。耿马、孟定处稍为平静些,内地车里土司(今西双版纳)地带依然不平静,自乾隆二十七年至二十九年,缅属孟艮土司与缅兵连年入界骚扰。特别是乾隆三十年(1765年)三月,骚扰规模遽然升级,缅人进入车里多处地方勒索钱粮、掳掠民众。原因在于缅甸打算以主力部队经清迈、万象一带南攻暹罗,车里是其进军线路侧旁,收取钱粮和民众为大军后勤服务的需求急剧上升。新任云贵总督刘藻一方面清楚边情紧急,一方面也清楚乾隆对云南边事的不肯再绥靖,于是紧急调兵追剿,但除擒获五人,毫无战果。七月,缅人饱掠之后自动退走。但刘藻竟然以缅人闻风遁走、清军大捷上奏。缅人不给刘藻面子,十月份,再次以数千人规模入侵车里,占领车里土司所在地橄榄坝,兵锋深入至内地思茅,并发文中国,宣称十三版纳为缅甸领土。当地土练一触即溃,刘藻先后调动九千绿营兵围追堵截,缅军游动作战,清军虽然陆续收复橄榄坝多处地方,但基本都是缅军自动放弃,清军没有什么像样的胜果。反倒是一路清兵(600人)在援救猛阿途中,陷入缅军埋伏,被击溃,死伤百余人。乾隆大怒,将刘藻革职。点过翰林的刘藻向来以善揣上意而屡次升职,这次看到乾隆暴走,心理压力巨大,自杀了事。

中缅第一次战事,至此,草草了结。

四、二战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三月,刘藻因为未能实现乾隆提出的“穷力追擒,捣其巢穴”的战前目标,自杀身亡。没几天,乾隆器重的边境大吏杨应琚(汉军旗人,以大学士衔任云贵总督)到达云南。此时,清军乘缅军撤退之际,至四月先后出边占领缅属整欠、孟艮土司所在地,但缅军一路坚壁清野,清军并无多大收获。清军各留兵八百名并内附掸族土官驻守整欠、孟艮。

清朝云南许多官员因为表面上的军事顺利,主战热情高涨,鼓动杨应琚继续对缅作战。虽然内部也有不少反对意见,认为缅甸声势颇大,不宜擅开边衅。但杨应琚对缅甸局势茫然无知,认为缅甸分为莽匪和木匪两部分,内部分裂涣散,并不足畏。主战派在杨应琚支持下,多方招抚缅属土司,并且发檄文号称“调兵五十万,大炮千樽”大举进军,以威慑缅甸。六月时,乾隆还想着把整欠、孟艮驻兵撤回,不大想继续用兵。因为杨应琚的坚持,猜测乾隆或者还临时翻阅了《明史·云南土司传》,对缅甸蔑视之情油然而生,所以到了七月,乾隆态度变化,正式表态,缅甸在明朝时还是版图之内,并非不可臣服之境,但要求杨应琚少花钱、少用兵就办妥此事。

对缅甸内部局势、与暹罗交战以及缅甸军力如何,乾隆君臣几乎都可以说一无所知,只幻想靠云南万余绿营兵就征服缅甸,可以说颟顸异常。

心热军功的云南文武官员,不等乾隆“圣谕”,就先动起手来。在中国威慑招抚下,七月,缅属蛮暮土司抵阿瓦未回,蛮暮土司母、妻、弟以蛮暮地归降,腾越副将赵宏榜率兵500出铁壁关,轻取蛮暮所属重镇新街(今缅甸八莫)。蛮暮土司自阿瓦回来,也向清军投降。木邦土司不久也正式内附。九月,杨应琚开始调集 14000兵准备向缅甸进攻,并先派遣3300兵进驻木邦附近的内地遮放土司,本人也进抵永昌查看情形。

缅军主力虽然深陷暹罗,但留守部队加各地土兵依然不少。在清军发动攻势后,留守阿瓦的缅王孟驳并未惊慌失措,一面严令征暹缅军继续围攻大城,一面派遣将领莽聂渺遮率缅军数千(清方记载为三万,但据各方资料,大约只有六、七千),自阿瓦溯伊洛瓦底江而上与清军对抗,并令落卓土司攻击木邦。九月初,木邦土司无法抵挡,退往清军驻扎的遮放。新街为中缅边境重镇,扼水陆之要冲,水路顺流而下,四五日就可到达缅都阿瓦,为双方必争之地。这时边境已经警报四起,但杨应琚依然只派永顺镇都司刘天佑、腾越镇都司马拱垣率400余兵支援赵宏榜,援兵九月七日到达新街,清军总数依然不足千人。九月二十四日,数千缅军乘船抵达新街,迅即对清军发动攻击。双方兵力悬殊,清军坚持两日一夜,宣告不支,刘天佑战死,赵宏榜率残军由小道突围,退入铁壁关。蛮暮土司也率众退入云南。 杨应琚紧急调集各镇营兵赴援,命东路永顺镇总兵乌尔登额带兵至宛顶(今云南畹町),打算进攻木邦。西路永北镇总兵朱仑带兵进驻铁壁关,打算进攻蛮暮以复新街。缅军部署却出乎清军意料,缅军在新街分兵两路,主力沿东北方进入中国境内,在铁壁关外楞木驻扎。另一路二千余人继续沿伊落瓦底江北上,抵达戛鸠后,东向攻入中国境内,再南下截断铁壁关清军后路。

上一页1/4下一页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热点新闻


分享到:
0 0

相关阅读

老兵忆:孙立人骗国内少女当军妓满足官兵需求

美军官:中国远征军不爱惜武器无节制浪费弹药

清代学者:道光拆掉圆明园拱桥后清廷屡屡战败

知青忆:深夜埋伏抓缅甸特务 一枪击中其大腿

美图推荐

宋仲基宋慧乔:这就是嫁给爱情的样子
吴尊老婆首露面 厨艺惊艳声音甜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