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代理“洋童装”的永兴东润要上市 经营独立性等引关注

近期,主要代理股东Haddad AG旗下的Nike、Jordan、Converse等品牌童装产品的永兴东润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回复了交易所的二轮问询,更新了招股书。永兴东润拟在此次IPO过程中募集合计18.8亿元用于开拓公司的销售渠道、提升研发能力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星期四 2022.09.29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代理“洋童装”的永兴东润要上市 经营独立性等引关注

投资者网       2022-09-29 09 : 14
A+ A-

《投资者网》吴微

编辑  吴悦

虽然近来市场都在讨论服装行业的不景气,但整个行业其实并非都是一片红海;近年来还是有一些如DAZZLE、RUMERE等女装品牌日子依旧过得不错。此外,因小孩体型快速变化的特性,家长会一直给儿童购买新的衣服,因此,童装一直都有着巨大的需求。随着消费升级,家长也越来越重视童装的质量、美观以及品牌;而线上销售渠道的快速崛起,成为了头部童装企业提升公司市占率的重要手段。

到2021年,头部品牌森马服饰(002563.SZ)旗下的巴拉巴拉,其市场占有率已达到了7.1%;而在2013年,巴拉巴拉的市场占有率仅有3.2%。不过,到目前为止国内的童装市场还十分分散,前五大品牌仅占据了12.5%的市场,而欧美等成熟市场,这一比值普遍在30%以上。

近期,主要代理股东Haddad AG旗下的Nike、Jordan、Converse等品牌童装产品的永兴东润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永兴东润”)回复了交易所的二轮问询,更新了招股书。永兴东润拟在此次IPO过程中募集合计18.8亿元用于开拓公司的销售渠道、提升研发能力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据永兴东润披露,作为品牌方,Haddad AG对授权的品牌有着较高的权限,开设新店、任用经销商以及代理竞品等经营活动,永兴东润都需要获得Haddad AG的授权。在这样的情况下,永兴东润的自主权与投资价值又有几何呢?

独立性遭遇两轮问询

永兴东润与很多IPO企业不同,股权结构较为复杂。永兴东润回复交易所问询信息显示,2010年初,美国Haddad家族想开拓国内童装市场,但他们缺乏对国内市场的了解,因此联合与其有多年合作关系的香港公司永联集团、国内控制凤竹纺织(600493.SH)的陈强家族三方成立了公司。

目前永兴东润的控股股东为永兴东润(香港)服饰有限公司(下称“永兴(香港)服饰”),但因永兴(香港)服饰穿透后股权较为分散,外资、港资以及内资方都控制了永兴(香港)服饰32%的股权,因此永兴东润认定公司无实际控制人。

代理“洋童装”的永兴东润要上市 经营独立性等引关注

图片来源:招股书

据了解,“HADDAD”1940年成立于美国纽约,是一家拥有超过60年服饰和配饰运营经验的家族企业;旗下有Nike、Jordan、Converse、Levi’s、Hurley 等多个品牌。而永兴东润主要代理Haddad旗下的童装品牌,并成立了品牌Rookie,以统一管理、销售Nike、Jordan、Converse、Levi’s、Hurley 等品牌童装。

不过,Nike、Jordan等品牌具有较高的品牌价值,因此Haddad在授予永兴东润代理权的时候还在协议中保留了一些权力。如永兴东润在开设门店、经销商签约以及获得竞品代理权的时候均需要得到Haddad的书面批准或授权。需要指出的是,此次IPO永兴东润就拟募集12.73亿元新增和整改1000家门店,其中包括直营店465家、加盟店535家。

针对永兴东润经营主要依赖品牌方授权的情况,交易所对公司的独立经营能力提出了质疑,在两次回复永兴东润的意见中,都对其独立运营能力提出了问询。要求公司补充说明“线上线下渠道推广及人流、流量获取的方式,价格及促销方式是否为耐克集团确定”、“进一步说明发行人是否仅承担了品牌方的销售职能,发行人业务是否具备完整性和独立性,是否符合发行上市条件”、“充分论证发行人的核心竞争力和三创四新特征,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

代理“洋童装”的永兴东润要上市 经营独立性等引关注

图片来源:永兴东润回复涵

据永兴东润回复,公司在产品经营方面具备一定的自主权,目前公司资产完整、财务、经营、人员均与Haddad AG 保持独立。同时,公司也具备较强的研发能力,到2021年末,公司自主设计的童装产品SKU(单品)数量占公司在中国销售的SKU数量的62.66%。且公司与Haddad AG 建立了长期的信任,独家授权稳定。因此公司具备长期经营能力,符合上市标准。不过据披露,虽然永兴东润可自主设计、销售SKU,但产品生产的供应商仍需由Haddad AG指定。

而经保荐机构广发证券(000776.SZ)核查,在永兴东润与Haddad AG的代理合约中,Haddad AG保有单方面解约的权力。具体内容为“当发行人(永兴东润)实质性违反合同约定并对 Haddad AG 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且无法补偿的情形下,Haddad AG 可单方面与发行人(永兴东润)解除授权协议。”

国潮文化快速崛起

除了独立性外,交易所对永兴东润未来业绩的稳定性也提出了疑问。要求公司“结合研发设计投入和研发费用情况、2022年预计业绩情况以及业绩增长的可持续性等,充分论证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是否属于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

据了解,目前童装市场竞争十分激烈。在森马服饰凭借巴拉巴拉子品牌顺利成为童装行业的龙头后,多家服饰企业也开始布局童装市场,如海澜之家(600398.SH)旗下的HEYLADS、红豆股份(600400.SH)旗下的Hodo Kids。此外,金发拉比(002762.SZ)、安奈儿(002875.SZ)以及嘉曼服饰(301276.SZ)也已深耕童装市场多年。

代理“洋童装”的永兴东润要上市 经营独立性等引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童装行业玩家的增加,叠加疫情等宏观因素的影响,最近几年内,森马服饰、金发拉比、安奈儿等主要玩家的收入都呈现较为明显的下跌趋势。到2022年上半年,森马服饰的收入同比下降了13.13%、金发拉比下降了5.25%、即使是近期才完成首发的嘉曼服饰收入同比也下降了7.15%。

在同业公司普遍不景气的情况下,虽然2019-2021年间,永兴东润加大了线上销售模式的投入,线上模式为公司提供的收入由1.03亿元增加到4.45亿元,在当期收入中的占比也由6.41%增长到了22.06%。但据永兴东润披露,2022年上半年,公司的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还是下降1.15%至8.56%,归母净利润则下降5.03%至14.91%。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国潮已逐渐成为一股消费潮流。李宁、安踏、鸿星尔克等积极拥抱国潮的服饰企业,其品牌也获得了青少年广泛的认可。如此前鸿星尔克就凭借捐款事件,一度获得了消费者的追捧。

而对于以代理销售国外知名品牌童装为主要业务的永兴东润,未来能否在国潮的消费趋势中分得一杯羹,也是投资者关注的问题。

此外,面对行业普遍收入下降的情况,困扰服饰企业的存货问题,也成为了交易所关注的重点,两次问询中均有提及,要求永兴东润详细说明公司的存货结构、库龄以及减值计提的合理性。

而据永兴东润披露,受2020年疫情影响,公司存在一定的存货难以消化的问题。2019年,1年以上库龄的存货在公司当期存货总额中的占比为20.97%;到2020年末,这一比值上涨到了45.98%。

虽然永兴东润通过唯品会等渠道销售了部分存货,但到2021年,公司2年以上库龄的存货账面余额达到了4438.26万元,在当期存货中的占比仍高达12.58%,而2019年、2020年这一比值仅为4.02%、7.07%。

此次IPO,永兴东润拟发行25%的股份募集18.8亿元,以此计算,公司的拟发行市值将高达75.2亿元,2021年末公司的净利润为2.56亿元,对应的市盈率为29.37倍。但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22年9月底,森马服饰、金发拉比、安奈儿等可比公司中,金发拉比滚动市盈率超过300倍不具有参考性,安奈儿则出现了亏损,此外的森马服饰、嘉曼服饰的市盈率均在15倍上下。

一方面,公司独立性遭遇交易所质疑;另一方面,随着玩家的增长,行业竞争加剧,国潮的兴起一定程度打压了洋品牌的销售。在这样的情况下,永兴东润又要如何取得交易所与投资者的青睐呢?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