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贝店云集淘小铺接连受挫,万亿规模的社交电商何以为继

今年8月以来,社交电商赛道内数位玩家发展遇阻,贝店疑因资金链问题而爆雷、“社交电商第一股”云集收退市警示函、淘小铺主动退出赛道……一时间,社交电商的发展前景似乎又布满阴影。

星期二 2021.10.19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贝店云集淘小铺接连受挫,万亿规模的社交电商何以为继

蓝鲸财经       2021-10-19 09 : 46
A+ A-

近日,商务部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报告(2020)》显示,2020年中国网络零售额同比增长10.9%至11.76万亿元,其中社交电商市场规模预计3.7万亿,占网络零售额比重达31%;社交电商用户规模近7亿人,受到资本青睐,成为创投市场的热点。

社交电商俨然成为继平台电商、自营电商之后的“第三极”,是中国网络零售市场的有力支撑,拥有十分可观的发展前景。

然而,今年8月以来,社交电商赛道内数位玩家发展遇阻,贝店疑因资金链问题而爆雷、“社交电商第一股”云集收退市警示函、淘小铺主动退出赛道……

一时间,社交电商的发展前景似乎又布满阴影。在行业面临新一轮洗牌之际,有关社交电商创新发展模式的讨论越来越多,剩余玩家该如何突围成了它们必须考虑的问题。

贝店、淘小铺相继陨落

今年8月,贝店被曝疑似资金链断裂,数千家商户账款拖欠数月未能结清,杭州贝店总部多日来都聚集着前来维权的商家,引发业内外广泛关注。

蓝鲸TMT记者从贝店商家处获悉,在大规模维权之前,有几个被欠款比较多(500万以上)的商家就去过贝贝集团总部,但对方始终没有针对欠款给出答复。商家维权无果后,大规模的现场维权行动于8月9日爆发,“最开始大概有六七十人,10号大概有130个人左右,11号大概200人,但贝贝集团高管始终不肯露面。”

据商家透露,在现场维权的商家中,单个商家被欠款最高的有560万元。截至8月12日凌晨,自发登记被拖欠货款的商家大概有1300家,涉及总金额超1.3亿元。由于部分商家填报的金额为美元,实际金额其实远超1.3亿元。

记者获悉,截至发稿,部分商家的前期账单仍未得到确认;而在收到账单的商家中,有些人甚至发现平台导出的数据与实际有所出入,怀疑平台篡改数据。至于贝店所欠货款,大多数商家表示在大规模维权后,贝店方面始终没有正面给出解决方案。记者所在的贝店维权群,仍有不少商家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法。

在贝店事件发酵后一个月,淘宝旗下的社交电商APP“淘小铺”突然发出公告,宣布将于10月11日晚间关停,成为继贝店之后又一家陨落的社交电商平台。

根据淘小铺的公告,由于业务策略调整,平台的商品交易等相关功能将于2021年10月11日晚间停止。淘小铺建议用户在2021年11月25日前提现账户余额,使用账户中的相关权益和服务。服务停止后,未提现的余额将自动退还到用户绑定的支付宝账号中。

尽管背靠阿里这颗“大树”,成立于2019年5月的淘小铺至今不过存活两年有余,在行业发展前景可观的环境下选择主动退出赛道,多少让人有点惊讶。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淘小铺本质是个电商分销平台,被看做是对标云集、斑马会员、贝店等这类分销类社交电商。相比其他社交电商,淘小铺虽然依赖淘宝的供应链体系、数据等,但其核心竞争力并未突出,加上阿里自身缺乏社交基因,加上逐渐被阿里边缘化,淘小铺的关停也不出乎意料。

“社交电商第一股”云集收退市警示函

无独有偶,有着“社交电商第一股”之称的云集,当前的处境也不太乐观。

今年9月底,云集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纳斯达克工作人员的通知,由于公司连续30个工作日的收盘价低于1美元,已经不符合纳斯达克的最低上市要求。云集将有180个工作日,即在2022年3月28日前采取措施以符合纳斯达克要求。

为此,云集方面表示,公司打算从现在到2022年3月28日期间监测其收盘价,并且正在考虑调整ADS与A类普通股的比例等其他选项,以重新遵守纳斯达克的最低股价要求。

公开资料显示,云集成立于2015年5月,是提供一站式个人零售服务解决方案的电商APP。成立之初,云集采用S2B2C模式为微商卖家提供货源,以招募微商店主发展人员的方式获客交易,但这一分销模式备受质疑,更是让该平台在2017年吃下958万元巨额罚单。

云集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肖尚略甚至特意发出了一封题为《958万,我们为社交电商交学费》的公开信,称这张罚单是针对云集微店两年前的App销售模式,而公司在2016年就对地推中有争议的部分进行了整改,已经成为一家合法合规的社交电商平台。

尽管肖尚略在公开信中为社交电商正名,但外界依然普遍认为分销类社交电商平台的商业模式涉嫌传销,相关议论一时间难以平息。此后,云集便着力从社交电商向会员电商转型,并在2019年5月赴美上市时对外宣称是“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

上市首日,云集开盘报13.42美元,较11美元的发行价涨22%,市值超29亿美元;而后,云集的股价便处于震荡下行的状态。今年8月13日至10月15日,云集的收盘价已连续45个工作日低于1美元/股,最新市值仅剩约1.5亿美元。

根据财报,2016年至2018年,云集的营收分别为12.84亿元、64.44亿元、130.15亿元,增速十分迅猛。不过,2019年及2020年,云集的营收开始滑落,分别为116.72亿元和55.3亿元,同比降幅为10.32%和52.62%。此外,云集已连亏五年,2016至2020年的净亏损额分别为0.25亿元、1.05亿元、0.56亿元、1.24亿元和1.52亿元。

一位券商研究员表示,“从基本面看,近两年云集的财务状况可以说是每况愈下,难免令投资者担忧。这种情绪传导至二级市场,大概率也会不利于公司股价的提振。”

社交电商再迎洗牌期,剩余玩家如何突围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社交电商这一新兴的电商模式发展可谓相当迅猛,无论是市场规模、企业数量及体量还是资本市场关注度,社交电商都占据着重要位置。

根据商务部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报告(2020)》(下称“报告”),2020年社交电商蓬勃发展,市场规模预计达3.7万亿,在全国网络零售额中占比超31%。报告指出,社交电商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新型商业模式,信息内容化、流量场景碎片化、推广渠道媒体化、用户管理大数据化、在渠道深度、品类广度和流通速度上具有独特优势,已成为电子商务创新的重要力量。

不过,社交电商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埋下了不少隐患。报告显示,社交电商在合规治理中容易走入“灰色区域”,与其他类型的社交电商相比,会员分销类存在“涉传”风险的问题尤其突出。2020年以来,中国裁判文书网就先后发布了淘小铺等多家知名社交电商平台因涉嫌传销被冻结账户的行政裁定书。

如今,分销类社交电商平台贝店、淘小铺和云集接连受挫,或主动关停、或发展停滞,业内普遍认为,社交电商赛道势必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期。在行业发展可期的环境下,这再次引发了外界对于社交电商平台商业模式的讨论。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社交电商运营的模式虽然能以更低成本获取流量,但在各种社交玩法探索的同时,也容易衍生运营模式问题。特别对于社交零售平台,分级商城运营的模式如果不注重监管容易发展成为传销模式,平台及商家需要始终注重电商平台产品零售的本质,注重运营模式的合规性。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股权高级合伙人黄伟律师也表示,涉传风险仍然伴随着社交电商行业,而作为社交电商,也一定要牢守几条发展红线,包括发展人员的层级数量、自身行为的欺诈性、产品的定价是否合理性、产品质量是否合格等。

面对新一轮行业洗牌,社交电商赛道的剩余玩家该如何突围?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未来社交电商会进入更为激烈的厮杀,模式的转变与创新会是社交电商发展的新命题。

至于未来社交电商平台的发展趋势,艾瑞网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以流量起步的社交电商平台最终将演化成两种不同路径:一类仍将以流量运营为核心关注点,与电商巨头进行合作,成为电商企业的导流入口;另一种将不断深化供应链的建设和投入,增强自身的商品履约能力。

其中,第一种发展路径下的企业对商品没有把控力,盈利空间相对受限。第二种发展路径下的企业需要有较大投入,且发展到一定规模后不得不直面来自巨头的竞争压力。

责任编辑:CF013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