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长按图片保存后分享

玖富集团2019年净亏16.44亿元 全年累计投诉超2万条

北京时间 2020-06-28 08 : 54
A+ A-

全年累计投诉超2万条。

成立14年的玖富,正在遭遇第二个“七年之痒”。

近日,玖富集团(JFU.NSDK)公布了迟来的2019年全年及四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财报显示,2019年玖富总收入为44.25亿元,同比下降20.4%,其中第四季度营收4.69亿,同比下降54.4%;全年调整后净亏损16.44亿元,同比2018年(净利润24.83亿元)扭赢为亏。

玖富是国内最大的互联网金融集团之一,旗下有玖富科技、玖富钱包、玖富万卡、悟空理财等业务。2019年8月,玖富登陆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为9.5美元,上市首日一度两次触发熔断涨逾40%,但此后股价回落并持续在发行价附近震荡,目前玖富总市值约12亿美元,上市以来缩水约1/3。

随着国内P2P政策趋严,近两年玖富逐渐向助贷模式转型。但转型中的玖富近来陷入漩涡之中,先是自曝与重要合作伙伴中国人保陷入纠纷,并向后者起诉索赔23亿元服务费;此外强制绑定保险费的风控模式也引发纠纷不断,时间财经统计发现,仅2019年玖富在黑猫和聚投诉就收到9000和1.2万条投诉,借款人质疑其打着“保险费”的幌子收取“砍头息”。

对于上述争议,时间财经尝试联系玖富集团,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转型难

根据四季报,玖富2019年四季度实现贷款撮合总额143亿元,同比2018年的88亿元增长62.4%。在这一季度,共有100万用户通过玖富平台撮合贷款,相比2018年同期增长80%,由此测算人均借款数额约为1.4万元。

活跃用户与GMV增长的同时,玖富的营收和利润却出现断崖式下滑。2019年四季度玖富营收4.7亿元,比2018年同期的10.3亿元大幅下降54.4%。同时单季调整后净亏损高达26.56亿元,去年同期是实现净利润3亿元。

造成这样的原因主要有两点:第一是在助贷转型过程中,玖富货币化率大幅下降;第二是因为中国人保的巨额合同纠纷。

随着过去三年P2P监管日趋收紧,包括玖富、宜信在内的头部互金平台近年来纷纷转型“助贷”谋求出路。玖富也在招股书中披露,2018年开始玖富快速发展助贷业务,持续引入机构合作伙伴作为出借人直接贷款,从而规避P2P模式下的监管压力。

根据招股书和财报,2019年以来玖富平台上机构投资者的出资比例持续提高。从2018年底的6.6%,在2019年Q1-Q4中分别增至10.5%、58%、78.6%和79.8%,在一年内完成快速转型。

玖富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包括贷款便利服务和贷后服务,前者是一笔贷款撮合成功后玖富收到的佣金收入,后者是提供催收等贷后管理服务过程中收取的服务费。

玖富集团2019年净亏16.44亿元 全年累计投诉超2万条

数据来自:财报

如上图所示,随着2019年2季度助贷业务比重开始提高,玖富佣金收入比例开始持续下降。2019Q2机构出资比例增至58%,贷款便利收入与撮合规模的比例为8.6亿元/98亿元,佣金比例约为8.7%;去年同期为22.85亿元/165亿元,佣金比例高达13.8%。2019年Q3,玖富佣金比例更是降至3.8%(8.18亿元/214亿元)。

2019年Q4,玖富的贷款便利收入进一步下降至8800万元。除了因为货币化率下降,玖富在财报中解释称,主要因为与中国人保的纠纷导致当季部分贷款便利收入未予确认。由此也可以看出,按照目前玖富的商业模式,失去与中国人保合作的收入,玖富四季度撮合贷款赚取的佣金比例降至0.6%(8800万元/143亿元)。

玖富集团2019年净亏16.44亿元 全年累计投诉超2万条

数据来自:财报

此外,玖富用户和平台GMV增长的背后,是不斐的市场投入。截至2019年底,玖富注册用户数首次突破1亿人,Q3、Q4连续两个季度单月活跃借款人数超过100万人,但同时单季市场营费用高达7.7亿元和7.2亿元,比此前三个季度增加近一倍,其中Q4市场费用高达收入的1.5倍之多。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时间财经表示,去年监管给P2P和网贷平台转型划定了方向,即转型消费金融、小贷,以及助贷平台。而这依赖于网贷平台此前积累的科技实力、用户资源和风控能力等,来帮助持牌消金机构或者金融机构进行放贷。随着互联网贷款新规的实施,对助贷这种形式以官方名义正规化,对于大的网贷平台来说也是一种利好。

蜜月结束

和“老朋友”中国人保之间的纠纷,成为玖富下滑的核心原因之一。

双方的合作曾有一段短暂的蜜月期。根据招股书,玖富从2018年开始全面调整直接贷款项目(助贷),引入中国人保作为一环的三方合作模式。在这之中,玖富提供风控、追款等平台服务,中国人保提供信用保险,机构合作伙伴提供信贷,共同满足借款人的资金需求。

这里面中国人保是重要的一环,可以为机构资金提供信用保险。这种模式对中小金融机构具有一定的吸引力,后者缺乏规模和技术与大型金融机构竞争。玖富可以从中收取服务费,中国人保则在从事保险业务中收取保险费。

但在合作中逐渐浮现出两大问题:合规风险和保险公司一方赔付率飙升。6月12日,玖富公告称因人保财险广东分公司未遵守经修订的合作协议,未支付“玖富直贷”项下部分服务费,已向北京一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人保财险赔偿未付服务费及滞纳金约23亿元。

对此,人保财险6月15日发布公告回应称,广东省分公司与玖富开展保险业务合作。由于双方就技术服务费存在争议,公司广东省分公司于5月19日向玖富提起诉讼,广州中院5月21日予以受理,有关涉案金额约为23亿元,约为公司净资产的1.3%。截至公告日,公司尚未收到关于玖富起诉本公司的法律文书。

而纠纷背后或与中国人保信用保险业务赔付率飙升有关。根据人保财险2019年年报,人保财险2019年信用保证险保费为227.67亿元,同比增长96.7%;但该业务去年赔付率上升17.9个百分点达到78.1%,这也导致2019年中国人保该项业务承保亏损高达28.8亿元。

业绩说明会上,人保财险副总裁沈东介绍,信用保证保险可分为融资类信用保证险和非融资类信用保证险。前者包括出口类履约类,是人保传统优势项目,去年实现盈利;后者主要是信用融资类保险,由于社会信用风险上行,导致赔付快速增长。人保也已从2019年四季度开始,加强对信用保证险的风险敞口管理。

此外,在出借资金时强制绑定保险费的模式,同样存在违规嫌疑。去年央视315曝光“网贷砍头息”,报道中董女士借款7000元,当时APP还以各种名义扣除借款金额的3000元,加上各种逾期费用,利滚利之下3个月滚到50万元。

时间财经统计发现,在黑猫和聚投诉平台上,玖富2019年分别收到9000和1.2万条投诉。而在国内疫情爆发的一季度,玖富在聚投诉平台上收到投诉7400多条。

这些投诉大多围绕“砍头息”。以5月23日的一起投诉为例,借款人分两次借款1.6万元和3000元,收款时直接加收了4850元和910元的保费,相当于增加3成本金。

因为维权人数太多,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涌现出大量“网贷维权代理人”,不少代理人打出广告,称只要存在砍头息、服务费、保险费、担保费,就可以走正规途径合理维权,减息甚至减免不合理费用。

财报发布后的两个交易日里,玖富股价经历“冰火两重天”,6月19日,玖富股价暴涨40%,但在6月22日美股开盘后从9.65美元的高点快速回落,当日收于6.13美元,比开盘时下跌了36%。目前11.9亿美元的市值,也低于360金融(15.9亿美元)和乐信(20.4亿美元)。(北京时间财经欧阳风)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