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寺库关联公司再被申请破产审查 已累计被执行超2127万元

数日前普拉达公司申请冻结上海寺库名下1100万余元及相应价值的财产。

星期四 2022.08.11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寺库关联公司再被申请破产审查 已累计被执行超2127万元

新京报       2022-08-11 13 : 17
A+ A-

寺库关联公司再被申请破产审查 已累计被执行超2127万元

8月11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获悉,8月10日,奢侈品电商寺库关联公司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新增一则破产重整高风险信息,申请人为赵冬萍,经办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寺库今年第二次被申请破产清算。此前,该公司曾在今年1月被申请破产审查,申请人为柴晨旭,经办法院同样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当时,这一举动被外界视为“寺库将要破产”的信号,不过遭到了寺库方的否认。次日,申请人撤回了这项申请。

陷入破产疑云,寺库似乎也正在被合作伙伴抛弃。数日前,普拉达时装商业(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拉达公司”)与寺库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即寺库的运营主体,以下简称“上海寺库”)相关仲裁程序中的财产保全文书公开。

该文书显示,普拉达公司申请冻结上海寺库名下1100万余元及相应价值的财产。法院经审查认为,申请人之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实施查封冻结,期限为一年。

据悉,普拉达公司与寺库的合作始于2019年6月。彼时恰逢寺库完成从奢侈品电商向精品生活方式平台转型,普拉达公司旗下普拉达(Prada)和缪缪(MiuMiu)两个核心奢侈品品牌同时入驻寺库平台,这次的合作曾一度被解读为双方联合共赢的举措。但就是这曾被外界看好的商业合作,三年后就走到了分崩离析的状态。

事实上,不论是陷入破产疑云还是被生意伙伴“抛弃”,这都是寺库商誉爆雷的缩影。在消费端一侧,寺库多年建立的信誉也快要消耗殆尽。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黑猫投诉App注意到,截至发稿前,寺库投诉量达到1.7万。其中一位消费者表示,她于2021年11月在寺库App接连下了两单,涉及金额达1.2万余元,至今未发货,且退款无果。

另一消费者也表示,于2021年11月在该平台购买了一款芬迪(Fendi)手袋,近一年时间不发货,联系平台后,客服以系统升级为由拖延退款至今。目前,两项投诉进度均为处理中。

据百度贴吧、新浪微博、黑猫投诉、电诉宝等公开平台,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有不少消费者投诉寺库不发货、不退款、不退货等问题。进入2022年后,这一现象反而愈演愈烈。今年初,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与寺库相关的投诉量累计约8800条,短短8个月时间,这一数据就激增到了17270,几乎翻倍。

此外,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天眼查APP风险信息显示,近两年寺库关联了上百条法律诉讼,案由包括买卖合同纠纷、租赁合同纠纷、网络购物合同等纠纷。截至发稿,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存在多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2127万元。

除此之外,从核心的业绩指标来看,寺库的表现同样令人担忧。

5月13日,寺库发布了姗姗来迟的2021年年度业绩报告。财报显示,该公司2021年营收为31.32亿元,同比下滑约48%;净亏损达到5.66亿元,同比扩大6倍。如此“惨不忍睹”的业绩表现,或许是其一再推迟公布财报的原因。

结合寺库此前披露的2020年年报,该公司2020年营收、利润也是双双同比下滑。其中,营收约60.2亿元,同比下降12%;净亏损超7000万元,同比由盈转亏,上年同期为盈利1.54亿元。换言之,寺库早在2020年就陷入核心指标全线下滑的困境。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4月,法定代表人为李日学,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营范围含寄卖服装、鞋帽、首饰、日用品等。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李日学和黄朝晖共同持股。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于梦儿

编辑徐超校对赵琳

责任编辑:CF013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