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原创 酒业要闻 行业观察 酒业数据

和府捞面当“裁缝”:给小面小酒缝了太多元素,结果却有点尴尬

2021年4月30日,和府捞面正式推出子品牌“和府小面小酒”,首家门店位于上海九六广场。对和府捞面而言,小面小酒是对“多人聚会”场景的一次试水,新店型的菜单中不仅包括经典菜单中的面食,还”缝合”进了低度酒、烤串、炸鸡、卤味、酸菜鱼等新品。

星期四 2022.08.18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和府捞面当“裁缝”:给小面小酒缝了太多元素,结果却有点尴尬

投资者网       2022-08-18 09 : 58
A+ A-

《投资者网》侯书青

2021年4月30日,和府捞面正式推出子品牌“和府小面小酒”,首家门店位于上海九六广场。对和府捞面而言,小面小酒是对“多人聚会”场景的一次试水,新店型的菜单中不仅包括经典菜单中的面食,还”缝合”进了低度酒、烤串、炸鸡、卤味、酸菜鱼等新品。

转眼到了2021年7月8日,和府捞面完成了自己总额为8亿元的E轮融资,创下了国内餐饮行业粉面赛道单次融资金额的最高纪录。本次融资由CMC Capital Group领投,腾讯投资、龙虎资本、众为资本跟投,阵容堪称豪华。几个月后的9月26日,和府把小面小酒开到了上海东方明珠的脚下。

但《投资者网》发现,东方明珠店开业至今尚不到1年,如今已经关门谢客。目前全上海只剩3家小面小酒尚提供新菜单上的产品,部分曾经的小面小酒门店已经转为普通门店。小面小酒的路,或许并不好走。

“我全缝进去了”

2021年4月21日,和府捞面(外滩SOHO店)。

整个门店的平面图看起来像是一个半球形,原本只够两个人用的小桌子被拼在一起摆成了一排,零星已经入座的食客或是独自刷着手机,或是与周围的人闲聊。他们面前的小桌上,无一例外地空空荡荡。

刚从外滩SOHO下班的白领想要进去吃一碗面,却被站在门口的店员礼貌地拦了下来:“抱歉,今晚我们店里搞了个小活动,只接待粉丝哈,请您理解。”

白领这才看到店门口已经被围了起来,进店的客人需要向店员出示手机上的邀请函。

原来,这是一次粉丝尝鲜会。和府捞面挑选出了一批符合条件的粉丝,并请他们品尝即将推出的新菜品。随着和府捞面官方的工作人员宣布活动开始,一道道美食陆续被服务员端到了粉丝面前。

新菜式令粉丝们感到无比惊喜。“硬菜”有毛血旺、酸菜鱼,小吃有炸鸡翅,还有用墨鱼汁染成黑色的炸鸡块、色泽油亮的猪蹄。烧烤店里的羊肉串、牛肉串,火锅店里的小酥肉、炸糍粑,卤味店里的卤鸡爪等等,都被陆续搬上了餐桌。

在粉丝眼中,和府捞面过去只是一个点一碗面条、几样小吃就可以填饱肚子的地方。如今,他们口中的“阿捞”不光更会煮面,还学会了烧烤、卤味、川菜。虽然有粉丝在活动现场向官方反应称:“这么多的菜式放在一起好像跟和府捞面不是很搭”。如同一个裁缝,过去只是简单地做了一件素净的衣服,而现在添加了各种设计元素或装饰品,但最终这件衣服是不是更好看,却是见仁见智了。

刚吃到半饱,服务生又端上了啤酒、奶茶等饮品,压轴出场的是新推出的龙井奶酒和茅台气泡酒。所谓龙井奶酒,是在龙井制成的奶茶中加入了白酒,而据工作人员所称,茅台气泡酒中真的加了茅台。

粉丝尝鲜会结束后不到10天,4月30日,第一家和府小面小酒在上海九六广场开张营业。如今,和府捞面的“小面小酒”之路已经走了一年半,但从如今的门店数量上看,这条“全缝上去”的路子似乎遇到了一些困难。

“好像没缝好”?

在小面小酒首店落成时,和府捞面的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小面小酒的产品和业态已经储备打磨多年,将会把小面小酒作为2021年的“第二曲线”正式发力,第二、三家门店将分别落地天津万象城、上海东方明珠商圈,当年计划将在全国布局50家。旨在为都市年轻人提供一个下班后休闲聚会的场所。

小面小酒系由原有的和府捞面·金标店迭代而来,后者是和府捞面餐食产品研发的前置。

但《投资者网》注意到,作为小面小酒品牌的第三家门店,原本坐落在东方明珠脚下的东方明珠店如今已经关门谢客,在和府捞面小程序上已不显示该门店的信息。位于环球港的小面小酒门店,也同样查询不到门店信息。

此外,位于江浦路的小面小酒紫荆广场店,如今的门头上已经看不到“小面小酒”4个字。微信小程序显示,该门店所能提供的菜品与和府捞面普通门店几乎没有差别。高德地图上用户留言表明,至少在2022年1月7日,该门店仍是一家“小面小酒”。

甚至连位于九六广场的首店也未能幸免,小程序显示九六广场店目前的菜单与普通门店一致。

小面小酒在上海到底开了多少家难以查考,但高德地图显示“和府小面小酒”关键词下的搜索结果有8家。在这8家门店中东方明珠店、环球港店、松江印象城店已经处于关闭状态,紫荆广场店和九六广场首店的菜单已经回退,与普通门店一致。仅剩芮欧百货店、森兰花园店、江桥万达店3家能够提供新菜品。

而仅剩的3家能提供新菜单的门店中,除了两款啤酒之外,也不再提供和府自创的酒类产品。

此外,根据小程序上的搜索结果,天津市在业的3家小面小酒中,只有2家提供新菜品;而北京在业的5家中,也仅剩1家提供新菜品。

为什么要缝?

单从品类上看,小面小酒的菜单上融入了炸鸡、川菜、卤味、奶茶、酒类等新菜品,乍一看会给人留下一种过于杂糅的印象。在往菜单内加入如此多的元素之后,小面小酒从一家“面馆”变成了一家南北荟萃、东西交融的“大食堂”。

“小面小酒”的想法固然是好的,它是在主力标准店型基础上进行的产品、消费情景拓展,更是和府捞面对自身品牌的一次升级。它的目标人群被精确到都市年轻消费群体,营业时段也被明显拉长,周日-周四营业至晚11点,周五-周六营业至凌晨2点。

和府捞面成立新品牌,离不开四个字:品牌老化。对餐饮企业而言,品牌老化是始终悬在头顶的一柄利剑。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九毛九集团。2005年,管毅宏创立了九毛九集团,并在2010年在华南市场开出首批门店。2016年,九毛九寻求A股上市,却一直未能成功。一方面是由于九毛九体量确实偏小,2016-2018年间的营收未超过20亿元,此外,主品牌九毛九也面临着品牌老化的问题。

终于在2020年1月,九毛九顺利实现港股上市,认购期间出现了罕见的超额认购局面,孙正义的愿景基金都成为了基石投资者。这都离不开成立于2015年的副品牌“太二酸菜鱼”在2017年的爆发式增长。到2021年,太二酸菜鱼为九毛九贡献了68.7%的营收,成为九毛九业绩增长的新动力。

对成立于2012年,且收获多笔融资的和府捞面而言,股东们的变现需求客观存在,品牌老化,更是一个需要面对的问题。此外,和府捞面想要靠着几款捞面和小吃冲击“面馆第一股”,也并不现实。

在“讲资本故事”和“解决品牌老化”两大因素的助推下,菜品种类更加丰富的小面小酒应运而生。可以说,和府捞面对资本的嗅觉十分敏锐,它察觉到了当年餐饮赛道的两个热门题材:“面食”和“小酒馆”。

2021年,是各家面馆拿融资拿到手软的一年,面馆赛道共计发生25起融资,较2020年翻了3倍。

当年3月遇见小面完成了数千万元的新一轮融资,由碧桂园领投,持续关注餐饮行业的弘毅百福以及喜家德持续跟投。当年7月,遇见小面又迎来了新一轮融资,由碧桂园领投、喜家德跟投。投后估值较四个月前的约10亿元猛增至30亿元。

五爷拌面也在约1个月的时间内拿到了A和A+两轮融资,高瓴和鼎晖VGC均参与其中。而马记永、陈香贵两家面馆品牌更是凭借一碗牛肉面成为当年被VC/PE踏破门槛的标的。

此外,小酒馆也是2021年的热门题材,这一年海伦斯成功登陆港交所,猫员外获得上亿元的Pre-A及A轮融资,锐肆酒馆获得了红杉资本的天使轮融资,COMMUNE公社也在2022年初获得A+轮融资,金额高达数亿元人民币。

在这一背景下,和府捞面祭出“小面+小酒”这张牌,将“面”和“酒”两个主题缝合在一起,成功蹭到了面馆和小酒馆两条赛道上的热度。

2022年4月21日,粉丝尝鲜会;4月30日,小面小酒首店在上海九六广场落地;7月8日,和府捞面就顺利获得了CMC Capital Group领投,众为资本、龙湖资本、腾讯投资跟投的8亿元融资,估值升至约70亿元。

根据和府捞面披露的门店数量,目前,公司在全国拥有超过400家门店,平均每家门店的估值约为1750万元。由于马记永、陈香贵等面食赛道上的同行并未披露最新的估值数据,对比遇见小面约2000万元的单店估值,和府捞面的估值或许处在合理区间。

但小面小酒目前的状况看,新的盈利模型或许仍需要打磨。

为什么没缝好?

首先,从和府捞面对新菜品的后续改进上,能够看出新店型的推出或许并不像公司对外宣称的那样“打磨多年”。原本的面馆,再被缝合进诸多菜式之后,仿佛并未形成“1+1>2”的效果,反而让主菜占了主食的位置,令顾客陷入不得不二选一的尴尬境地。

而对于一家餐馆而言,主食与主菜之间,本不应该是互斥的关系。

一位顾客在高德地图和府捞面紫荆广场店的评价中称,酸菜鱼很嫩,配上送的面条感觉要升仙了。而在联系数位吃过“早期版本”酸菜鱼的粉丝后,《投资者网》了解到:小面小酒的酸菜鱼最早是不会配面条的。

结合现有小面小酒门店的菜单,不难发现,作为一个聚焦“多人聚会场景”的店型,其菜单上的主食,大多都是标准门店中的捞面产品。

要知道,标准门店中一碗捞面的菜量,基本是可以喂饱一个普通顾客的。

这或许是小面小酒店型“退潮”的原因之一:最早的小面小酒提供了适合多人聚会的酸菜鱼、水煮牛杂等菜品,还提供了别具匠心的小吃、酒饮等,但在主食方面却并未针对多人聚会场景提供更多的选择。

当顾客来到一家小面小酒门店,在吃下人手一碗的捞面后,是否还有足够的胃口去吃主菜呢?如果多人聚会大家只是各吃各碗的话,多人聚会的意义,是否打了折扣呢?

或许和府捞面认识到了这一点,并为每一份酸菜鱼单独配了一份面条以弥补主食的缺位。但这种小修小补,似乎仍不足以弥补新店型在模式上的尴尬。一位顾客也在江桥万达店的评论区下指出了这一点。

可见,和府捞面为新店型量身打造了一系列新菜品,但这些仍不足以把消费者的视线从面条上拉走。

2022年2月,和府捞面的股东绝味食品发布了一则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深圳网聚参股的和府捞面将赴境外上市。

股东的声声催促仍在耳畔,但和府捞面似乎并未准备好。2020年11月D轮融资完成后,和府捞面在京沪两地新开了名为“和府火锅和她的面”的门店。但不到1年后,京、沪、济南等地的火锅门店又将店名变更回和府捞面。这样的情节,不免让人联想起摘掉“小面小酒”招牌的上海紫荆广场店。

乘着小酒馆和面馆的融资潮,和府捞面打造出了“小面小酒”,并成功拿到了E轮融资。但面对上市压力与品牌老化,和府捞面仍未交出一份令股东满意的答卷。(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