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原创 酒业要闻 行业观察 酒业数据

复星集团被北京国资委“关注”背后,白酒版块或酝酿“大动作”

复星系的困局因一则新闻被摆上台面。

星期三 2022.09.14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复星集团被北京国资委“关注”背后,白酒版块或酝酿“大动作”

蓝鲸财经       2022-09-14 09 : 40
A+ A-

复星系的困局因一则新闻被摆上台面。

9月13日,有消息称,网传部分企业收到北京国资委通知,要求针对复星集团股票近期遭大举抛售情况,梳理与复星集团合作情况并研判相关合作风险。

消息不胫而走,多只“复星系”个股出现异动。

复星方面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经向北京国资委问询,获悉这一调研是北京市国资委系统的一项日常信息搜集工作,没有任何针对性,此前他们也对有关企业发过相关调研通知。复星在北京各项业务发展正常。

认证为“复星集团董事长”的郭广昌罕见在微博安抚发声,刚刚结束了海外几个月的差旅行程,正在按照防疫要求进行隔离……作为一家植根中国的企业,中国永远是复星最重要的根据地。

当日晚间,复星国际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当日回购400万股,耗资约1971万港元。

作为资本大鳄,复星系的产业版图星罗棋布,就先从酒业说起。

复星减持金徽酒,亚特重掌控股权

复星系控股金徽酒的酒局,结束得有些突然。

9月2日,复星旗下上市公司豫园股份突发公告称,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出售金徽酒13%股份,标的股份拟转让价格为29.38元/股,交易总价款19.37亿元。

此次交易中,海南豫珠将其持有的金徽酒4058.08万股股份,占金徽酒总股本的8%,以29.38元/股的价格,合计约人民币11.92亿元转让给甘肃亚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肃亚特)。豫园股份持有的金徽酒2536.3万股股份,占金徽酒总股本的5%,以29.38元/股的价格,合计约人民币7.45亿元转让给陇南科立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陇南科立特)。

上述交易完成后,豫园股份将持有金徽酒25%股份,金徽酒的控股股东将由豫园股份变更为甘肃亚特。

公告一出,业内一片哗然。

两年前,复星系突然出手拿下金徽酒控股权仿佛还在昨日,没想到兜兜转转两年后,甘肃亚特重新拿回金徽酒的控股权。

豫园股份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豫园股份长期看好白酒赛道,本次出让金徽酒部分股权有利于促进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有利于公司将更多资源聚焦于重点发展战略及重点项目。本次交易对公司财务业绩表现具有正面影响。

金徽酒方面则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控股股东的变更对公司生产经营没有影响,公司还是会继续按照“布局全国深耕西北重点突破”的战略路径做市场开拓,做好甘肃省内市场的深耕,同时在环甘肃西北市场、华东市场、北方市场按照既有的营销策略进行开拓。

有业内人士对蓝鲸财经记者透露,当年甘肃亚特出售金徽酒与其高质押率不无关系,然而今年初甘肃亚特控股的金徽股份上市,再加上实控人对于金徽酒一直很有感情,因此选择重揽金徽酒于怀中。

复星继续“割肉”白酒资产?

拿到金徽酒控股权仅两年多,但复星仍然赚得盆满钵满。

2020年5月,复星先后两次收购金徽酒股权,总共耗费的资金约为25.52亿元。此番股权转让,已回笼绝大部分成本,尚余25%股权,按当前金徽酒9月2日收盘价计算,总市值34.5亿元。

这意味着,这一出一入之间,复星投资金徽酒浮盈接近30亿元。

尽管郭广昌强调“复星只做长期的投资者”,但投资白酒在短期内为其带来巨大收益是不争的事实。

此前复星也曾大举买入青岛啤酒H股,郭广昌也表示要与青岛啤酒“长期共同发展,共创下一个辉煌的新时代”。

但今年5月,复星也清空了青岛啤酒。粗略估算,近5年时间复星减持套现150亿港元,浮盈60多亿港元。

在金徽酒公告中披露,在金徽酒上述股份转让完成后6个月内,豫园股份将继续减持其持有的5%以上股份。

这也令业内质疑,郭广昌的情怀能否支持他在白酒领域继续走下去?

此前,为了加快复星在酒产业的系统化布局,复星系在2021年成立了复豫酒业发展集团。

复豫酒业董事长兼CEO吴毅飞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减持金徽酒后,复豫酒业的战略没有调整,在完成产业收购整合后,持续建设全方位的战略型“投后赋能”管理体系。

对于未来是否有继续收购的计划,他表示,动态把握。

舆论普遍猜测,复星此次产业调整是和其本身的债务问题有关。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认为,目前多元化布局的复星可能存在一定的流动性压力,与其说豫园股份此时出售金徽酒部分股权是为了解决与同在旗下的舍得酒业的同业竞争问题,不如说是借此优化自身流动性的考虑。

白酒行业分析师肖竹青也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复星出售金徽酒,一种可能是出于对未来大环境的预判,加上疫情反复跌宕,复星作为投资集团可能提前回笼资金准备干粮过冬;也有可能是,复星准备弹药,在未来收购被腰斩的资产。

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复星目前的困局是负债率高,负债规模大,因此与其发生业务资金往来的企业排查风险属于正常的经营操作。以目前来看,郭广昌已现身发声安抚市场,复星的基本盘尚在,应该说已经度过最危险的时候。白酒产业的价值波动较小,属于容易变现的优质资产,未来复星会不会为解决负债问题变卖资产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CF013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