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原萃叫板贝壳梦碎:大股东房多多抽身离去 工资停发

由于大股东房多多财务立马收回原萃资金发放权限,致使原萃员工、旗下上海几亩置业核心加盟店员工的工资与佣金悬而未决。

星期五 2021.09.17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原萃叫板贝壳梦碎:大股东房多多抽身离去 工资停发

观察者网       2021-09-17 10 : 54
A+ A-

(文/解红娟编辑/马媛媛)本欲在加盟店市场叫板贝壳的原萃,无奈之下走向关店、欠薪的窘境。

近期,有上海原萃员工向观察者网表示,大股东房多多在开完8月内部董事会后,突然决定不再支持原萃和几亩置业的发展,导致处在初创期的原萃出现资金链缺口,公司正常发展受阻。

“直到9月上旬未能发放8月工资,大家才陆续明白,公司在闭店、发放工资和经济赔偿上采取冷暴力,让员工自觉退场,以此来解除劳动合同。”一位被动从原萃离职的员工表示,目前公司仍无法给出具体的赔偿方案。

通过多方面打听,该员工了解到,由于大股东房多多财务立马收回原萃资金发放权限,致使原萃员工、旗下上海几亩置业核心加盟店员工的工资与佣金悬而未决。

对此,房多多方面表示,原萃的经营和财务均保持独立,上周也出过款。“刚沟通了律师,相关资料会在必要的时候公开。”

但一位了解原萃财务状况的内部人士向观察者网表示,“虽然房多多表示会在现有资产范围内,解决员工工资问题。但问题是,9月初原萃账面上约有100万元资金无法覆盖所有员工工资,且原萃财务所有付款权限都必须经由大股东房多多审批。”

由于工资和赔偿迟迟得不到说法,9月13日,原萃及其加盟品牌“几亩置业”的部分员工前往房多多总部维权。

大股东临时变卦

由于中介直营模式已经碰到天花板,链家开始押注二手房加盟品牌德佑,中原也随后推出原萃。

2018年6月,中原集团旗下中介加盟品牌上海原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开业,正式开启中介加盟领域。受中原地产保守基因的影响,原萃也因此错失了大展拳脚的机会,一直聚焦在大本营之一的上海。

2020年11月,迫于资金压力,中原集团将原萃控股权转让给了房多多。根据彼时房多多公告,其持有上海原萃51%股权,为控股股东。

原萃易主,很大程度上和中介行业扩张初期的特殊性有关。以行业龙头贝壳为例,其2019年完成全国化布局的极端式扩张几乎完全靠烧钱支撑,若非家底丰厚,且左晖在背后多轮融资作支撑,同样难以为继。根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贝壳的净亏损分别达到了5.4亿元、4.3亿元和21.8亿元。

原萃的加入,迅速成为房多多线下加盟模式的王牌,因而后续不断加重股权占比。数据显示,目前上海原萃的三大持股股东房多多、中原和总经理刘天旸,持股比例分别为69.98%、15.64%和14.37%,即房多多对原萃拥有绝对控制权。

至今年7月发布会上,房多多已将原萃的业务设置为公司三大业务板块之一。

而房多多入主之后,原萃的扩张更为迅猛。其特许经营的共享加盟品牌“几亩置业”,在上海迅速扩张至40家,并同时扩张至重庆、成都等地。

谁曾想,扩张的步子刚跨出去,大股东就临时变了卦。财报发布前后,房多多在8月董事会后,突然决定不再支持原萃和几亩置业的发展。这对于处在扩张初期、以投资方注资为主、至今仍未实现盈利的中介品牌,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对此,房多多方面表示,原萃有三个股东,包括中原集团和刘天旸个人,公司只是原萃的投资方之一。被投企业原萃一直是由刘总的经营管理团队独立运营的,有独立完整的业务及财务体系。

此外,房多多认为,目前行业面临困难,几亩置业逐步关店也意味着房多多的投资遭遇了损失。目前,原萃董事会已授权刘天旸在处理债权债务问题。作为股东之一,房多多同意原萃在现有资产范围内,由债权债务处理小组组长刘天旸负责解决员工工资问题,首要维护员工利益。

待发工资和佣金约500万元

“原萃8月在职员工622人,如果不计算补偿金,待发的8月的工资和佣金预计约500万元。”原萃总经理刘天旸向观察者网表示,目前正在和各股东方协商处理员工工资发放和赔偿问题。

也就是说,若以9月初账面资金计算,原萃的资金缺口约400万,若算上员工的补偿金,这个数字或将翻倍。

随后,刘天旸表示,“中原作为原萃第二大二股东和我个人是愿意按股权比例处理员工收入善后问题。”若以股权计算,房多多、中原和总经理刘天旸,分别需要注资279.92万元、62.56万元和57.48万元用于支付8月工资。

面对工资及补偿金资金缺口,房多多没有增资意图。据另一位了解原萃财务状况的人士透露,由于大股东房多多开始“冷处理”,才造成如今发不出工资无法善后的局面。“房多多希望全部由原萃承担,才导致这个处理建议谈不下去。”

事实上,从法律层面来看,房多多也确实不需要为有限责任公司的员工处置问题买单。

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鞠秦仪律师认为,通常来说,按照公司法的规则,股东入股有限责任公司在出资到位的基础上,只需要在出资范畴内承担有限责任,也就是说,正常来讲,只要不存在混同经营或者出资不到位等情况下,作为独立法人运营的原萃和几亩置业,工资发放问题应该由原萃自行负责。

若按照房多多的处理方式,相当于房企旗下在建楼盘爆雷后,集团只需注销项目公司承担有限责任,而后续因楼盘烂尾引发的社会问题,则交还给有限责任公司自行解决。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从道义层面说,当前子公司员工工资出现发放的问题,能够施加最大援手的,自然是母公司或大股东,也体现了企业经营遇到困难时候相互救济的企业道德风范。

此外,观察者网注意到,房多多决定放弃原萃业务可能与其主营业务连年亏损,集团现金流承压有关。

公开信息显示,房多多成立于2011年10月,于2019年11月赴美上市,号称要做地产界淘宝。但由于旗下业务没有起色,房多多的经营状态并不理想,甚至录得多年亏损。观察者网梳理发现,2016年至2020年,房多多净利润分别为-3.32亿元、0.01亿元、1.04亿元、-5.10亿元和-2.21亿元。

进入2021年房多多持续亏损。2020年二季度,房多多净利润亏损1.39亿元,相较于2020年同期亏损1398.7万元下降847.08%,甚至比2021年一季度的亏损1.05亿元还多亏了3000多万元。

但收缩业务不等于对控股公司员工工资、赔偿采用冷处理,从社会责任层面,相关企业应积极制定善后方案。企业的社会责任,是其生产经营活动过程中,本身就需要这些东西。在新时代,企业想要取得真正长远全面发展,跟社会肯定是共生关系。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