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第二季什么时候播出?赘婿第二季剧情角色选择,宁毅大限将至什么意思?

1905电影网 2021-03-04 09:10:58
A+ A-

赘婿番外惊呆我了!所以整部剧穿越的人不止宁毅一个?还有一个现代人在剧中和宁毅一直对弈!结果还是宁毅输掉了整场剧,所以这是为第二季埋下的伏笔吗?

《赘婿》第二季什么时候播出?赘婿第二季剧情角色选择,赘婿第二季宁毅大限将至什么意思?

《赘婿》第二季什么时候播出?赘婿第二季剧情角色选择,赘婿第二季宁毅大限将至什么意思?

《赘婿》第二部什么时候播出

《赘婿》正在筹备第二部,很多人希望是原班人马,早点播出,不过目前这方面的消息还比较少,据悉第二季已经备案了,38集,不过即使顺利拍完估计也要明年中旬才能看到了(具体以官方为准)。

《赘婿》第二季什么时候播出?赘婿第二季剧情角色选择,宁毅大限将至什么意思?

恰逢春节假期、轻喜剧合家欢氛围、郭麒麟的观众缘……剧集《赘婿》绝对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热度快速破万,平台站内唯一能与之匹及的剧集,仅有当初的《延禧攻略》。

加更、筹备第二季,所有观众期待的后续均已安排到位。

这些成绩背后,有些许运气,更有难以说清的努力。制片人刘闻洋的第一部剧集、导演邓科的第一部古装剧、演员郭麒麟第一部大男主的影视作品,所有的“第一”聚在一起,迸发出了更多的奇思妙想。

但在此之前,这部连载了10年仍未完结的网文IP的改编,并不被外界看好。毕竟,在过去众多男频剧的案例中,唯一被观众认可的仅有《庆余年》。

那么,这部年度爆款又是怎么炼成的呢?以及剧集目前发展到中段,剧情能否在家国格局的推进中,稳住水准,保证观众不弃坑呢?导演邓科都给了我们第一手的答案。

“主角负数成长很迷人”

比起目前其他的网剧制作,《赘婿》可谓处于高速通道上。2020年6月剧组开机、10月杀青,团队休息一周之后就立马投入后期工作,次年2月上线平台,这样的速度几乎前所未有。

这种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剧集背后的原著小说以及期间大工程的筹备工作。


这个项目于2017年对外官宣,但几乎前两年都处于剧本基础构建的阶段。因为要改编这部千万有余的小说,工作量实在太大了。直到2020年初,团队为《赘婿》的影视化改编找到新的一个突破口,并在逐渐形成了以轻喜为主基调的改编方向后,找到了邓科导演。

邓科导演在看完当时的剧本之后,觉得这样的创作方向既有挑战,又有惊喜,于是就加入了创作队伍中。

如果说总编剧秦雯作为女性,初期是为女主苏檀儿,设定了极强的独立女性视角。那么,邓科则作为男性,他的加入,为男主宁毅的成长找到了弧度。


原著《赘婿》是典型的男性向爽文,尤其前期的各种风波将这部剧集送上了风口浪尖,至少从部分评论来看,这个观点在某种程度上直接影响了作品的口碑。

“我其实很平和,观众有这个讨论,至少证明这个IP的传播度很高。”导演邓科对剧集《赘婿》非常有信心,毕竟网上所有的讨论和反对的内容,在剧本创作中,都已经做出了改变,“看过这部剧的人,就知道我们传递的三观都很正。”


“一般来讲,小人物从零开始成长,本就具有普世意义,会很好看,况且宁毅还是从赘婿的身份开始。我们做过一些调查,原来在古代,赘婿跟囚犯,或者逃犯的身份地位差不多,所以《赘婿》的主角相当于从负数开始成长,一点一点地在那个世界里做出他的成绩。”这正是当初打动邓科的地方。

“郭麒麟是我心中的男主角”

团队确定了故事风格之后,郭麒麟的形象渐渐浮现在导演和制片人的脑海中。彼时,郭麒麟刚和出品方合作了剧集《庆余年》。

于是,双方便约着见了一面,“现在想来,当时犹如一场‘鸿门宴’”。两人都是爽快的人,彼此直接给出了自己的底线,“郭麒麟告诉我们,自己毕竟是一个相声演员出身,身上会有很多特点,但戏里面的情感部分,自己没办法按照一个偶像剧男演员完成。”


第一次见面,把所有的话都非常直爽地聊开,这个角色正式定了下来。但开播初期,观众似乎并不太买账,“郭麒麟撑不起大男主的脸”之类的讨论频频出现。

拍摄过《柒个我》《人不彪悍枉少年》《绅探》等多部热播网剧的邓科,直接在采访里,做出了回应,“男主角的脸是没有一个明确定义标准的,因为面对不同的剧,就会有不同的诉求,在《赘婿》里,他就是我心中的男主角。”


刘闻洋在一开始其实也犹豫过,郭麒麟的形象和原著粉丝心目中的宁毅有一定的差距,但直到某天他冒出了一个想法,让张若昀饰演的江皓辰魂穿到郭麒麟饰演的宁毅身上。

至于“张若昀变成郭麒麟,太违和”的评价,导演并不是没有预估。

事实上,在制片人提出这个想法时,邓科还是挺犹豫的,“观众刚接受主角是张若昀的设定,突然变成郭麒麟,可能会有不适应。”虽然嘴上拒绝着,邓科还是把这个想法放在了心上,想了两天,反而觉得特有意思,“确实契合了我们当时的那句宣传语,‘扮猪吃老虎’。”

《赘婿》第二季什么时候播出?赘婿第二季剧情角色选择,宁毅大限将至什么意思?

开机之前,邓科和郭麒麟讲了个故事。

“有一天,你来到了一个幼儿园,里面有几个小朋友跟你吵架,你会吵吗?肯定不理,因为你一认真就输了。但是到了霖安部分,要面对叛军入城,就好像幼儿园进来了一伙劫匪,他们还把小朋友劫持了,现在你就得认真了。”

他用这个故事,给郭麒麟定下了他在这部剧里的表演范围,剩下的就由他自己去发挥了。

听完导演和演员的互动之后,我们问他,“《赘婿》的题材定位又是什么呢?”

“家国天下。”

“不怕观众弃坑,第二季希望再快一些”

剧集前12集的内容里,弹幕和评论都充斥着各种“爽”“快节奏”的评价。但是到了宁毅带着苏檀儿开始蜜月之行之后,故事却进入了另一种维度。

尤其当导演“剧透”了故事的后续发展时,大家开始有些担心。

虽然从前期的伏笔来看,宁毅必然会卷入三国纷争,但对于不少因其轻松娱乐的小家赘婿之事而入坑的观众,或许会是一种挑战。


邓科透露,这一季《赘婿》的故事大致分为三个板块:江宁部分、霖安部分和武都部分。

随着故事的推进,接下来宁毅从原来跟二房、普通人斗,变到现阶段跟叛军斗,再到第三阶段变为两个君王之间的棋子,纠葛在君王的争斗之间。

每个阶段宁毅都会呈现不同的状态,而根据这些变化,剧集的氛围也在改变。


邓科希望观众能跟着这部故事一起,慢慢感受角色的一路成长,“大家能在过程里,体验一个人一生,其实很有意思。”整个团队在创作中,也做了很多自圆其说的解释,希望每个转变的环节是真实可信的。

至于第一季的大结局,他透露会是一个悬念,刚好卡在人物非常微妙的转变期,“确实目前篇幅有限,至于第二季,我们尽量努力再快一些。”

从目前的市场反馈来看,宁毅后续面对武朝风云的剧情构建,会对《赘婿》后续口碑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

“不讨论男频女频,只讨论剧好不好看”

近几年来,各种男频网文IP纷纷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和观众见面,但多数影视化之后,并不被市场买单,直到《庆余年》出现。

大众好似从《庆余年》的成功里,看到了男频IP改编的门道。在小说中,男频爽文最大特点就是没有太多的曲折,男主角的成长没有任何的牵绊,一路无忧地升级打怪。但是在《庆余年》影视化中,编剧王倦给男主角找到了一个困难,这个困难成为了他后续一直努力的动力。


王倦在改编《斗罗大陆》时,同样也是为男主找到了一个精神寄托。《赘婿》亦是如此,编剧们给宁毅的每个推动都找到了动力,从江宁篇的为爱出击,到如今霖安篇里,为了逃生而开始发力,每一步都有绝对的动机。

与此同时,《赘婿》和《庆余年》一样,在情感层面都做了减法,编导团队坚持一夫一妻的概念,把原有情感发展的女性角色,都分布在不同的故事线上,以事业为发展线,把故事顺延出来。


这种方式也为男频IP找到了着力点,既抽离了原有不恰当的世界观,又为影视化创作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但实际上,邓科表示,《赘婿》在创作中,团队并没有受男频的概念影响,甚至他个人非常反对男频、女频的区分。

“我个人觉得一部戏它其实就是一个小的社会缩影,我希望观众在这部剧里面能体会到七情六欲。我们不讨论男频、女频,我们只讨论这个剧好不好看,这个是我们最开始定的基调。”邓科从2009年开始涉足网剧行业,可谓是国内第一批做网剧的导演,经历了当初的宅文化,再到如今的流行文化,对于好的作品,他有自己的认知。

虽然《赘婿》在改编方式上,不免会让人和《庆余年》比较,刘闻洋也强调,《赘婿》的创作并不是一个倒推的过程,他不会想着要讨好哪个观众群,就去根据他们的喜好创作,“用这样的方式去做,可能目标群众没有得到,大众群体也就丢失了。”

诚然,男频IP改编没有绝对的公式,但至少从目前来看,《赘婿》的火爆,能让更多创作者看到,观众更希望看到创新且有诚意的作品。

责任编辑:黄鹏 CG00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