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原创 酒业要闻 行业观察 酒业数据

银基集团中期报亏1.8亿港元,清盘呈请聆讯日排期至2022年1月26日

新京报讯(记者 薛晨)刚因亏损引发行业讨论的银基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基集团”),11月30日发布公告称,名为Huang Zeming的呈请人,于11月22日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呈针对银基集团的清盘呈请,要求偿还尚未结清的1035万港元债项以及相关利息。香港高等法院已排期在2022年1月26日对清盘呈请进行聆讯。

星期三 2021.12.01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银基集团中期报亏1.8亿港元,清盘呈请聆讯日排期至2022年1月26日

新京报       2021-12-01 09 : 43
A+ A-

原标题:中期报亏1.8亿港元,银基集团再发清盘呈请公告

新京报讯(记者 薛晨)刚因亏损引发行业讨论的银基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基集团”),11月30日发布公告称,名为Huang Zeming的呈请人,于11月22日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呈针对银基集团的清盘呈请,要求偿还尚未结清的1035万港元债项以及相关利息。香港高等法院已排期在2022年1月26日对清盘呈请进行聆讯。

银基集团中期报亏1.8亿港元,清盘呈请聆讯日排期至2022年1月26日

银基集团在公告中称,公司正在就清盘呈请寻求法律意见以对清盘呈请提出抗辩。同时银基集团称,根据目前的资料以及董事会评估,清盘呈请不会对公司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近期银基集团已发布过多条清盘呈请的相关消息。11月15日银基集团发布的公告中便称,公司发生若干债券违约,为促进财务重组,已向当地法院提交清盘呈请。值得注意的是,在11月15日的公告中,银基集团表示,公司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年度收益显著下降,流动资金水平转差,并且预计在全球经济活动未能迅速重振的情况下,流动资金水平还会继续转差。

与此同时,银基集团称公司在变现或分配资产以偿还境外债务方面遇到极大困难,主要原因既有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带来的公司白酒销售业务收益下滑,也有供应商要求退回预付款项对业务造成的干扰以及可能对公司白酒销售业务带来的影响,还有一直缓慢的投资变现业务,都让银基集团无法如期支付公司发行的若干计息债券的本金及利息,故银基集团董事会认为,需要进行财务重组以建立可持续的债务架构。

银基集团所面临的难题,从其亏损的业绩中或可初见端倪。根据银基集团11月29日发布的中期业绩,截至2021年9月30日止的六个月,其收益约为1.005亿港元,较去年同期减少约85.1%;公司普通权益持有人应占亏损约1.875亿港元,同比止盈转亏,而去年同期银基集团尚能实现利润约9050万港元。

手握大量优质品牌资源的银基集团,何以沦落至此?从公开消息来看,银基集团以经销五粮液等名酒为行业所熟知。目前其主要业务也依然集中在白酒板块,经销五粮液酒系列、国窖1573系列43度酒、贵州茅台酒产品、汾酒55度系列以及鸭溪典藏系列等,同时还有老酒业务、葡萄酒业务以及洋酒、香烟业务等。在白酒高端化趋势凸显,名酒品牌攻城略地的情况下,银基集团却多次出现亏损消息,有业界观点称,银基集团互联网转型不顺遂,其酒水服务平台搭建所耗巨额费用,使其近几年的业绩表现起起落落。

公开消息显示,银基集团2016年5月启动“品汇壹号云合伙”项目,并对其寄予厚望。彼时业界便有声音认为,“品汇壹号”只是对银基原有的经销系统的一次互联网信息整合,较为松散,缺乏整合的深度,目前并不能对实际业务产生多大帮助。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银基集团仍在持续耕耘,银基集团表示,公司正对品汇壹号、WE酒和甲子窖分销系统进行完善升级,为客户提供更灵活的线上销售服务。不过有观点表示,银基集团作为传统大商,对互联网之路的探索目前并未给企业带来转机,其核心优势依然是手中握有的贵州茅台、五粮液等名酒产品的经销权。尽管名酒企业不断加大对终端市场的掌控力度,对区域大商形成挤压,但类似银基集团这样的核心大商,依然在名酒的销售体系中扮演着重要作用。

责任编辑:CF008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