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财富

非洲猪瘟致安诚财险7年来首度大额亏损 2020策略生变

财联社 2020-02-19 11 : 14
A+ A-

财联社(上海,实习记者鲍仔权)讯,近日,安诚财险公布2019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当季净利润-2.5亿元,全年亏损3.98亿。

巨大亏空背后的主要原因是“非洲猪瘟”带来的赔款及部分地区的“扶贫业务”。

近年来,安诚财险股权被频繁质押,而业务规模、利润的变动与管理层的变动不无关系。董事长相继变动,公司的经营理念也随新管理层到位由规模为重转为利润优先。

财联社记者获悉,2020年安诚财险经营政策确定:利润为先,侧重发展非车业务,车险业务规模持平。

作为重庆市本土的第一家财险公司,如何在车险变革的滚滚潮流中谋取一席之地,实现综合成本率的下降、业务结构的调整及经营模式由粗放化向精细化的转变成为安诚财险新一任管理者迫切需要考虑的问题。

承保亏损扩大 业务增长乏力

根据上述偿付能力报告计算,安诚财险2019全年净利润3.98亿元,较2018年的0.37亿元同比骤降1172%,2019年四季度净资产再缩水。

非洲猪瘟致安诚财险7年来首度大额亏损 2020策略生变

(安诚财险2013-2019年净利润表)

这也是安诚财险7年来首次大额亏损,财联社记者统计,2013-2018年,其净利润分别为0.58亿、-1.28亿、2.28亿、-0.10亿、0.31亿、0.37亿。

另外,安诚财险在2017第一季度至2019第四季度共12个季度中,有8个季度净利润为负。

非洲猪瘟致安诚财险7年来首度大额亏损 2020策略生变

(安诚财险2013-2019年保险业务收入及增速表)

据上述偿付能力报告计算,2019年,安诚财险保险业务收入45.1亿元,同增10.09%。而根据其历年年报信息,该公司近年保费增长趋于乏力,2013-2018年度的原保险保费收入分别为20.2亿、25.0亿、31.6亿、37.1亿、41.0亿、41.0亿,同比增速分别为46.81%、23.55%、26.72%、17.33%、10.58%、-0.17%。

非洲猪瘟致亏 计划继续提高非车占比

“2019年度公司亏损较为严重的主要原因是‘非洲猪瘟’以及‘扶贫业务’(主要为重庆地区)等带来了较大损失。”一位知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年度间净利润的波动是所有财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都会面临的问题。在财产险行业的经营过程中,存在着一定的承保周期,尤其是自然灾害带来的损失随着年份的变动起伏非常大,对于公司的净利润产生较大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安诚财险的主险种车险保费收入在2016至2018年间分别

为28.2亿元、31.5亿元和30.6亿元,2018年车险保费已出现下滑。

在车险改革逐渐向深水区步入的过程中,财产险的日子都不好过,尤其是中小险企,近两年的综合成本率多数超过100%。安诚财险的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的综合成本率为108.27%,承保亏损严重。安诚财险究竟如何在变局中谋求发展在当下显得尤为重要。

关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该人士强调,“从整个行业角度来看,整个财险业都在发展非车险,公司在2020年的发力方向也是非车险,且有计划进一步提高非车险在保费中所占比例,在责任险等创新性险种方面做进一步的拓展。对于保证保险等系统性风险较大的保险,安诚财险呈谨慎的态度。关于车险方面的保费收入及占比,以维持为主。”

“目前公司非车险业务占比总体可达28%-30%。由于重庆自身地理位置的优势以及安诚财险第一大股东为重庆城市建设投资公司,安诚财险在经营农业保险、桥梁工程保险等方面都具有独到的优势。”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

公司换帅新方针确定

业绩不稳与管理层变动是个死循环,2019年安诚财险总裁、董事长相继变动。

2019年12月23日,安诚财险召开干部大会,宣布周平担任安诚保险公司党委书记且提名为董事长人选,接替自2014年起担任董事长职务的陶俊。而同年初,总裁闵卫东离职。

“新董事长来自社保系统,工作相关性较强,也可以给公司带来比较好的资源。”一位消息人士安诚财险高管向财联社记者透露,“周平目前担任公司党委书记一职,董事长尚未拿到批文,但预期顺利。”

“周平自1988年在重庆市劳动保障局工作以来,一直从事财务经济领域工作,历任财务处长,副局长,市社保局局长兼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财务处长、人力处长,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市社保局局长。周平了解经济形势,主管重庆市社会保险工作近20年,精通保险行业业务,对国务院人社部的人事及政策法规极为熟悉,与全国各省、市和地方主管保险行业的省厅官员同僚也有非常和谐的工作关系。”重庆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明在上述安诚财险干部大会上如此介绍周平。

新掌舵者上任以后,也为公司确定了新的经营理念。

上述消息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新的领导目前已经通过视频会议向公司各级传达了公司新的经营方向,主要的要求就是要提升盈利能力。”

“在经营管理过程中,要遵循一个关键、两个能力、三个转变的思路:一个关键是利润,两个能力是保险营业能力和投资收益能力,三个转变是规模经营向发展效益转变,粗放型管理向精细化管理转变,区域品牌向全国品牌转变。总的来说,不求规模扩张,实现盈利很重要。”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新管理者提出,着重提到需要加强公司的品牌宣传。

股权质押频繁 外资股东到期减持

根据上述偿付能力报告,截至2019年末,安诚财险有8大股东存在股权质押或冻结现象。截至发稿日,安诚财险共计有14.24亿股权处于被质押状态,占安诚财险总股本的34.93%;且其中有2.45亿股权数额处于被冻结状态,占安诚财险股本的6%。

非洲猪瘟致安诚财险7年来首度大额亏损 2020策略生变

(股东持股质押、冻结情况)

通过查询公司网站,记者发现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等股东方虽然也经营一定的金融业务,但主要业务为资源型、传统型业务,资金链紧张。安诚财险官网上关于股东出质公司股权的信息披露公告显示,出质方因为经营需要出质公司股份。

保险公司作为稳健、风险较小的金融机构,其股权的质量相对较高,融资比例较理想,股东采取股权质押的方式有利于母公司经营现金流的稳定。

安诚财险股权质押频繁,大股东是否能够保持稳定也引发市场关注。

对此,上述知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安诚财险的大股东系重庆市国资委,变动可能性非常小。对于公司管理层而言,首要任务是满足股东及监管对于效益的要求。”

根据安诚财险披露的年报,“2018年度及之前,原韩国东部海上火灾保险公司(现已更名为“DB损害保险公司”)与国际金融公司(IFC)作为外资股东,占比曾达到安诚财险总股份的22.37%。安诚财险2019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国际金融公司已退出安诚财险,外资股份占比缩减至15%。”

关于外资股东的退出,上述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国际金融公司在参股安诚保险投资时即约定,其投资规则是不投资国有股份超过50%的公司。5年满期,若安诚财险国有股份投资规模过大,国际金融公司即退出。后因安诚财险国有股份占比过半,国际金融公司退出安诚财险。”

韩国东部海上火灾保险与安诚财险在地域、经营理念、思想文化上都存在较大的区别,但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作为安诚财险的第三大股东,韩国东部海上火灾保险现派驻一名韩国代表作为董事会成员参与公司的经营决策,将其公司在韩国的优势经验‘电话销售’和‘车险服务’引入到安诚财险的日常经营中来。同时,外资公司提出的‘做企业首要目标是实现盈利’对于公司的经营理念也产生一定的影响。”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