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打回原形?市值3天蒸发1772亿美元,李嘉诚公司火速撇清关系

暴涨又暴跌,妖股尚乘数科(HKD.NYSE)正在被打回原形。

星期一 2022.08.08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打回原形?市值3天蒸发1772亿美元,李嘉诚公司火速撇清关系

时代周报       2022-08-08 10 : 47
A+ A-

妖股尚乘数科(HKD.NYSE)正在被打回原形。

近几日,尚乘数科股价巨幅下滑。美东时间8月3日,尚乘数科开盘跳水,多次触发熔断,收跌34%;8月4日,尚乘数科延续跌势,最终收跌27.27%;8月5日,尚乘数科再跌9.85%,报收721.23美元/股,较历史峰值回落逾70%,市值1335亿美元。

在此之前,仅50名员工的尚乘数科,股价在13个交易日暴涨214倍,总市值一度高达3107亿美元(8月2日收盘),超越阿里巴巴,排名中概股第二位,仅次于台积电。

8月2日,尚乘数科发文回应,公司注意到其美国存托凭证价格大幅波动,也观察到一些非常活跃的交易量。“据我们所知,自首次公开募股日期以来,不存在与本公司业务和经营活动有关的重大情况、事件或其他事项,公司将密切关注市场异常交易情况。”

搅动资本市场的尚乘数科究竟是谁?又是谁在推高尚乘数科的股价?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尚乘数科的发家史和实控人发现,其背后潜藏着错综复杂的股东关系和扑朔迷离的财富增厚术。

尚乘数科背靠“尚乘系”。根据招股书,尚乘数科的控股股东为同时在美国和新加坡两地挂牌上市的尚乘国际(HKIB.NYSE;HKB.SGX),持股比例高达88.7%,而尚乘国际则由尚诚集团持股50.6%。

尚乘系由香港投资银行家蔡志坚实际控制。“在香港资本圈,尚乘名声在外,声誉并不算好,蔡志坚还曾卷入金融诈骗风波。”8月5日,一名长期观察香港资本市场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官网显示,从港资投行、虚拟银行、基金管理、保险经纪再到数字科技业务,尚乘集团无不兼容并包,已显现出大型金融财团的雏形。

投行出身的蔡志坚长袖善舞。目前,尚乘集团参与了小米、美团、美图、光大证券、青岛银行、江西银行等国内多家公司的IPO项目。

尚乘集团全球咨询委员会成员,则包括“美心集团大小姐”伍淑清,香港花旗银行董事局董事容显文,前普华永道合伙人王锐强,小米集团独立董事唐伟章,柔宇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刘自鸿等。

与李嘉诚的过往渊源

尚乘数科全名尚乘数字有限公司,总部位于中国香港,2019年9月12日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并注册为豁免有限责任公司。

招股书显示,2019财年、2020财年及2021财年,尚乘数科总收入分别约为1455.4万港元、1.68亿港元和1.96亿港元;期内利润分别为2154.4万港元(利润高于营收主要为公允价值变动)、1.58亿港元及1.72亿港元。

作为尚乘集团子公司,在尚乘集团的IDEA战略中,尚乘数科代表IDEA中的“D”(数字)板块,主营业务包括数字金融服务,数字媒体、内容与营销,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和数字投资四大块。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尚乘集团目前的董事长和实控人是蔡志坚,但它最早是由李嘉诚的长江和记实业(原长江实业集团与和记黄埔)于2003年创立。

“当年李嘉诚先生旗下的长江和记实业创建尚乘,公司名字的四个英文字母(AMTD)分别是加(Add)、减(Minus)、乘(Times)、除(Divide)英文单词的首字母,象征着尚乘从第一天开始,就注入了创新的基因,朝着大数据与金融服务的方向成长。”2019年8月,蔡志坚在尚乘国际登陆纽交所时曾对外表示。

目前,尚乘集团官网仍将长江和记实业放置于重要位置,似乎显示着这家公司与李嘉诚渊源颇深。

关注到尚乘系的舆论风向和股价异动后,8月4日,长江和记实业发布澄清公告表示,目前,尚乘集团董事局没有长江集团的代表;长江集团亦没有参与尚乘集团的营运,并对该集团的任何业务及计划一无所知。

“长江集团旗下公司没有直接持有尚乘数科的股权,亦与该公司没有任何业务往来。”长江和记实业称,长江集团于接近10年前已经出售绝大部份持有的尚乘集团权益,现在仅剩余不足4%的权益。目前正洽谈出售这些股份。

蔡志坚的豪华朋友圈

现年44岁的蔡志坚,是尚乘系的核心人物。

回顾其成长史,从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拿到会计学学士学位后,蔡志坚先是供职于普华永道香港和北京办事处,后又转投花旗银行,接着重返普华永道、加盟瑞银、转投中民投并挂帅尚乘集团,掌舵至今。

从一名会计师成长为金融上市公司主席,熟悉他的人评价他:“在香港金融圈一直是风口浪尖的人物”。在香港资本市场,蔡志坚毁誉参半。

据报道,蔡志坚在瑞银期间的工作经历曾被调查质疑。2014-2015年,蔡志坚在瑞银工作期间参与的两个项目,由于存在利益冲突及信息披露问题,遭到香港证监会调查。

2022年1月,香港证监会向蔡志坚发出《决定通知书》,裁定蔡志坚有存在利益冲突及信息披露问题,并对其做出禁业两年的处罚决定。蔡志坚随后提出复核申请,并提出闭门聆讯申请,但未获通过。

蔡志坚善于交际,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也结识了不少有声望的商界大佬及香港富豪家族。

时代周报记者在尚乘集团官网看到,该公司全球咨询委员会成员中,不乏“美心集团大小姐”伍淑清、“红筹之父”梁伯韬、原香港特区政府惩教署署长单日坚、香港花旗银行董事局董事容显文、前普华永道合伙人王锐强、小米集团独立董事唐伟章等政商界名流。

尚乘国际在赴美上市前进行的募资中,小米、同程艺龙、汇量科技、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创办的隆领投资,以及新鸿基背后的李明治、李成煌家族,富豪酒店集团罗氏家族等众多新经济企业和香港富豪家族等均参与了Pre-IPO投资。

尚乘数科的股东也包括大湾区共同家园基金、亚洲最大独立资产管理公司之一惠理、前阿里CEO卫哲创立的嘉御基金等。

股价过山车背后的资本游戏

尚乘数科上市不足1月,股价暴涨暴跌如坐过山车,联想到蔡志坚的“豪华”朋友圈,操纵股价成为许多人的怀疑。

8月6日,科技金融行业观察人士朱子义(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般来说,上市定价是成熟投资者博弈的结果,在上市后基本面没有发生明显变化的背景下,短期内实现200倍以上的上涨,只能用炒作和泡沫来解释。

此前,富途投研团队也提出,海外IPO新股没有历史筹码,关注度由低走高过程中,容易引起市场情绪的集中催化。当前市场缺乏赚钱热点,短炒资金集中炒作尚乘数科。

截至8月5日收盘,尚乘数科的市盈率高达4444倍以上,相比之下,美国金融巨头摩根大通市盈率才9倍,摩根士丹利市盈率为12倍。

在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看来,尚乘数科的上涨明显是由资金推动。首先,其上涨不是因为“乌龙指”,因为是连续放量的上涨;其次,其上涨并非业绩驱动,业绩层面并没有显著的利好支撑;最后,其上涨也不是因为资本背景,其实控人还有被追债的经历,所以也没有深厚的资本背景。”

“个人判断可能是散户炒高,因为新股流通股较少,散户玩击鼓传花的游戏,不过,在美股玩击鼓传花风险很高,没有涨跌幅限制,浮盈市值归零可能会非常迅速。”盘和林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股价暴涨暴跌背后,尚乘数科的换手率相对较低。据东方财富数据,近5个交易日,尚乘数科换手率分别为0.24%、0.19%、0.06%、0.05%、0.03%。

对此有分析认为,尚乘数科刚上市,市场的流通股盘很小,不排除会有持有它的机构,或者原始股东,去用小杠杆资金去操作。

打回原形?市值3天蒸发1772亿美元,李嘉诚公司火速撇清关系

图源:东方财富

近日有报道称,知情人士透露,在上市首日,尚乘数科的清算公司没把公司股票交割到承销商和打新投资者的股票账户,但承销商却把根本没交割的股票放在了投资者的账户,等于是虚无的股票。

由于上市至今,尚乘数科的所有股票都没进入二级市场,市场上变成了都是空单对空单的买卖交易。随着股价上涨,空头账户的保证金不足、连续爆仓,买入的股票实际仍是空单,循环往复后公司的股价一路从开盘价7.8美元推到最高2555.3美元。

该说法的真实性尚未得到确认。针对股价波动以及公司经营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向尚乘数科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责任编辑:CF017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