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财富

​朱伟:“省酒”是个伪命题,立足年份酒打造贵州醇2000亿酒业“帝国”

中华网酒业 2020-02-15 12 : 21
A+ A-

文丨中华网酒业朱海仙

2月14日,由贵州醇董事长朱伟亲自撰写的《致白酒行业的一封公开信》引起了行业内外广泛关注,在公开信中,朱伟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其一是:从零起步,用10年左右时间,打造一个全新的2000亿市值酒业集团,然后,以此为基础,进一步参与和推动行业整合。其二是:通过《贵州醇发展手记》连载的文字形式,把这全程真实记录下来,并面向白酒行业和社会公众,做“实况直播”。

当日晚间在由“云酒头条”举办的《云酒夜话》直播中,朱伟就疫情对酒业的影响以及公开信中所提“两个目标”的实现路径,进行了深度解析和阐述。

​朱伟:“省酒”是个伪命题,立足年份酒打造贵州醇2000亿酒业“帝国”

△贵州醇董事长朱伟

疫情下酒业损失规模超1500亿

首先,时下酒业最关心的话题就是疫情冲击给行业带来的经济损失。在朱伟看来,疫情对酒行业短期损失比较大,预计损失规模达1500亿至2000亿,短期损失不用担心,一次性损益基本不影响企业估值。

那么,长期看来,有多大影响呢?

对此朱伟表示,要看疫情对国家经济影响有多大。所有地震、水灾等都有这样的逻辑,如好,非典后反涨,如不好,无病毒也下行。

而今年新冠疫情下的经济或许比2003年的非典还要糟糕。非典时期,中国经济处于景气周期,90年代改革的红利爆发,经济高速增长,人口红利巨大,制造业火热,房地产蓄势待发,市场爆发力强。2003年第二季度GDP因非典损失了2个点左右,当年GDP增速实现了10%的高增长。此后三年8年,GDP增速都在9%以上。

如今,中国处于经济下行周期,全球技术红利、国际市场红利、国内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经济增速在2010年进入拐点,从10%左右的增速下降到去年“6”台阶,今年“保6”的压力很大。

因此朱伟认为,疫情对酒业造成的短期损失较大,并不影响行业长期的估值和发展,但仍提醒酒企“要认账”,“把这次损失像坏账一样计提放在一边,年度任务要重新评估,企业给分公司、经销商的任务要重新制定”。

“如果说这个思想认识上的问题解决不了的话,那么这一次的短期影响就可能变成长期影响,小影响就可能变成大影响”,朱伟强调。

回到原点做营销

随后,就“两个目标”的实现问题,朱伟自己用了一个词形容“几乎不可能”。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如何实现?朱伟的答案很简单:创新,以产品为根本的创新。

“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走别人不走的路,换一种方式,换一种模式,甚至换一种维度去参与竞争”,朱伟解释,“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独辟蹊径,走出自己的一个新的模式,走出自己的发展空间”。

在朱伟看来,无论是企业还是经销商,都要“回到原点做营销”,而“原点,就是产品”。

“好产品,就像天资聪慧的小孩一样,如果说一个小孩本身天资非常聪慧的话,对于这样的小孩稍加培养,容易成长为非常优秀的人,成长为非常成功的人,甚至成长为伟人”,朱伟表示。

朱伟还透露,接下来贵州醇的发展路径,将立足以年份酒进行产品的创新。正如朱伟所说,“只要产品足够具有压倒性优势,则‘营销’两字则可以休矣,好产品自己就是最强大的成长动力源!”现在,在庞大酿酒产能和大量陈年老酒存量的加持下,贵州醇已坚定了以“年份酒”为抓手的产品策略,这也正是贵州醇年份酒产品对其他品牌的“压倒性优势”。

​朱伟:“省酒”是个伪命题,立足年份酒打造贵州醇2000亿酒业“帝国”

△贵州醇“年份酒”

据国家相关部门公布,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贵州醇产能就已超过万吨,年销售额更是高达3亿元左右,税利过亿。更有“北有茅台酒,南有贵州醇”的美誉,无论是品牌力,还是企业规模,贵州醇都曾经辉煌过,这也是贵州醇留下的最珍贵财富。对于贵州醇的复兴,业界也是满心期待!

​朱伟:“省酒”是个伪命题,立足年份酒打造贵州醇2000亿酒业“帝国”

△贵州醇酒厂一号优质酱酒库

省酒是个“伪命题”

另外在,在谈到省酒的话题,朱伟大胆而冷静的思考令行业人士赞叹不已。在朱伟看来,省酒就是一个“伪命题”,未来没有省酒这个概念。在市场充分竞争条件下,任何一个行业从分散到相对集中最后都会走向“寡头”。纵观,市场经济发展的30、40年来,所有行业都走完了分散到集中。如果省酒这个问题成立,我们可以说有省啤酒、省水、省车、省方便面,有吗?事实上,一个也没有。

朱伟认为,“立志于做省酒的企业是做不了省酒的”,“所有的省酒要想未来保持一个非常好的市场地位、生存条件和能力的话,只有一条路,就是拔高定位,下定决心做全国化”。

“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朱伟表示,“如果定位省酒的话,那么可能最后连省酒也做不了”。


责任编辑:朱海仙 CF008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