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纽泰格高管履历存疑,招股书数据前后不一,信披质量令人堪忧

近日,江苏纽泰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纽泰格”)首发获通过,拟于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

星期四 2021.10.14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新股前瞻

纽泰格高管履历存疑,招股书数据前后不一,信披质量令人堪忧

时代在线       2021-10-14 11 : 38
A+ A-

汽车零部件的消费与宏观经济的发展趋势密切相关,当宏观经济不景气时,汽车消费低迷,汽车零部件的需求相应减少,此时市场竞争力较弱的企业则易表现出疲态,甚至在行业竞争中被淘汰出局。

近日,江苏纽泰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纽泰格”)首发获通过,拟于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

资料显示,纽泰格主要从事汽车悬架系统、汽车内外饰等领域的铝铸零部件和塑料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包括汽车悬架减震支撑、悬架系统塑料件、内外饰塑料件等适应汽车轻量化、节能环保趋势的汽车零部件产品。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报告期内,纽泰格的客户集中度较高,经营业绩对第一大客户巴斯夫的依赖较为严重;同时,纽泰格的毛利率出现下滑,而应收账款飙升,其经营管理情况不容乐观。此外,招股书中纽泰格的信息披露存在疑点,出现高管履历时间不符、外协加工费数据前后不一的情形,其信息披露质量令人堪忧。

9月29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情况向纽泰格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对方回复。

经营业绩严重依赖第一大客户,家族控股暗藏风险

招股书显示,纽泰格实际控制人为张义家族,包括张义、戈小燕和戈浩勇,三人合计控制该公司76.48%的股权。

其中,张义为纽泰格控股股东,直接持有纽泰格58.3%股份,并担任淮安国义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通过淮安国义控制纽泰格7.98%的表决权;戈小燕为张义配偶,目前持有淮安国义1%合伙份额;戈浩勇为张义配偶之兄,目前通过盈八实业持有纽泰格10.2%股份。

纽泰格主要客户包括巴斯夫、天纳克、万都、昭和、采埃孚、凯迩必、延锋彼欧、华域视觉、东洋橡塑等国内外汽车零部件厂商。近年来,纽泰格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在80%以上,客户集中度高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整体水平。

如图表1所示,2018—2020年(以下简称“报告期”),纽泰格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合计占比分别为97.11%、91.16%和84.53%,同期可比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均值分别为64.57%、57.97%和58.73%,显著低于纽泰格。

纽泰格高管履历存疑,招股书数据前后不一,信披质量令人堪忧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纽泰格对第一大客户巴斯夫的销售占比分别为66.25%、57.05%和45.19%,其对巴斯夫存在重大依赖。

巧合的是,纽泰格的实际控制人之一戈浩勇,在2000年9月至2014年8月期间就职于巴斯夫,历任生产工程师、生产主管、销售主管、销售经理、市场高级经理、亚太区销售及市场高级经理职务,而纽泰格与巴斯夫的合作从2010年便开始,向巴斯夫销售的主要产品为悬架减震支撑总成。

报告期内,纽泰格的悬架减震支撑总成业务金额分别为11558.47万元、19040.08万元和19191.35万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40.58%、46.48%和39.66%,而巴斯夫为该产品的唯一客户。

在两家企业的业务模式中,纽泰格实质上仅为巴斯夫配套生产、加工,并非单独对外销售悬架减震支撑总成,因此纽泰格的悬架减震支撑总成产品的销售被动性较大,一旦巴斯夫削减对该产品的订单,纽泰格的经营业绩将遭受较大不利影响。

此外,报告期内,纽泰格的成本构成中原材料占比较高,主要原材料为铝锭和塑胶粒子等大宗商品,而采购量最大的两类原材料塑料粒子PA66和TPU的价格走势与塑料粒子整体市场价格走势不完全一致。其中,纽泰格向贸易商上海益健化工有限公司采购的PA66价格较高,而其塑料粒子的最终供应商为巴斯夫。

实控人家族成员任职市场高级经理、销售经理期间就与巴斯夫建立了大客户关系,对关联企业的认定上,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情形?另外,巴斯夫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双方的交易价格是否有失公允?

高管履历存疑,招股书数据前后不一

招股书显示,张庆为纽泰格的董事、副总经理,江苏淮阴盖克斯工具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盖克斯”)为纽泰格的关联方,从股权结构看,盖克斯为张庆之兄张磊担任董事长并实际控制的企业。

招股书披露,张庆于2007年1月至2012年9月担任盖克斯副总经理,于2012年9月至2017年2月担任纽泰格副总经理。

而据纽泰格于2017年4月报送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张庆于2007年1月至2017年4月,一直就职于盖克斯,任副总经理。不难看出,两份公开文件关于张庆在盖克斯任职的时间存在不一致。

纽泰格于2017年申请新三板挂牌,但随后又撤回了材料。在审核问询时,审核机构要求纽泰格说明本次IPO申报和前次新三板申报的信息披露差异情况,而就上述高管履历的披露差异,纽泰格并未做出任何解释。

此外,据招股书P177显示,2018年至2020年,纽泰格外协加工费金额分别为418.41万元、1530.77万元和2730.09万元,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2.53%、5.55%和7.91%。

而据招股书P319显示,2019年纽泰格发生的外协加工费为1530.77万元,较2018年增加1112.36万元,2020年纽泰格外协加工费达到2300.43万元。

如图表2所示,不难看出,招股书中关于报告期内的外协加工费用,两处披露的2018年和2019年数据并没有出入,而2020年外协加工费金额相差429.57万元,存在明显差异,纽泰格是否涉嫌财务数据造假而导致上述数据不一致?

纽泰格高管履历存疑,招股书数据前后不一,信披质量令人堪忧

毛利率下滑应收账款飙升,市场竞争力存疑

近年来,纽泰格的经营情况似乎也并不尽如人意。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纽泰格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2.23%、33.22%和28.74%,2019年和2020年分别同比下降了9.01个百分点和4.48个百分点。

纽泰格的主营产品包括悬架系统零部件、内外饰塑料件、模具和其它汽车零部件,其中,悬架系统零部件每年贡献了80%左右的利润。不过,纽泰格悬架系统零部件产品的毛利率近两年下降幅度较大,主要原因为2019年和2020年,子公司江苏迈尔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迈尔”)的整体制造费用增加,导致相应的产品毛利率下降。

另外,纽泰格的铝压铸产品较为单一,近两年纽泰格承接的非悬架减震支撑类新项目的数量较多,产品呈现多品种、小批量的特点,因此单位生产管理成本和单位能耗均有所提高。

同时,2019年和2020年,纽泰格加大了对机器设备和厂房建设的投入,导致江苏迈尔制造费用中折旧费以及相关的设备机物料消耗、设备维保等费用大幅增加。由于产品开发和产量爬坡需要一定的时间,新产品的产销量未能同步增加,导致制造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例提高,2019年和2020年纽泰格的悬架系统零部件产品毛利率分别同比下降了7.43个和0.58个百分点。

报告期内,不仅自身产品盈利能力出现下滑,纽泰格应收账款的增加也较为异常。如图表3所示,2018—2020年末,纽泰格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8533.79万元、1.17亿元和1.75亿元,2019年末和2020年末分别同比增加了37.24%和49.6%。

纽泰格高管履历存疑,招股书数据前后不一,信披质量令人堪忧

纽泰格表示,这主要是该公司营业收入持续增长所致。不过,时代商学院发现,2020年纽泰格的营业收入增速仅为19.93%,远低于同期应收账款账面余额49.6%的增速。

应收账款的回收能力反映了企业的资金流动水平以及所处的市场地位,报告期内,纽泰格的自身盈利能力出现下滑,且对应收账款的管理出现大幅变动,其市场竞争能力不禁令人质疑。

总结

报告期内,纽泰格对第一大客户巴斯夫存在重大依赖,并且该公司出现毛利率下滑、应收账款飙升的经营困境,其市场竞争力令人存疑。

此外,纽泰格的高管履历信息涉嫌造假,招股书披露的经营数据也前后不一,纽泰格是否涉嫌财务数据造假?其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令人难以信服。

责任编辑:CF016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联系我们

邮箱:finance@zhixun.china.com

联系电话:(010)56176102

新股前瞻 扫码获取更多原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