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长按图片保存后分享

斑马会员、淘小铺关联方相继涉传销,社交电商何去何从

蓝鲸财经 2020-07-07 09 : 44
A+ A-

近期,社交电商“斑马会员”与“淘小铺”相关公司相继因涉嫌传销被法院冻结千万元资产,再次引发外界对社交电商经营模式及市场监管的探讨。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股权高级合伙人黄伟律师表示,涉传风险仍然伴随着社交电商行业,由于不同地区的监管部门对于社交电商是否涉传的理解存在着认识上的差异,因此亟需明确一个更加明确、统一的监管标准。

对于平台本身,业内人士指出,当社交电商平台在获取一定规模的用户后,应改变单纯“拉人头”的增长方式,不断规范自己的运营模式,使自己成为一家合法合规的平台。

斑马会员、淘小铺关联方相继涉传销,千万资产遭冻结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公示的一则行政裁定书显示,广州三帅六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帅六将”)、云数据(海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数据”)、桐城金财汇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财汇智”)、杭州心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心选电子”)共计超4400万元资产被申请冻结。

根据公开资料,三帅六将是淘小铺的首席战略合作运营商,为淘小铺提供模式咨询、品牌合作、渠道招商、社群运营、团队培训等服务,其本次被冻结资产为1000万元。心选电子则由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全资控股,为淘小铺项目供应链支持方,冻结资产约2606.9万元。云数据和金财汇智则是淘小铺的第三方代付平台,冻结资产分别为313万元、500万元。

至于上述公司资产被冻结的原因,该行政裁定书显示,滨州市滨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19年4月16日接到群众举报称,其在淘小铺注册店铺后,淘小铺的销售模式和佣金模式涉嫌传销。经调查,三帅六将在经营中涉嫌组织策划传销,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该公司通过“淘小铺”App会员管理系统的组织人员、发展人员、计酬返利等一系列制度设计,组织策划传销活动。

无独有偶,不久前,另一社交电商“斑马会员”相关公司也因涉嫌传销被法院冻结3000万元资产。

湖南省汉寿县人民法院对外披露的一起非诉保全行政裁定书显示,杭州迅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迅兰电商”)、杭州酷梨科技有限公司、广州云庭网络营销策划有限公司因涉嫌传销,各被冻结1000万元,合计冻结资金达3000万元。

其中,迅兰电商是社交电商平台“斑马会员”的主体公司。其官网信息显示,斑马会员是面向中国中产家庭推出的互联网超级权益会籍服务,为会员提供衣、食、住、行、购、娱、大健康等高品质权益服务。

两家社交电商平台在短时间内接连涉传,千万资产遭法院冻结,无疑让运营模式本就存在争议的社交电商再次陷入困境。

“去年,在企业、学者等多方面人事呼吁包容的同时,我们发现不同地区的监管部门对于社交电商是否涉传的理解还是存在着认识上的差异,因此一个更加明确、统一的监管标准是亟待加以明确的。”黄伟律师表示,社交电商企业一定要牢守几条发展红线,包括发展人员的层级数量、自身行为的欺诈性、产品定价是否合理以及产品质量是否合格等。

社交电商群雄混战,流量争夺下争议不断

最近多年,受制于传统渠道流量的高成本压力,越来越多的实体经济开始转向社交电商,其因高效的获客和裂变能力获得资本青睐,发展势头正猛。

根据艾瑞网发布的报告,近几年社交电商行业规模快速增长,2019年整体规模将达到13166.4亿元,预计到2021年,行业规模将翻番至28646.3亿元。

除了拼多多、云集等重磅玩家,传统电商企业也纷纷跑步入场。其中,电商巨头阿里重启“聚划算”回到社交电商这一赛道,京东则联合腾讯推出社交电商平台“京喜”。同时,贝贝集团推出品牌特卖平台“贝仓”,跨境电商洋码头启动会员制社交电商“全球优选”,并推出合伙人制度。

在融资层面,近两年成功“吸金”的社交电商平台也不在少数。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2月,社区团购平台“松鼠拼拼”获得3100万美元B轮融资;3月,社区服务拼购平台“社惠拼”获得2300万元天使轮融资;5月,贝店宣布完成8.6亿元融资;7月,未来集市获得数亿元A轮融资;同月,粉象生活获得千万级美元Pre-A轮融资。2020年2月,悟空掌柜完成亿元级A轮融资。

从整个行业来看,大量资本裹挟着新老电商企业一拥而进,社交电商已进入群雄混战的阶段。但在社交电商爆发之际,其依靠社交关系链实现裂变传播的模式也滋生出诸多争议,甚至有行业“裸泳者”开始逐渐显现。

仅2019年3月,就有包括花生日记、云集品在内的社交电商平台集中被监管层定性为“传销”。其中,花生日记背后的运营公司因此被开出超7456万元的天价罚单,云集品更是因涉及特大网络传销而直接被警方端掉、多名主要嫌疑人被捕。

据网经社不完全统计,云集、环球捕手、贝店、花生日记、达令家、大V店、万色城、甩甩宝宝、全球时刻、达人店、楚楚推、洋葱海外仓、有好东西、好衣库、闺秘mall、小黑鱼APP、素店、优可生活、红人装、蜜芽plus等社交电商均曾传出“涉嫌传销”的质疑声。

到了2019年底,社交电商新贵淘集集被曝拖欠商家货款,在力推重组自救后却以失败告终,无疑给风头正劲的社交电商泼了一盆冷水。一时间,社交电商再次遭受外界质疑。

平台运作模式及监管标准仍需规范、明确

最近多年,社交电商发展的火爆程度不言而喻,而在重重质疑和争议的背后,透露出社交电商的模式漏洞,进一步表明市场监管亟待加强。

对于社交电商的运营模式,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其虽然能以更低成本获取流量,但在各种社交玩法探索的同时,也容易衍生运营模式问题。特别对于社交零售平台,分级商城运营的模式如果不注重监管容易发展成为传销模式,平台及商家需要始终注重电商平台产品零售的本质,注重运营模式的合规性。

不过,业内对此也有不同看法。黄伟律师曾指出,从整个社会发展的角度出发,在国家整体脱虚向实、打击泡沫的情况下,加大对于真正传销的打击力度,有利于整个经济秩序的稳定。但社交电商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在执法上要更多从其本质上是否存在牟取非法利益作为最基础的判断标准,而不能机械地套用法条。

在政策层面,国家工商总局、商务部、发改委等部门近年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行业发展,明确相关部门责任的同时为行业从业者合规化经营提供了参考依据,也为行业建立了正面形象。

而在今年两会期间,多位全国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也针对社交电商提出议案,集中在打击假货、相关监管机制、加强审核等层面。

在监管方面,全国政协委员、合兴集团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洪明基就提出,政府应严格区分社交电商与违法传销行为的法律界定,消除社交电商监管灰色地带。对此,他建议更新相关法律法规,明确社交电商经营的法律“高压线”,防止分销转为传销,同时推动《社交电商经营规范》尽快出台。

对于平台本身,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恺浓指出,社交电商通过“拉人头”模式快速大量获取用户,是平台资源的原始积累过程,但是当原始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明智的企业势必会改变单纯“拉人头”的增长方式,并不断规范自己的运营模式以达到合规。

“目前,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大数据时代已经到来,而在大数据时代,内容为王。在各大社交电商都已经完成原始积累的情况下,谁的商品或服务性价比更高,谁就越容易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即使新涌入的社交电商流量不足,但基于社交电商的社交属性,只要用户体验感好,消费者口碑相传,规模也一定会稳步提升。”马恺浓表示,“因此,提高质量控制、提升服务水平、改善用户体验、提升平台形象,才是社交电商的制胜法宝。”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