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分享通信被诉盗用个人信息、销卡难,频撞监管红线

近日,不少用户在网络上反映,通过“一证通查”查询名下电话卡数量时,发现有数张未曾办理过的分享通信电话卡,而在注销环节却需要提供身份证等敏感信息,且难以联系人工客服进行操作。 对此,北京中闻律师事

星期五 2021.10.15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分享通信被诉盗用个人信息、销卡难,频撞监管红线

蓝鲸财经       2021-10-15 09 : 35
A+ A-

近日,不少用户在网络上反映,通过“一证通查”查询名下电话卡数量时,发现有数张未曾办理过的分享通信电话卡,而在注销环节却需要提供身份证等敏感信息,且难以联系人工客服进行操作。

对此,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律师对蓝鲸TMT记者表示,如果分享通信是非法获得用户信息以及进行非法利用的话,至少是违法以及侵权行为;如果情节严重,有可能构成犯罪。

分享通信于2013年获得民营资本电信运营商牌照,2014年针对高端用户发布套餐,随后在2017年被爆出欠薪上亿、面临倒闭危机。与此同时,分享通信也因为诈骗、垃圾信息严重等问题而频频被工信部约谈。

作为虚拟运营商的分享通信,经过了多年发展,现状仍难言理想,合规之路可谓是走得崎岖不已。

分享通信被诉盗用个人信息私自办卡,入网审核存漏洞

9月14日,全国移动电话卡“一证通查”服务上线。用户通过该服务,凭借居民身份证即可查询个人名下登记的电话卡数量。

自此,开始有不少用户在社交平台、投诉平台上发文称,发现名下有自己未曾办理过的分享通信电话卡,疑似遭到信息泄露及非法利用。

有用户表示,使用“一证通查”查询名下电话卡数量时,其查到有5张分享通信电话卡,但该用户在此之前从来没听过分享通信,也从未在分享通信办理过电话卡。

随后,该用户在分享通信官网上查询其名下卡号明细,在填写身份信息、上传照片视频认证后,验证查询了十几次,页面始终显示“查询人数过多,稍后再试”。

无法验证,就无法查询明细,用户的权益无疑遭到了侵害。

赵虎律师认为,用户投诉分享通信这一行为,主要涉及公民信息泄露以及非法使用公民个人信息的问题。关于公民的个人信息保护,我国出台了《个人信息保护法》,而在这之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刑法上也都有相应的规定。刑法还规定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获取、非法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信息等情节较为严重的行为,还可能构成犯罪。

“分享通信要给用户办卡,肯定要获得用户的信息。那如果用户没有授权、没有主动提供信息的话,这些信息如何获得呢?所以,如果分享通信是非法获取,以及进行非法利用的话,至少是一种违法以及侵权的一个行为,如果情节严重的话,有可能构成犯罪。”赵虎律师表示。

办卡容易销卡难,电话卡注销流程索要过多敏感信息

此外,这些被莫名开通分享通信电话卡的用户,要想销号却并不容易。

有用户表示,其于9月15日15:52致电分享通信10039客服,却发现无法转接人工客服。随后又通过微信客户端找到分享通信的人工服务,提出要查询电话卡号码和销户时,却得到客服回复称要相关人员核实。

有分享通信前员工告诉记者称,10039客服电话可能因为作息忙无法接通,但多试几次是可以的。如果不是165、170以及其他分享通信公司发行的号段,拨打10039可能是比较滞后。

而据分享通信官网显示,要想销号,需要拍摄机主居民身份证原件正反面照、机主本人免冠照并发送至指定邮箱。

但有不少人质疑,分享通信能在用户本人不知情、没授权的情况下为其办理电话卡,意味着用户入网的审核门槛相当低,为何在退网销卡环节却设置如此严密的审核步骤、让用户感到困难重重?

而且,用户为了注销本人未曾办理的电话卡而对外发送身份证照片,如此敏感的个人身份信息又如何能得到妥善的保护?

赵虎律师认为,这一销户流程需要的信息有些过多。“根据个人信息保护法的规定,这些都属于敏感信息啊,如果要这么多敏感信息的话,应该说明理由。尤其是对分享通信来说,有用户注册的时候,没有要这些信息,注销的时候却要这些信息,是不是不妥?我觉得这些是可以质疑的。”

频被工信部约谈,分享通信合规之路难走

公开资料显示,分享通信成立于2006年,于2013年12月获得全国虚拟运营商牌照,2014年6月发布170号段,同时针对高端用户推出相应套餐。

但此后,分享通信因为用户实名制要求落实不到位、垃圾信息泛滥等问题,多次被工信部点名。

同时,分享通信内部业务管理混乱,公司股权之争等问题也逐渐显现。2017年,分享通信因为欠薪上亿,面临倒闭危机。彼时,分享通信被曝出拖欠运营商款项、制卡费用等,总计欠款金额达1.64亿元。

分享通信从危机之中生存下来后,诈骗电话、诈骗短信、垃圾信息的问题仍未能得到有效缓解。就近两年来看,相关问题仍然突出。

2019年11月,针对部分移动转售企业垃圾信息严重扰民问题,工信部集体约谈分享通信等18家移动转售企业。2020年1月,工信部针对部分移动通信转售企业涉嫌诈骗电话、诈骗短信举报量大幅增长的突出问题约谈了分享通信等3家企业。

2020年12月,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针对垃圾信息扰民问题向分享通信等三家移动转售企业下发《责令整改通知书》。通知书指出,分享通信在入网审核、用户和渠道管理、问题线索核查处置等方面存在明显管理漏洞,今年以来因骚扰电话等垃圾信息严重扰民问题已被书面通报,但三季度垃圾信息用户投诉情况愈发严重,群众反映强烈。

随后,分享通信回应表示,对于骚扰电话频出的相关号码已开展关停工作,并对于违反分享通信集团相关管理制度的代理商依规追究其责任,并采取相关措施解决骚扰电话扰民问题。同时,公司加强新用户的入网准入机制,严格按照工信部最新实名制的要求,进一步落实手机用户实名制登记。

此前,为了获取用户,分享通信采取了多种手段补贴用户,包括三个月免费使用、赠送话费流量等。蒋志祥也曾表示,公司从拿到虚拟运营商营业牌照开始,就一直处于负债经营状态,虽然分享通信用户破千万,但平均每个用户需要补贴300元。这也就是说,光这笔补贴就高达30亿元。

与三大运营商相比,虚拟运营商在品牌影响力等方面逊色不少,无法大规模获取用户以扭转亏损局面。多重压力之下,分享通信还需探寻合法合规之道。

总体而言,分享通信在过去数年野蛮生长,在危机中求生存、在约谈中求合规,发展之路并不好走。有分析认为,分享通信要想探求合规盈利,还需在服务、创新上下功夫。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