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 数据 资本 董事汇 大白楼势 文旅 新城 公司 曝光台 家居家电

“租金贷”又出事 深圳市紧急排查蛋壳公寓

观察者网 2020-02-19 16 : 12
A+ A-

(观察者网文/张珩)争议不断的蛋壳公寓又遇到麻烦了。

2月18日,深圳市政法委向向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深圳银保监局发文,要求全面排查蛋壳公寓以及深圳市其他房屋租赁公司“租金贷”情况。

消息一出,蛋壳公寓股价应声而落,截至昨日美股收盘,蛋壳公寓报收12.2美元/股,下跌9.63%。再度跌破了首日发行价13.5美元/股。

“租金贷”又出事 深圳市紧急排查蛋壳公寓

全面排查蛋壳公寓

政法委下发通知称,近日深圳市发生了蛋壳公寓业主因讨要租金聚众维权事件,在处置过程中发现,蛋壳公寓存在“租金贷”的情况。要求尽快展开相关排查工作,全面了解蛋壳公寓及深圳市其他房屋租赁公司“租金贷”涉及的金融机构名称、数量、贷款人数量和贷款金额等相关情况。

通知数据显示,深圳市蛋壳公寓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目前公司签约业主1.1万人,房屋1.1万套,现有租客3.15万人。

所谓“租金贷”即长租公寓管理公司和金融机构合作,引导租客办理贷款提前向长租公寓管理公司支付一年租金,租客随后每个月向金融机构还款。由于长租公寓管理公司向房东一般按照季度支付房租,因此,长租公寓可以积累庞大的资金池。

但是,这种模式对于租客有不小的风险。如果租客未能及时支付租金,不仅会影响和房东之间的关系,也会导致自己征信受损。

与此同时,“租金贷”给长租公寓也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去年,多家长租公寓利用沉淀的资金池盲目扩张导致资金断裂,以破产“爆雷”收尾。据统计,2019年有多达45家长租公寓“爆雷”,深陷运营危机。

面对长租公寓频频“爆雷”,国家也出台了相关政策,去年12月25日,《六部门关于整顿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明确指出,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超过比例的应当于2022年底前调整到位。

蛋壳公寓招股书显示,2019年1月至9月,公司通过租金贷模式获取的租金预付款,占公司租金收入的80%,在2017年和2018年,这一比例高达90%和88%。

虽然租金贷比例逐步下降,但是政法委的突然排查绝非空穴来风,蛋壳是否如招股书所说逐步下降租金贷比例还有待后续调查。

房东免租,租客交租

实际上,此次被排查的蛋壳已经是长租公寓之中的“头部企业”,根据美股上市招股书,截至2019年11月30日,蛋壳公寓管理公寓数达43.27万间,并在北京、深圳、上海、杭州等13个市场落地,相比2015年底2434间增长约170倍。

但即便如此,蛋壳公寓的营收状况也不容乐观。招股书显示,最近三年亏损高达41亿元——2017年、2018年分别净亏2.72亿元和13.69亿元;2019年前9个月,净亏25.16亿元。

与此同时,蛋壳公寓还深陷各类负面新闻中。

1月底,多名蛋壳公寓房东向媒体举报,蛋壳要求房东单方面减免一个月的房租,但是并未对租户减免租金。这种“房东免租,租客交租”的行为引发了大量的关注。

“租金贷”又出事 深圳市紧急排查蛋壳公寓

为了平息争议,蛋壳公寓2月3日再度联合蛋壳房东共同推出疫情补贴新政策:针对武汉地区因疫情影响无法返回的租客,返还一个月房租。武汉地区以外的租客可享受与当地政府公布的延期返工天数相同天数的免费延住或租金返还。

但部分租客依然对蛋壳公寓的新政策表示了质疑。租客表示,疫情期间申请抵扣房租,不可提现,只能在续租时作为抵用券。蛋壳公寓有“套路”租客的嫌疑。

另一方面,蛋壳对“自己人”也没有手软。多名蛋壳公寓员工在脉脉和微博上爆料,蛋壳公寓以“疫情”为由,拖欠员工工资,变相裁员。有蛋壳公寓员工李晚(化名)向时间财经表示,80%的普通员工被要求2月份在家中待业,只领取每月1500元工资,1月份的工资也延期至3月发放。他还表示,蛋壳公寓禁止员工议论此事,一名蛋壳同事因为在钉钉群中提出异议,已经被公司开除。

李晚称,蛋壳通知3月份将会复工,但是并没有通知具体时间。如果不开工,工资依然只有1500元。

2月14日,深圳市住建局约谈了深圳蛋壳公寓相关负责人。4天之后,蛋壳公寓再因“套路贷”被排查。

责任编辑:吴伟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