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微博再次勒紧“裤腰带”,年底又裁员?

“降本增效”又拿员工开刀?

星期五 2022.12.09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微博再次勒紧“裤腰带”,年底又裁员?

时代周报       2022-12-09 09 : 03
A+ A-

原标题:微博再次勒紧“裤腰带”,年底又裁员?员工称“比例约20%,每组都有指标”,公司暂未回应

在第三季度财报之际强调了将进一步实施降本增效的措施后,近日微博(NASDAQ:WB,HKEX:9898)又传出裁员消息,并在社交平台上引发热议。

2022年12月7日,一名微博工作几年的员工李林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根据目前被裁人数算,其所在的部门裁员比例在20%左右,另一名于11月初离职的员工林健也表示是如此情况,计算下来裁员比例在20%左右。同时,上述两位员工均表示,“和其他同事沟通了解,此次裁员整体比例或为20%,但也有的组甚至达到40%-50%。”

而这已经不是微博第一次裁员,早在今年二、三月份就有大面积裁员、波及数百人的消息传出。12月7日,针对年底裁员等相关问题,时代周报向微博官方发出求证,截至发稿对方暂未回应。

自去年开始,在宏观经济影响以及政策监管趋严的大趋势下,在线教育、游戏、电商等曾经大手笔的广告主大多都勒紧了裤腰带,更加斤斤计较ROI(投入回报比)。以阿里来说,今年Q3,阿里投向微博的营销费用仅有1.07亿元,是近五年投入最少的。而这对于将广告业务视作核心支柱的微博来说,业绩方面影响更深。

“微博这次年底裁员在所难免,根本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广告业务出现下滑,二是新项目没有取得比较好的替代性成长。”艾媒咨询CEO张毅向时代周报说。

裁员几何?

“当时公司hr给的是两种离职方案,一是正常发放底薪并待岗三个月,公积金社保正常缴纳;二是N+1赔偿。”林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林健选择了N+1,“如果公司按照北京最低工资每月2320元的标准发放底薪,底薪待岗算下来没有N+1划算,而且年前走的人都没有年终奖”,他还表示,自己离职之前绩效都是正常的,“但是公司压着Q3的绩效一直没打,不知道是否为裁员做准备。”

李林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以往微博是一年评定一次绩效,从今年开始改成了一个季度评定一次绩效,“我所在的组Q3业绩现在也都没打,一般是季度结束后2月内出。”

至于为何被裁,林健表示当时hr给出的理由是:“大环境不好,出于降本增效的目的,每个组都有指标,所以就裁员了。”

记者从多位微博员工处了解到,微博年底裁员范围比以往要广,游戏、体育、时尚、美妆等业务都在裁员范围内,技术部门的直播和iOS客户端等也在裁员之列。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近日多位微博员工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被裁的经历。有认证为新浪微博的员工表示,新浪微博这次大裁员,裁员重点是iOS客户端,十几人的iOS组,现在只留三个。

微博再次勒紧“裤腰带”,年底又裁员?

图源:脉脉截图

事实上,这不是微博今年第一次裁员,李林表示,“微博今年已经有3、4次裁员了,年底的这波裁员是规模最大的。”

今年2月,时代财经报道,在社交平台上“传微博正在优化员工”的话题中,有经过职位信息认证的微博员工表示,微博正在大面积裁员,有的员工还被要求主动离职,已有员工被约谈。根据当时报道,被裁员工组建微信群,人数最多的群里有200多人。

不过,当时微博方面回应,“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为加强优势领域和业务聚焦,对部分组织进行调整,在此次调整中,公司优先为涉及的员工进行调岗安置,无适合岗位的情况下协商解除劳动关系,按法律规定进行经济补偿,并尽量提供再就业的帮助。且公司多个核心重点业务的招聘一直在正常推进,不存在裁员一说。”

“开源”尚难

微博“降本增效”,与其日益下滑的业绩相关。微博发布的2022年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公司三季度营收达到4.54亿美元,同比下滑25%;非公认会计准则经营利润为1.621亿美元,同比下降34.8%。

从微博的两大收入来源来看,三季度,其广告及营销收入为3.934亿美元,同比下降27%;增值服务为6010万美元,同比下降14%。

对于广告收入同比下滑的原因,微博解释称,主要由于宏观环境和疫情反复带来的不利影响。市场环境确实如此,国内互联网广告市场目前还处在低迷期。CTR(央视市场研究)的数据显示,2022年1-9月广告市场同比减少10.7%。

但相对于其他互联网公司,微博广告业务下滑的幅度还是比较显眼的。快手Q3广告收入115.9亿元,同比增长6.24%;同期B站广告收入13.55亿元,同比增长6.24%。而友商的营收并不完全依赖于广告,对于广告收入长期占比85%以上的微博来说,市场变化会对其核心业务提出更高的要求。

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张书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社会关切的话题输出和聚焦上,相较于泛娱乐的抖音快手以及垂直领域的小红书和B站,微博依然具有广泛传播力。但微博最大的问题是其盈利场景过度依靠广告主,难以挖掘新的变现空间,造成其流量再大、盈利也有天花板。

“微博在内容输出上,如今正被短视频压制。过去微博大V输出议题、精英参与互动、大众集体围观的最佳状态,已经逐步演变成内容创作者的自说自话,没有新的激活和颠覆式创新。在缺少关注度之下,广告存量市场还被关注度、转换率更高的短视频切割。未来,盈利模式单一的微博势必显得更加‘单薄’。”张书乐解释说。

核心广告业务继续承压,微博也急于寻找新的增长曲线。近年来在短视频、直播、电商、兴趣社区等方面,微博都有布局,投入大却没做出预期效果。

在张毅看来,归根到底,还是微博对广告业务过度依赖以及广告本身缺乏足够的抗风险能力。“微博在短视频、电商等产品上均有发力,但目前都没有取得明显成绩,其应该反思在产品创新上的不足。”

“节流”求胜

微博也开始在财报中强调“降本增效”,适时地勒紧裤腰带。

微博表示,今年在成本费用端做了更严格的ROI管控,采取了一系列降本增效措施。财报显示,三季度微博成本和支出总额为3.30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3.944亿美元相比下降了16%;同期,其销售费用1.14亿美元,同比下滑19%。微博称,得益于上述举措,微博有机会将资源向更多有发展潜力的领域倾斜。

而在营销费用收缩的情况下,微博用户保持了增长。微博MAU达到5.84亿人,同比净增用户约1100万;DAU达到2.53亿人,同比净增用户约500万。微博CEO王高飞认为,微博的用户规模和活跃度保持稳健,核心的原因在于微博用户运营效率的持续提升。

事实上,微博Q3客户的广告投放较Q2有所恢复,其中汽车行业广告收入同比双位数增长,奢侈品行业、游戏行业均表现较好。但快消行业广告商仍在一定程度观望,电商平台、3C数码等表现较差。

对于未来,近日国盛证券发布研究报告称,收入端,预计微博2022年Q4广告业务较Q3同比跌幅或缩窄、环比实现增长,但同时汇率变化会带来较大负向扰动。展望2023年,预计Q1依然承压,Q2或下半年或有好转。

(应受访者需求,李林、林健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CF013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