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股东减持继续,若羽臣探索多元化,电商代运营盈利模式褪色

事实上,业务模式单一是传统电商代运营公司的痛点。从近两年的业绩来看,品牌方支付的经销或代运营费用占若羽臣营业收入的比重一直比较大,业绩增长乏力,多元化转型势在必行。

星期三 2022.11.30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股东减持继续,若羽臣探索多元化,电商代运营盈利模式褪色

时代在线       2022-11-30 11 : 16
A+ A-

文|记者何秀兰

近期,若羽臣(003010.SZ)发布两份股东股份变动公告,公司股东朗姿股份于10月28日至11月10日减持公司股份217.7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79%。此外,晨晖盛景、晨晖朗姿、晏小平等股东于6月28日至11月10日减持公司股份2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5%,减持计划减持数量已过半。

对于股东减持股份的原因,若羽臣公告称系股东自身资金规划安排。

根据此前披露的第三季度报告,今年前三季度,若羽臣实现营业收入8.17亿元,同比减少7.65%;归母净利润1694.72万元,同比减少63.48%。对于营收净利双减的原因,若羽臣回复记者称,受疫情影响,居民消费信心疲软,该公司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同时,上海总部搭建完成,人力成本较去年同期增加;公司市场推广费增加,经营成本整体有所上升。

事实上,业务模式单一是传统电商代运营公司的痛点。从近两年的业绩来看,品牌方支付的经销或代运营费用占若羽臣营业收入的比重一直比较大,业绩增长乏力,多元化转型势在必行。

记者注意到,2020年上市的若羽臣,今年的股价多次破发。对于股价波动,若羽臣表示,二级市场股价受诸多因素的影响,公司会努力做好自身经营,提升盈利能力,为股东带来长期稳定的回报。

股东减持,公司回购

多年前,互联网蓬勃发展,当当网、阿里巴巴、京东、唯品会等赴美上市,吸引全球资本的关注,一时风光无限。2009年,若羽臣创始人王玉南下广州创业,凭借着互联网电子商务的东风,2011年正式注册成立若羽臣。

履历资料显示,若羽臣创始人王玉,研究生学历,2011年5月-2015年5月担任若羽臣有限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5年7月至今担任若羽臣董事长、总经理。

根据公开资料,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若羽臣前5名普通股股东分别为王玉、朗姿股份、天津若羽臣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天津若羽臣企业管理”)、宁波晨晖盛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晨晖盛景”)、王文慧,持股比例分别为28.11%、12.33%、7.89%、4.24%、3.99%。其中,天津若羽臣企业管理由王玉、王文慧夫妇全额持有财产份额,王玉、王文慧夫妇为若羽臣实际控制人。

11月11日,若羽臣发布股东减持进展公告显示,公司股东晨晖盛景、宁波晨晖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江苏中韩晨晖朗姿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下称“晨晖朗姿”)、晏小平作为一致行动人于今年6月28日-11月10日减持公司股份2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5%。上述三位股东减持后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04%、1.78%、0.95%。

同日另一则股东股份变动公告显示,今年10月28日-11月10日期间,朗姿股份减持若羽臣217.69万股,约占公司股本的1.79%,本次变动后朗姿股份持股比例下降至10.54%。

缘何多名股东陆续减持若羽臣股份?对此若羽臣解释称,上述股东均为公司IPO前股东,股东减持是基于自身资金需求进行的正常减持行为,上述股东不是公司的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发生变化,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及持续经营产生重大的影响。

与股东减持不同的是,若羽臣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的认可拟回购公司股份。根据股份回购公告,若羽臣拟将自有资金3000万元为上限回购股份数量不低于125.89万股,回购价格不超过23.83元/股,约占已发行股本的1.03%。

若羽臣称,本次回购股份用于股权激励计划或员工持股计划,以此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进一步健全公司长效激励机制,确保公司长期经营目标及股东利益的实现,提升公司整体价值。

盈利能力承压,探索多元化发展

股价不稳定的背后,则是若羽臣传统经营模式下并不稳定的业绩。记者注意到,上市当年,若羽臣的归母净利润还是微增的,2021年以后归母净利润便出现了缩水。

数据显示,2020年-2021年,若羽臣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1.36亿元、12.88亿元,同比增长幅度分别为18.45%、13.44%;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为0.89亿元、0.29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2.53%、-67.02%。

今年前三季度,若羽臣实现营业收入8.17亿元,同比增长-7.65%;实现归母净利润0.17亿元,同比增长-63.48%。

事实上,疫情影响之下,电商代运营公司盈利水平普遍受到了冲击。根据行业龙头宝尊电商2022年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宝尊电商实现营业收入为41.06亿元,同比下降5.1%;实现归属净利润为-2亿元,同比下降346.91%。对此,宝尊电商解释称,营收减少主要归因于宏观经济疲软以及疫情导致线上店铺运营营收减少。

除了若羽臣、宝尊电商,丽人丽妆、壹网壹创、南极电商等电商代运营服务商的归母净利润也出现倒退。数据显示,上述三家企业今年前三季度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0.39亿元、1.47亿元、2.49亿元,同比降幅分别为114.8%、27.83%、38.27%。

记者注意到,目前电商代运营的模式还十分传统,大部分企业仍然主要依赖购销差价获利,很难打破瓶颈实现大规模盈利,普遍面临着盈利模式单一的困境。

根据若羽臣发布的2022年半年度报告,今年上半年,若羽臣实现营业收入5.35亿元,其中零售收入、运营服务收入、渠道分销业务收入的占比分别为45.68%、13.58%、32.58%,该三项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92.11%。根据年报,2020年和2021年,上述三项业务占若羽臣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2.98%、93.15%。

由此可见,若羽臣的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品牌方支付的经销或代运营费用,对品牌方的依赖性过强,极易受到品牌方经营策略变动的影响。若羽臣在今年半年报中还表示,若品牌方在合同续期时调整供货价格、服务费率、信用政策等条款,也可能导致公司盈利水平降低。

若羽臣业务模式单一如何破题?若羽臣回复记者称,公司将实现“代运营+自有品牌”双轮业务共同驱动战略,继续巩固代运营业务竞争优势的同时,通过内部孵化+对外投资运营的形式,丰富品牌管理矩阵,打造公司新的业绩增长点,并通过公司积累的品牌管理能力实现双业务之间的相互助力。

值得一提的是,若羽臣自有品牌绽家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0.95亿元,同比增长159.73%,达到盈亏平衡。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