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钠资源充足,但离降本尚早,比亚迪们怎么选?

钠离子电池的商业化对于电池材料的各个组成部分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目前钠离子电池尚处于产业化的前期阶段,短期内因产业化程度较低,钠离子电池材料成本的优势并没有得到充分体现。

星期六 2021.09.18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钠资源充足,但离降本尚早,比亚迪们怎么选?

时代周报       2021-09-18 10 : 31
A+ A-

价格疯狂倒逼钠离子电池加速产业化?

上海钢联发布的数据显示,9月17日,部分锂电材料价格继续上涨,金属锂涨1万元/吨,碳酸锂涨2500-3000元/吨,氢氧化锂涨2000-3000元/吨。正极材料中,三元材料涨2000元/吨,钴酸锂涨5000元/吨。

锂资源价格疯狂,或倒逼钠离子电池加速产业化。

前一日,宁德时代董事长助理孟祥锋在公开场合表示,明年宁德时代将有一条钠离子电池产线投入生产。

“发展钠离子电池,技术原理打通了,原材料生产加工工艺也打通了,现在主要是上量的问题,要建立原材料的供应体系。”孟祥锋表示,钠离子电池里面没有稀缺资源,最主要的资源是钠,储量非常丰富。

平安证券研报指出,钠离子电池的商业化对于电池材料的各个组成部分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目前钠离子电池尚处于产业化的前期阶段,短期内因产业化程度较低,钠离子电池材料成本的优势并没有得到充分体现。

9月17日,一名长期追踪锂电池材料的投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澳洲锂精矿拍出2240美元/吨的天价之后,碳酸锂价格预期已经逼近20万元/吨,“相反,钠储量丰富,企业做钠离子电池路线本身也是基于锂资源紧缺和价格高企的考虑”。

锂产品价格暴涨

新能源汽车需求快速增长,拉动动力电池供应需求同步大增。今年以来,多家动力电池企业宣布产能扩张的投资计划,尽可能满足市场需求。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4月,比亚迪(002594.SZ)启动二期动力电池生产基地,新增6条刀片电池生产线,一期、二期项目满产后将形成动力电池年产能35GWh;5月,多氟多(002407.SZ)投建20GWh锂电项目扩大产能,中航锂电50GWh电池项目落户成都;6月,蜂巢能源南京新建动力电池生产基地,亿纬锂能(300014.SZ)拟在荆门投建年产104.5GWh的新能源动力储能电池产业园。

在企业快速扩产的大背景下,无法匹配需求的锂资源开始走上涨价之旅,锂电池材料——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从年初4万元/吨一路飙涨到10多万元/吨的高价。根据上海钢联9月17日发布的数据,部分锂电材料价格继续上涨,碳酸锂涨2500-3000元/吨,氢氧化锂涨2000-3000元/吨。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自7月下旬以来,锂盐价格从每周涨2000-3000元/吨,到8月每周涨5000-10000元/吨,而9月后涨幅普遍在15000元/吨以上。国泰君安研报指出,工业级碳酸锂在一个月内价格上涨60%,两个月内上涨近90%,意味着市场处于极度紧缺的状态。

9月14日,澳洲锂矿公司Pilbara进行第二次锂精矿拍卖,最后的拍卖价格显示为2240美元/吨,创下历史新高,远超目前锂精矿1000美元/吨左右的主流价格,大超市场预期。

实际上,早在7月29日Pilbara的首次拍卖会上,在只有17家竞拍企业参与的情况下,当时最终成交价格就达到了1250美元/吨的高价。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在澳洲锂精矿拍出2240美元/吨的天价后,国内碳酸锂材料价格同步上涨。目前,碳酸锂价格预期接近20万元/吨,但碳酸钠仅约2000元/吨。

为了满足国内巨量的锂需求,市场将目光投向了“盐湖提锂”。

五矿证券研报称,盐湖主要分布在青海和西藏。受益于完备的电力、淡水等基础设施保障,青海盐湖提锂有望成为增量主体,但西藏盐湖因其高海拔且受到基础设施不完善的影响,因此西藏盐湖提锂离全面开发尚早。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2021年全球锂资源需求量在50万-53万吨,但全球锂资源产量仅约47万吨。

日前,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目前中国新能源车成本依然偏高,另外电动车关键部件动力电池面临锂钴镍等矿产资源保障和价格上涨压力,工信部将与相关部门一起加快统筹,提高保障能力。

钠资源充足,但离降本尚早

从储量来看,锂在地壳中的储量为0.0065%,世界锂资源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和智利,中国储量仅占世界锂资源的7%。而钠在地壳中的储量为2.74%,是锂储量的约420倍。

光大证券研报指出,钠离子电池行业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若产业化进程不及预期,其实际制造成本将居高不下,失去竞争优势,此外,若锂资源价格大幅下降,钠离子电池相对于锂离子电池的成本优势将被缩小,发展速度有可能会减缓。

“目前,海外和国内的新能源汽车都处在渗透率快速提升阶段。在动力锂电池需求带动下,对锂等金属的中长期需求有较强支撑,价格总体上也会比较强势。”通联数据程文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

尽管钠资源储量充足,但在产业链建成前生产成本或难以下降。

“目前发展钠离子电池的主要困难还是成本问题,”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钠离子电池生产成本比较高,产业化、大规模生产时间点还没有来,待小批量推广后,未来两三年可以逐步释放初一定的产能,性价比也会突显。”

“但钠离子电池的技术路线会是锂电池技术路线很好的补充。”他补充道。

不过,目前在钠离子电池上布局的企业仍较为稀少。

6月28日,中科海纳和中科院物理所联合打造的全球首套1MWh钠离子电池光储充智能微网系统在山西太原综改区正式投入运行。

另一家在钠离子电池布局上有新进展的是宁德时代。7月29日,宁德时代发布第一代钠离子电池,同时号召上下游共同开发钠离子电池体系,到2023年形成基本产业链。同日,宁德时代亦发布了钠离子电池与锂离子电池混搭的AB电池系统解决方案,从而解决了钠离子电池在能量密度上的短板。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