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售楼处都是演员?记者卧底当“房托”,半天赚80元

房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的冷暖。

星期二 2022.06.28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售楼处都是演员?记者卧底当“房托”,半天赚80元

时代财经       2022-06-28 08 : 54
A+ A-

屡屡创造“日光盘”的深圳楼市,如今也不得不靠“房托”撑场。

近日,广东某兼职招聘公众号发布的一则信息显示,龙华区深圳北站附近的楼盘在招一个规模为40人的“充场看房团”,费用日结,每人一天120元,而充场员的工作仅仅是“在销售中心看房”,工作时间为6月14日早上9点20分至下午6点。

尽管工作内容简单,但为了使充场员看起来更像真实看房客,楼盘对应聘者提出“30-45岁,穿着打扮要富态,不能太邋遢”的要求,且有经验者优先。

这则招聘信息很快在网络上引起一片哗然。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财经,实际上房托并非近期才出现的职业,也并非深圳和广州的独有现象。不过,它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的冷暖。

带看奖催生房托

“你以前做过类似的兼职吗?”在广州房产中介李伟(化名)发布了房托招聘广告后,时代财经以应聘者的身份进行了咨询,他的第一个问题得到了肯定回答便开始报价:“我们20元一个楼盘,一天看5个左右。”

李伟告诉时代财经,因为最近没有客户,自己需要房托帮忙“刷数据”,不仅是为了争取某房产信息平台的流量从而提高获得客户的概率,也是为了保住底薪。“没有成交就只能拿底薪,公司还给我们设置了带看量,没有达到考核要求,底薪还得扣钱。”

按照约定的时间和地点,时代财经与李伟碰面,在前往第一个楼盘的路上,他嘱咐道:“今天下午只看4个,有2个一定要待够1个小时,其它的随意,你像正常买房那样来就可以”。他透露,时长是个别开发商的特殊要求,“不然它就认定你是个无效客户”。

尽管最终只完成2个楼盘,但李伟还是支付了80元的酬劳。

不过,在了解上述信息后,一个中介门店的负责人黄玲玲(化名)向时代财经指出了疑点,她表示确实存在中介为了流量或底薪而刷数据的行为,但“如果只是为了刷数据,一般是没有时长要求的,他(指李伟)估计是开发商提供了带看奖,超过1个小时中介应该能拿到100元,给了你钱他还有得赚。”

“带看奖”指的是中介带客户到楼盘看房、看房全程符合要求时,楼盘开发商为中介提供的奖励,奖励形式包括现金、购物卡或汽车加油储值卡等。黄玲玲称,“并非市场不好才有这样的奖励,客户多现场氛围才好,现场氛围好才容易成交。”

她向时代财经提供了近期两个设置了“带看奖”的楼盘,其中一个楼盘提供的奖励为现金100元/台客,要求是需带完整个看房流程,且带看时间超过45分钟;而另一楼盘提供了更高的奖励(价值200元的油卡一张),但也设置了更严格的规则,即要求该楼盘非客户到访的第一个楼盘,带看时间超过40分钟且完成计价流程等等。

另一名房产中介蔡晓明(化名)则向时代财经指出,无论市场冷暖,房托现象一直存在,但行情不好的时候会有更多的楼盘设置“带看奖”,从而导致中介找房托配合拿奖的现象更多地发生,必要的时候甚至开发商自己也会请房托。“市场不好的时候,就算没有‘带看奖’,我也会自己花钱请人去看房,正常市场价是3个楼盘100元,看得久就给多一点,有时候我也给200元”。

市场乏力房托仍存

不过,蔡晓明表示由于近期广州市场回暖,“我已经不用刷数据了,正常周末都有客户,比较忙,广州一些流量盘也已经取消‘带看奖’了,目前主要剩下郊区的楼盘还有,上周末(指6月25-26日)还有个盘的带看奖是500元,偶尔才会有这么高的奖励。”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的中介向时代财经反映虽然市场回暖,但看房客的数量依然远远不及市场正常的年份,成交也乏力,这些中介同时向时代财经发起了充当房托的邀请。其中,蔡晓明告诉时代财经,“购房者的信心还是不足,很难成交,房价也没有上涨,不少新盘还在降价。”

根据国金证券研究所,截至6月26日,广州新房6月累计成交92.3万平方米,同比增加10%;前6月累计成交536万平方米,同比下跌31%。

就整体市场而言,国金证券研究所统计的40城新房成交明细(注:其中6个城市没有数据,下同)显示,6月(截至26日)新房成交面积累计同比上涨的有广州、苏州、青岛、佛山、连云港和舟山等6个城市,同比涨幅介于4%-144%;而28个城市则累计同比下跌,跌幅为3%-75%。2022年前6月(截至6月26日),上述城市新房成交面积全部累计同比下跌,跌幅达2%-82%,其中32个城市同比跌幅超过20%。

由于整体市场仍然低位运行,深圳和广州房托现象一经曝光便引起市场警觉,很快在广东以外引起了“连锁反应”。

近日,西安一个楼盘万科东望因“高开低走”被质疑找房托,时代财经了解到,该楼盘在取得预售证后,658套房源吸引了2805组意向客户登记,但在核验阶段,917组客户选择撤销,仅1882组完成核验,随后的选房阶段,大规模弃选场景再度出现,最终658套房源,实际销售224套,去化率仅为34%。

该楼盘的工作人员于近日向《国际金融报》澄清房托传闻时表示,由于开放登记当晚西安出台新政使得28周岁以上的单身青年、二孩家庭可以被认定为“刚需家庭”,进而导致购房者弃选后以“新身份”转战其它楼盘,再加上周边其它新盘入市分流了客户,进一步推高弃选率。

尽管上述楼盘予以否认,但实际上,房托现象不止存在于深圳和广州,同样存在于重庆、昆明、济南和武汉等城市。不过,时代财经搜索招聘广告后得知,不同城市和楼盘对应聘者的要求和提供的回报有一定的差异。

根据济南某兼职招聘公众号,对房托的要求是“26-46岁,男生或者两口子,身体健康,成熟利索口齿清晰”,看一个楼盘的酬劳是15元;而昆明某招聘广告的要求则是一天工作8小时,“便装(杜绝工作服),干净整洁,尽量成熟富贵”,并且能够按照要求进行现场配对,与其他房托一起扮演情侣或家庭成员,酬劳为90元/人。

虽然从月度和年度累计数据来看,新房成交面积同比下跌的城市仍属大多数,但周度成交数据则表现出环比继续回升的态势,而这也被视为一个积极的信号,而这是否会驱使房托现象退潮?

责任编辑:CF017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