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长按图片保存后分享

TikTok背水一战:微软表明态度 张一鸣回应

北京商报 2020-08-04 09 : 29
A+ A-

人为刀俎,TikTok为鱼肉,这段“巧取豪夺”的戏码有了下文。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放言“封杀”之后,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接盘手微软站了出来,表示正在洽购TikTok美国业务。

左手拉拢了对TikTok虎视眈眈的硅谷,右手则让大选的竞选词里又多了几个蛊惑人心的词,特朗普一石二鸟的算盘打得挺好。紧跟特朗普的步伐,澳大利亚、日本也动了类似的心思,不过,要警惕的是,被激怒的年轻人不会让他们好过。

微软官宣

有了特朗普的铺垫之后,微软顺理成章地表明了态度。当地时间8月2日,微软在官网挂出了一则声明,表示将继续讨论收购TikTok美国业务的事宜。这是在被传出有意收购TikTok在美业务后,微软官方首次发声。

微软似乎是得到了特朗普的点头。微软在声明中表示,在微软CEO纳德拉与特朗普进行对话之后,微软准备继续推动购买TikTok美国业务的谈判。因此,在未来几周,微软尽快与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讨论,并在2020年9月15日之前完成这些谈判。

值得注意的是,双方进行谈判的收购事宜不仅仅是TikTok在美国的业务,还包括微软在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收购TikTok服务,若交易达成,将会使得微软在这些市场拥有并运营TikTok。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留给自己考虑的时间并不多。英国路透社援引两位知情人士的话称,特朗普已经同意给字节跳动45天时间协商向微软出售TikTok事宜。对于协商谈判等相关事宜,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TikTok方面,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TikTok背水一战:微软表明态度 张一鸣回应

一鸣回应

“尽管我们一再强调自己是一家私营企业,并且我们愿意采取更多的技术方案来消除顾虑,但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还是认定字节跳动必须出售TikTok美国业务。”8月3日中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送公司全员信。

在全员信中,张一鸣回溯了近一年来TikTok在北美的遭遇,坦承还没有完全决定最后的解决方案。全员信提到,下一步的解决方案会考虑用户、团队、公司三个因素。张一鸣表示,在当前的情况下,TikTok美国业务面临被CFIUS强制要求出售的可能性,或因行政命令让TikTok产品在美国被封禁。

“我对TikTok的未来充满信心。我也相信我们能赢得更多的信任。”张一鸣称,正在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以确保TikTok能继续服务美国用户。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认为,如果TikTok美国业务被微软收购,未来依然会继续运营,但没有字节跳动的管理和运营支撑,微软接盘后未必能像字节跳动运营管理时那么强势,毕竟微软是传统软件企业,移动互联网业务方面没有字节跳动那么有经验。

如果微软成功收购TikTok美国业务,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可能不是很开心。TikTok的存在触及了Facebook的地位。过去两年,扎克伯格没少在公开场合提到TikTok。在日前举行的反垄断听证会上,扎克伯格称正受到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的威胁,尤其是TikTok,其还窃取了Facebook的技术。

Facebook还在2018年底推出了对标TikTok的Lasso,但以失败收场;7月,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正式发布了Reels,同样是与TikTok功能类似的视频共享平台。不过,两款产品都是TikTok的“克隆版本”。

在最新发布的声明中,字节跳动也回应称:“字节跳动始终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

群起攻之

TikTok走到今天这一步,其实早有预兆。在出海这条路上,TikTok看似顺利,但隐藏的风险并不少,隐私、本土化等问题让TikTok一直处于监管的高压之下。

早在2019年2月,TikTok就收到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一纸罚单,价值570万美元,理由是TikTok非法收集未成年人信息。这张罚单仿佛一个信号,开启了TikTok的被监管之路。同年4月,印度法院下达禁令,TikTok在苹果和谷歌商店中被下架。

而继印度、美国之后,澳大利亚和日本也动起了类似的心思,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8月2日报道,澳总理莫里森已经指示情报机构调查TikTok是否对该国构成安全威胁。同样的,日本自民党议员认为应该将TikTok在日本的权限封禁。

根据中信证券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TikTok接受调查次数排名第一的国家为印度,接近100次,第二为美国,约70次。监管部门给出的原因,无外乎两点:数据和内容。

TikTok不是没有努力过。自2017年就将“全球化”作为核心战略的字节跳动,也一直在监管与改进的历程中反复摸索。

早在2019年因收购musical.ly被审查时,TikTok就宣布,将存放TikTok用户数据全部存放于海外,其中美国用户的数据迁移至美国的数据中心,内容审核也相应迁移到当地进行,并在新加坡提供备份支持。今年5月,TikTok又挖来迪士尼前高管凯文·梅耶尔出任CEO,“求生欲”可见一斑。

但很明显,顶着中国创造的帽子,再加上硅谷一众互联网老将的不满,以及大选给特朗普带来的焦虑,TikTok俨然成了后者眼中最突出的钉子。

对于TikTok被盯上,除了美国政府出于政治方面的考虑,调皮电商创始人冯华魁也提到,一方面,其收购的musical.ly本身在数据、隐私保护方面存在一些法律漏洞,因此有一定的监管风险。此外,之前特朗普首场竞选时的空场,跟TikTok有点联系,这也导致了特朗普的不满,不排除特朗普有秋后算账的想法,在运营层面来看,这涉及到了政治问题,也容易被竞争对手抓住把柄。

英国绿灯?

对于当下势头强劲的TikTok来说,美国此番操作的打击自不必说。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按照美国的要求,这次微软谈判的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四个国家的业务,实际上并不仅仅是美国一个地方,这部分用户ARPU值很高,是非常优质的用户,一旦失去这些用户,未来TikTok的全球营收肯定受到影响,因为还没有开始大规模变现”。

在丁少将看来,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肯定谈不上是好事,只能说不是最差的结果。“对字节跳动来说,是全球化战略的受挫,但这个受挫不是产品技术运营等市场竞争方面的原因,而是受迫于政治。”

无论是字节跳动还是其他的中国企业,都值得警醒。王超指出,在其他国际业务上,字节跳动需要提前计提风险,及早应对,在中国互联网公司走出去的路上,一定有更多的风险在等着,所以这次应对也是一次提前演练。“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应对失据,提前量不够,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中国公司肯定会吸取教训,在以后出海过程中把这些风险提前预料,做好备份方案。”

不过在英国,TikTok收获了好消息。8月3日,路透社援引英国《太阳报》的消息称,英国政府目前为TikTok在伦敦设立总部开了“绿灯”,各大臣对此表示支持,并称这一计划将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公布。对此,TikTok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我们的确在探讨在美国之外设立TikTok总部的可能性”。

触怒年轻人

而对于特朗普来说,这张“中国牌”的重点仍在于为3个月后的大选蓄势,一石二鸟的效果还不一定,毕竟他已经触怒了TikTok上的主角——年轻人。

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初,TikTok的全球累计下载量已突破20亿,其月活跃用户数高达8亿。“拯救TikTok的最好办法就是在大选中把特朗普投出去。”在推特上,#拯救TikTok#的话题已经获得了过亿的阅读量。许多TikTok用户都表示,如果特朗普真的禁了TikTok,将在11月的总统大选中投票反对他。

从竞选App到酒店App,美国的千禧一代与Z世代(“00后”)涌入了苹果和谷歌商店,为特朗普刷差评。TikTok人气用户德胡安·布克发布了一段如何给特朗普竞选App刷差评的视频教程,点击量已达560万次。

事实上,在来势汹汹的民意面前,特朗普又有了改口的意图,之前还在“空军一号”上信誓旦旦要“封杀”,现在微软又暗示了特朗普政府支持其收购的想法。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表示,特朗普态度变化,还是与民意有关,美国民众使用TikTok的频率是很高的,不想离开这个平台,因此,特朗普可能会考虑到大选当头,不可能完全禁止,采取了相对缓和的做法,将其掌控在自己手中。“特朗普是既不想流失票仓,又不因为在对华策略上丢了脸面。”

当然,改口不意味着特朗普就会放弃“中国牌”。根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日的说法,特朗普政府将在“未来几天内”对白宫认定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中国软件公司采取行动。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方泛化国家安全概念,对有关的企业做“有罪推定”并发出威胁,违背市场经济原则,并表示美方应停止滥用国家安全概念推行歧视排他政策。

北京商报记者陶凤汤艺甜石飞月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