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被裁员劝退,降薪75%,300万医药代表卷入离职潮

医药代表不会消失,但从业的门槛会相应提高,对从业者专业和学历的要求会越来越高。 300万医药代表消失,是一个好消息吗?对肖童来说显然不是,这是他待业在家的第13个月。 肖童原本是武汉市一名从事药品推广

星期四 2021.09.16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被裁员劝退,降薪75%,300万医药代表卷入离职潮

时代财经       2021-09-16 09 : 08
A+ A-

医药代表不会消失,但从业的门槛会相应提高,对从业者专业和学历的要求会越来越高。

300万医药代表消失,是一个好消息吗?对肖童来说显然不是,这是他待业在家的第13个月。

肖童原本是武汉市一名从事药品推广工作的医药代表,是港股上市公司中国中药(00570.HK)旗下的久安医药推广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安医药”)的员工。2020年7月,他被上司以“没有编制”“业绩不达标”“工作不配合”等理由,口头通知停岗停薪。

杨安则是久安医药的一名区域经理,负责辽宁省两个地区的药品销售工作。2020年12月,他被通知降职降薪,薪资待遇从1.2万/月降至3000元/月左右,降薪幅度约75%。无奈之下,杨安选择了辞职,并申请了劳动仲裁。

肖童和杨安的遭遇都不是孤例。近来,多家药企传出裁员消息,其中不乏知名上市企业。

经过两年多的酝酿,《医药代表备案管理办法(试行)》于2020年12月1日正式施行,明确了“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实施收款和处理购销票据等销售行为”等七条禁令。医药代表不得与药品销售挂钩,一定程度上杜绝了“带金销售”、医疗贿赂等行为,但同时也把医药代表们推向了尴尬的境地——为了节省销售费用,企业选择裁减销售人员。

在行业剧变之下,300万医药代表该何去何从?

“黄金年代”不再

2021年3月8日,国家医保局发布的《2020年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快报》显示,2020年医保基金支出增速仅为0.44%,增速下降明显。而2015-2019年,我国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出从9312亿元上升至2085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2.3%。医保局认为,受新冠疫情影响之外,医保基金支出增速下降主要是集采及医保支付改革带来医保控费效果良好。

和医保基金支出增速一起下降的还有医药代表们的收入。

医药代表曾经是“吸金”的代名词,在普遍月薪仅为数百元的年代,医药代表收入数千元,甚至上万元也不罕见。到医院宣讲,医院领导还会列队欢迎,风光程度比今天的“大厂”更甚。

根据医蟹发布的《2020医药代表生存现状报告》,受疫情以及带量采购影响,高收入的医药代表占比大幅度下滑,年收入在20万元以上的医药代表占行业人群的比例下降约16.22%。

“高薪”“体面”是肖童对于医药代表职业的最初印象。他原本毕业于某高校的建筑相关专业,听说医药代表能赚钱,便对这个职业心生向往。2015年,在机缘巧合之下,肖童加入了一家药厂,成为了一名医药代表,负责一款中成药在武汉某地区的销售。

肖童入行的时候,正赶上了医药代表“黄金时代”的末班车,他对这份工作整体上感到满意。

“我入行的时候,医药外企基层员工收入可能达到几十万元,甚至近百万元,合资和国内企业次之。那时候医药代表穿着都光鲜亮丽,背着书包,开着小汽车是标配。女代表都年轻漂亮,男代表会来事儿。”肖童说。

他告诉时代财经,那几年他的收入在10万元-20万元之间,在武汉算不错的。同时,工作也给他带来很大的成就感。他曾经牵头参与过一个名为“加味生化颗粒”的项目,负责医院医学部研究和药厂生产信息的沟通,最终该项目获得了湖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这项荣誉还被写进了中国中药2020年的年报里。

在肖童看来,自己作为一名非医学专业出身的医药代表,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容易。“可以说我以前就是我们厂里年轻销售里的‘头牌’。”

裁员潮开始了

但肖童意气风发的日子没有持续很久。

2017年“两票制”横空出世,“两票制”意味着药品从药厂到医院,中间只能经过一级代理、经销商,二级代理和经销商被淘汰出局,拥有完善销售终端网络的大药企受到的影响较小,有能力通过并购,频频落子快速布局,而其他小药企面临着被收购或倒闭的命运。

2018年肖童所在的药厂被中国中药兼并,他和其他同事被并入了新成立的久安医药推广服务有限公司。

肖童告诉时代财经,从那时开始,工作压力明显增大,收入却下降了10%-30%,在销售创新高的情况下,也拿不到和以前一样多的钱。

2020年7月,区域经理以“没有编制”“业绩不达标”等理由,口头通知肖童停岗停薪,并劝说他自行辞职。肖童拒绝辞职,但十几天后,他发现自己被移出了工作群聊。

工作被迫中断,也未与公司正式解除劳动合同,肖童无法去找新工作,只能待业在家。

“这段时间我非常痛苦,公司就是希望我能主动辞职,但我没做错什么,怎么可能会同意自己辞职呢?”回忆起被劝退的经历,肖童仍觉得委屈。

在被停岗近10个月后,肖童收到了来自公司的《返岗通知书》,里面写到:“自2020年8月1日至2021年5月10日,你未经领导批准,无故连续172个工作日旷工……公司多次电话及微信通知你返岗未果……逾期未到岗,公司将按照《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与你正式解除劳动关系。”

口头通知停岗怎么会变成无故旷工?肖童认为“这是虚假恶意指责”,随后他发起了劳动仲裁,要求公司赔付拖欠薪资等多项费用共计约40万元。

就肖童与久安医药的劳动纠纷问题,时代财经曾多方联系公司相关人士,但得到的答案均是“不清楚”“一切等待仲裁结果”。

2020年12月,杨安也同样以“业绩不达标”为由被降职降薪。杨安对时代财经表示,此前他的月收入大约在1.2万元,但今年1月的薪资就下调至约7000元,随后几个月薪资更是骤降至约3000元。

“我爱人得了乳腺癌,每月治疗费用都要1000元,孩子还在上大学,一年学费近5万元。前几天交学费我都是刷的信用卡。这些情况公司都知道,但是没有一个人出来为我说句话。”杨安表示。

在律师建议下,杨安选择申请辞职,并发起了劳动仲裁。虽然仲裁委员会裁定,公司降薪调岗的行为不具有合理合法性,应该给予杨安相关赔偿。但天眼查显示,久安医药已经就劳动争议提起起诉,希望推翻仲裁结果。杨安目前正在等待一审结果。

300万药代消失,是一个好消息吗?

杨安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回到医药代表的岗位上了。

“我的职业生涯基本上已经到头了。我快50岁了,学习能力和社会认知能力都跟不上了,没有任何药厂会要我这个年纪的人。”

曾经对医药代表满怀憧憬的肖童也表示,发生了这么不愉快的事,不会再考虑做医药代表了,可能会考虑到非医药行业创业。

根据赛柏蓝的报道,在带量采购的影响下,医药代表不断转型,未来医药代表的从业人数会逐渐减少,甚至可能会从300万下降到30万。

但在杨安看来,医药代表的存在仍然有其必要性。

“很多人不了解,觉得医药代表就是给医生送钱的,只会搞暗箱操作。但实际上医药代表是医生和药厂沟通的桥梁。医生研究病人已经够忙了,哪里还有多余精力去精通药理呢?医药代表要做的就是向医生介绍药的使用方法。”

一名医药行业人士也对时代财经表示,创新药仍然需要医药代表去进行推广,未来医药代表不会消失,但从业的门槛会相应提高,对从业者专业和学历的要求会越来越高。“至于那些不具备专业资质的人,也是时候该退出了。”

猎聘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1数字化转型下的医疗领域人才招聘趋势》显示,近三年销售类人才仍然是医疗行业里需求最大的人才类型。但从销售岗位流入人群的学历分布来看,本硕占比明显提升,尤其硕士占比近30%,更多高学历人才加入该领域。从专业分布来看,药学及相关专业人才最多。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