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闯关前实控人成“被告”,西恩科技IPO添堵

在业绩大幅波动之下,早些年就有上市动作的上海西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西恩科技”)最终放弃了IPO。

星期三 2022.08.17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闯关前实控人成“被告”,西恩科技IPO添堵

北京商报       2022-08-17 07 : 55
A+ A-

在业绩大幅波动之下,早些年就有上市动作的上海西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恩科技”)最终放弃了IPO。伴随着公司业绩扭亏,西恩科技也正式向A股市场发起冲击。近期,深交所官网显示,西恩科技创业板IPO获得受理,公司拟募资8亿元。备战多年,亮丽的业绩表现让西恩科技此次冲关“底气”十足,不过闯关之前却被实控人“拖后腿”。据了解,因触发业绩补偿条款,西恩科技实控人赵志安被提起仲裁,所持公司部分股权被冻结,该事项在今年7月18日开庭审理,上述事项是否会对公司IPO进展造成不利影响也引发市场关注。

实控人赵志安被提起仲裁

闯关IPO之前,西恩科技实控人赵志安被提起仲裁。

深交所官网显示,西恩科技创业板IPO获得受理,公司主要从事锂电池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并提供危废处置服务。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赵志安直接持有西恩科技20.3%的股份,是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另外,赵志安的一致行动人张文燕直接持有公司2.96%股份,赵沁心直接持有公司3.61%的股份,赵钟鸣直接持有公司0.12%股份,赵志安及其一致行动人控制的表决权比例为29.51%。

据了解,张文燕系赵志安之配偶,赵沁心系赵志安、张文燕之女,赵钟鸣配偶的母亲与赵志安为胞姐弟关系。

实际上,西恩科技早有上市动作,公司曾在2017年12月开始上市辅导,业绩大幅波动之下,公司调整了上市计划。此次冲关创业板,西恩科技业绩“底气”十足。

财务数据显示,2019-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西恩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4.85亿元、8.04亿元、15.5亿元、10.73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2058.06万元、-503.85万元、1.66亿元、1.48亿元;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2038.74万元、-1388.41万元、1.64亿元、1.4亿元。

不难看出,西恩科技2021年净利不仅扭亏,还出现爆发式增长,并且今年上半年公司业绩表现也颇为亮眼。

不过,西恩科技闯关之前,却要被实控人赵志安“拖后腿”。

招股书显示,赵志安持有的部分股权存在仲裁事项,因触发业绩补偿条款,上海凯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凯舟”)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裁定赵志安向其无偿转让西恩科技股份150万股并赔偿违约金、律师费等费用。因上海凯舟申请财产保全,赵志安持有的西恩科技部分股权被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冻结,冻结赵志安持有的西恩科技股权688.842万元。该案件已于2022年7月18日开庭审理。

西恩科技表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该事项仲裁程序正在进行中,仲裁结果存在不确定性。

曾两度触发对赌条款

深究赵志安涉诉事项,是由于西恩科技业绩不达标而触发了对赌条款。

具体来看,2017年12月,上海凯舟以5100万元认购西恩科技新增股份300万股,上海凯舟和赵志安签订《西恩科技股份发行认购协议之补充协议》,因西恩科技2018年净利润未达到前述协议中承诺业绩,触发业绩补偿条款,目前双方对补偿方式及补偿金额存在争议。

而实际上,这已并非赵志安首次触发对赌条款。

时间回到2015年3月,高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新投资”)以6000万元认购西恩科技新增注册资本1132.0755万元,后因公司2015年及2016年业绩未实现赵志安、张文燕作出的业绩承诺,触发了赵志安、张文燕与高新投资签署的投资合作协议约定的回购义务。

不过,鉴于赵志安作为协议签署方具有回购义务,但其当时资金实力不允许其长期持有该部分股份,其自身也无长期持有该部分股份的计划,在此背景下,赵志安安排赵钟鸣、杨伯根受让高新投资股份后卖出股份。

据了解,杨伯根女儿配偶的母亲与赵志安为同胞姐弟关系。

对于当时的资金来源,招股书显示,赵钟鸣受让高新投资的资金由赵志安提供,其中赵志安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对科诚小贷、蔡美芬系(蔡美芬李建军夫妇及其控制的公司)的借款及产投致正的定金。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赌条款设定的初衷,是为了保护投资方的投资权益不受损。但实践中,对赌容易赌对难,与资方进行对赌时,企业要根据自己实际经营情况,不能急于求成。

北京商报记者马换换

责任编辑:CF017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