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月活5年骤降2亿、炒币又亏3亿,AI绘画难救美图

伴随着AIGC概念的火热,快要被互联网“遗忘”的美图,似乎终于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星期五 2022.12.09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月活5年骤降2亿、炒币又亏3亿,AI绘画难救美图

时代财经       2022-12-09 15 : 20
A+ A-

月活5年骤降2亿、炒币又亏3亿,AI绘画难救美图

图片来源:美图秀秀AI绘画功能截图

伴随着AIGC概念的火热,快要被互联网“遗忘”的美图,似乎终于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有消息指出,凭借AI绘画功能方面的优势,美图旗下App Meitu在日本大受欢迎,已在日本免费总榜占据榜首近一周时间。

受此利好,12月7日,美图股价盘中一度暴涨40%,创下近一年来新高。随后轻微回落,但整体仍在持续上涨。截至8日港股收盘,报1.52港元/股,相较于11月1日收盘0.7港元/股的股价,已然翻倍。

在此之前,美图已经很久没什么新闻了。这家市值曾一度逼近千亿的互联网公司,在漫长的发展历程里逐步边缘化。主营业务美图秀秀等修图软件,在醒图、B612咔叽、黄油相机等竞品的挤压下开始没落。其月活从2016年上市时的4.56亿,一路降至2021年底的2.3亿。

而为拯救岌岌可危的主营业务,美图曾多次尝试跨界转型,从造手机,到做社区、转型短视频,几乎什么都尝试过,但均以失败告终。人们上一次关注到美图,还是因为炒币半年亏损近3亿元。

AI绘画能成为美图的那根救命稻草吗?

占据AI绘画“图生图”出海先机

所谓AIGC,全称为 AI Generated Content,即基于人工智能技术来自动或辅助生成内容的生产方式。是继 PGC(专业生产内容)、UGC(用户原创内容)之后,一种全新的趋势与潮流。

其中,目前最为广泛的应用场景是AI绘画。今年8月,伴随着底层技术的开源,AI绘画的开发门槛得到极大降低,阶段性需求爆发。随后,文心一格、盗梦师、6pen、TIAMAT、意间等国内AI绘画平台如雨后春笋涌现。

不同于早期只能依靠文字描述生成图片的规则限制,上述AI绘画平台逐渐衍生出了“图生图”的玩法,用户只需要在上面输入一张照片,并在此基础之上使用简单的关键词指明自己偏好的风格,即可获得一张专属图片。这样的玩法,极大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迅速引爆社交网络。

其中较受欢迎的平台“意间AI绘画”排队人数一度高达8万人。根据其团队在官方公众号公布的用户数据,该平台自9月30日上线到11月12日,注册用户数迅速增长到117万。到12月初,这一数字更是超过1000万。

在此热潮之下,11月开始,包括抖音、快手在内的短视频平台,以及美图秀秀这样的修图软件也纷纷上线了AI绘画功能、特效,共同分割这一流量热点。

而相比其他国内AI绘画平台,美图秀秀的优势在于其进一步降低了用户的门槛。

曾尝试多个不同AI绘画平台的用户小桃告诉时代财经,美图秀秀最好用的地方在于它不需要输入关键词,不需要调整参考值,也不用看广告或消耗积分,就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生产三到五张不同风格的图片,供用户选择。可能得益于美图在美颜相机领域多年的积累,其“翻车”的概率也要小很多。

与之相对应的,美图能呈现的风格也更为固定,灵活性相对较差,且技术能力也不出挑。小桃告诉时代财经,不能像其他平台那样能使用关键词调整出特定的风格,美图主要局限在二次元、可爱这样风格,且生产出来的图片在清晰度、细节表现力上都会差一点。“但真的很适合新手跟懒人。”

目前在国内市场的激烈竞争之下,美图使用简便的优势未能与其他AI绘画平台拉开明显差距,反而因风格受限,图片质量相对一般,其声量甚至还要略逊于意间、盗梦师等平台。

而面对海外市场时,美图各方面的优势却得到显著放大。

早在2014年就开始积极布局出海业务的美图,已通过旗下BeautyPlus、AirBrush以及Meitu等应用组成产品矩阵抢滩海外市场。2019年时,美图海外用户月活数据达到峰值1.08亿,随后开始逐渐下降,但截至2022年中,这一数字仍有6984.4万。

相比之下,国内一众AI绘画平台在海外的布局几乎为零。留给美图的竞争对手只剩Midjourney以及OpenAI旗下Dall-E这类依靠文字描绘生成图像的传统AI绘画平台。

这在偏好二次元美型风格的日本体现得尤其明显。彭博社报道指出,Meitu App相比同类产品使用更为简单快捷,创新性地增加了将照片转换为动漫风格的选项,且针对性的推出了樱花飘落的动画效果,成为其在日本迅速走红的主要原因。

“赔本赚吆喝”难救美图

尴尬的是,尚处于孕育阶段的AI绘画赛道,仍未摸索出一条成功的商业化变现之路。

互联网行业天使投资人郭涛对时代财经分析认为,AI绘画存在关键核心技术不成熟、内容堆砌且质量参差不齐、成熟的商业应用场景较少、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及技术伦理挑战等突出问题,短期内还不具备大规模商业化落地应用的基础。

在B端,它面临诸多版权上的争议。AI绘画的创作,主要是融合各路画手的作品,提取他们的笔触、用色、构图等元素,再进行“二次创作”,暂难理清版权归属。

而在C端,AI绘画又受限于国内用户薄弱的付费意愿。AI绘画平台6pen于2022年10月发布的《中国AI绘画行业调查报告》显示,60%的用户从未为AI绘画付费,也就是完全免费使用,16%的用户付费在10元以内,14%在100元以内,付费超过100元的不到10%。

直接变现的可能微乎其微,

正是因此,对于美图来说,这更像是一个赔本赚吆喝的行为。比起其他平台纷纷尝试广告、积分兑换、排队等方式进行商业探索,以覆盖不低的算力成本,美图则强调自己不用看广告、排队、消耗积分,完全免费。

从短期结果来看,Meitu登顶日本免费APP榜首,并在美国、巴西、乌克兰、新西兰、加拿大等13个国家和地区的应用市场排名也在2-10名之间,无疑是借此收割了一波流量。而从长远角度审视,AI绘画对美图业绩转型的助力效果存疑。

美图2022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在互联网广告整体萎缩的大背景下,公司积极向VIP订阅业务及SaaS服务业务转型。上半年美图VIP订阅业务录得营收3.4亿元,超越在线广告业务2.5亿元,成为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SaaS及相关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542.3%,达2.3亿元,成为最大亮点。

Meitu App在海外市场取得的成功,或有助于美图VIP订阅服务的继续增长。相较国内市场,海外市场的付费基础更为牢固,但前提是美图必须持续保持住用户的活跃。

在这个问题上,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持并不乐观,他对时代财经指出,目前AI绘画大量用户基本是以尝鲜为主,流量必不长久,这一波流量狂欢结束之后,难以形成持久发展的动力,商业前景并不明朗。

“美图的问题在于它始终没有通过创新形成核心竞争力,公司业务发展‘随风而动’,风口来了立即跟进,风口没了则停滞不前陷入困顿。”张孝荣表示。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