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原创 酒业要闻 行业观察 酒业数据

玩区块链的吉宏股份买酒企失败,3万股民踩雷

继卖金针菇的众兴菌业(002772.SZ)宣布终止收购圣窖藏酒业后,另一家同样想买下茅台镇酒企的上市公司的饮酒梦也碎了。 10月19日,吉宏股份(002803.SZ)发布公告,公司于2021年6月拟收

星期三 2021.10.20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玩区块链的吉宏股份买酒企失败,3万股民踩雷

时代财经       2021-10-20 09 : 43
A+ A-

继卖金针菇的众兴菌业(002772.SZ)宣布终止收购圣窖藏酒业后,另一家同样想买下茅台镇酒企的上市公司的饮酒梦也碎了。

10月19日,吉宏股份(002803.SZ)发布公告,公司于2021年6月拟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下称“钓台贡酒业”)不低于70%的股权,进而持有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古窖酒业有限公司(下称“古窖酒业”)资产。

在签署《股权收购意向协议》后,公司展开尽职调查工作,对钓台贡各项资产、财务数据等情况进行调查,期间公司与交易各方多次沟通,初步达成一致意见。但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现决定终止本次收购,交易双方达成一致意见,交易的终止不会对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产生影响。

同日,时代财经致电吉宏股份,询问终止收购钓台贡酒业的情况,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曾因收购标的规模小、高溢价被问询

公开资料显示,钓台贡于2021年1月29日通过公开竞拍,以1.54亿元的交易价格取得古窖酒业100%股权,并于2021年2月2日与古窖酒业原股东——四川省国资委控股企业四川富润志合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成都富润财富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产权交易合同》。

古窖酒业位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成立于1993年4月,占地面积5.75亩,建筑面积6000平米,主要生产酱香型白酒,现有窖坑24口,年产酱香基酒180余吨,现有近2000吨80年代至今不同年份的53%vol大曲酱香基酒,曾获得遵义市消费者协会评为“绿色企业”“消费者信得过产品”等奖项。

看似成立时间久远,且履历华丽,但古窖酒业却已连续亏损多年。

天眼查显示,古窖酒业2020年末资产总额8752.09万元,负债总额8600.14万元,净资产仅为151.95万元,2020年仅实现销售总额138.48万元,净利润-177.72万元。

另据行业媒体报道,2018年,古窖酒业实现营收558.5万元,亏损177.2万元;2019年,古窖酒业实现营收833.6万元,亏损96.4万元。此外,作为一个劳动力相对密集的白酒生产公司,古窖酒业2016年的从业人数为50人,到了2020年不增反降,仅有40人。

在宣布收购古窖酒业后,吉宏股份还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被要求结合标的资产主要财务数据、市场地位及份额,说明公司在标的资产业绩亏损、收入规模小、资产负债率高企情况下,高溢价收购标的资产的原因及必要性。

9万股民踩雷,业外资本“饮酒”潮渐冷?

和吉宏股份一样,另一家上市公司在几天前同样以“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为由终止了对茅台镇酒企的收购。

今年6月,众兴菌业拟现金收购茅台镇酱酒企业圣窖酒业100%的股权,并在2021年6月20日签署了《股权收购合作意向书》。之后,众兴菌业开展了尽职调查工作。然而,宣布“饮酒”不到4个月,上述收购戛然而止。

10月15日,众兴菌业宣布终止收购茅台镇酱酒企业圣窖酒业,其表示,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2021年8月25日众兴菌业决定终止本次收购,随即与交易对方项进行了多次沟通协商,最终双方就终止相关事项达成一致,并在10月15日公告放弃收购。

众兴菌业方面认为,终止收购不会对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产生重大影响,不存在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的情形。不过,这引发了股民质疑——从决定终止收购到最终披露历时50多天,这笔收购背后是能存在猫腻。

此后,众兴菌业的股价此后应声而落,10月18日,众兴菌业以9.15元/股跌停开盘,并维持全天。10月19日,众兴菌业再次吃下跌停板,股价滑落至8.24元/股。而在6月21日宣布收购消息后,众兴菌业如同掌握了“财富密码”,股价迎来多个涨停,8天时间股价翻倍,冲高至17.24元/股的高位,但如今股价已经腰斩。

同样,吉宏股份股价已经跌至16.7元/股,相比下半年最高的34.7元/股已经跌去一半。

根据官方数据,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吉宏股份普通股股东总数为32870人,众兴菌业普通股股东总数为57841人。这也意味着,上述两家企业股价近期的下跌,有超过9万股东受到了影响。

梳理吉宏股份、众兴菌业的“饮酒”历程,可以看到,业外资本对于白酒的追逐热度似乎开始降温。

10月19日,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公告中,吉宏股份和众兴菌业所说的宏观环境变化,应该是指的是国家前段时间对于白酒过度资本化进行了政策性的引导。同时,整个中国酒类资本经过一段时间的高速发展开始进入一个相对的缓慢增长期。

相比于最初宣布“饮酒”后一言不合就“涨”的疯狂,如今资本市场对染酱企业也已不再“上头”。

除了众兴菌业和吉宏股份外,在今年开卖白酒的“零食第一股”来伊份股价也从6月中旬的21.30元/股跌回13.95元/股,借“染酱”冲上32.78元/股的高点后,海南椰岛股价也回落至18.97元/股。

蔡学飞对时代财经表示,业外企业如果决心涉足白酒,要有长期主义精神,持续对产品品质、消费者的培育进行投入,同时利用自身优势深度介入到白酒产业链的整合当中,而不仅仅是入股、并购这么简单。

“整体来看,白酒的大消费概念依然存在,包括白酒作为资本避险的通道和高投资价值等属性短期内没有发生改变,未来整个中国白酒,特别是名优酒的消费市场依然比较乐观。”蔡学飞说。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