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知名音乐培训机构被曝欠巨款跑路,实控人多次创业“烂尾”

实控人为连续创业天才?

星期一 2022.06.27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知名音乐培训机构被曝欠巨款跑路,实控人多次创业“烂尾”

时代周报       2022-06-27 09 : 08
A+ A-

音乐培训机构小音咖欠款跑路的事情仍在发酵。

“这件事,无奈、无耻、无情、无法、无天。”6月23日,自媒体大V王左中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发文控诉,小音咖在收取大量家长预交的学费后,公司已人去楼空。

在王左中右的文中,他讲述了有上万名家长遭遇被迫停课,培训老师、员工的工资也出现欠薪问题,并称,小音咖涉及的欠款金额估算高达6亿元。

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小音咖未正面回应受影响人数及金额。

6月24日下午3点,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位于广州天河高盛大厦的小音咖教育机构,发现机构大门紧锁,人去楼空。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内部物件摆放井然,一架黑色的钢琴摆放在进门左手处,靠近门口的位置,还摆放着一张“618预售限量优惠名额”的宣传海报。

知名音乐培训机构被曝欠巨款跑路,实控人多次创业“烂尾”

(大门紧闭的小音咖广州校区,室内仍摆放着618促销广告时代周报记者摄)

一名高盛大厦的内部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小音咖在上周已经关停,近日也陆续有一些家长前来询问情况。“有些给孩子报了课的家长会过来问两句,但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同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楼栋物业管理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小音咖在6月14日关停,之后就一直找不到人。“小音咖还有部分物业费用未上交,具体金额不便透露。我们已将情况向街道、派出所报备。但目前,仍未联系上小音咖上海总公司的负责人。”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目前,部分家长已向派出所、以及相关经济犯罪侦查部门报案登记。6月24-26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联系小音咖所属的上海艺齐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截至发稿前,尚未获回复。

纾困计划一再推迟

“我在小音咖花了4万元,一共报了140节技能课+40节素养课,他们还额外赠课60节。”6月25日,广州的郭秋(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个月前,她为自己两个孩子报了小音咖的乐器培训课程,但目前只上了7节课,还剩38444元的课没上。

“作为老师,我每节课报酬在230~330元不等,从2月到现在,薪资一直没发。”同日,一名小音咖声乐班兼职老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她合计被欠薪3万元。

知名音乐培训机构被曝欠巨款跑路,实控人多次创业“烂尾”

(小音咖广州校区门口张贴的通知时代周报记者摄)

这场停课、欠薪的危机,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爆发。

“恳请老师和家长,给予小音咖一些走出困境的时间和机会。”6月13日,小音咖创始人李艾在微信公众号发布《致小音咖家长和老师的一封信》称,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小音咖遇到资金上的困难,正在努力寻求外部政策型资金扶持以及各类资金援助。“

李艾表示,将制定一份“纾困计划”,有组织、有计划地回复辅导业务线上课程,也会对“参与纾困计划的老师,针对其历史未发放的课酬,制定分期支付方案,分批兑付”。该计划更详细的方案将于6月17日开始公布,希望家长“暂缓退费”。

据悉,该计划通过在线形式授课,参与复课的学员是正常消耗课时,上一节课扣除一节课时,线上课程与线下课程一致,每个月消耗不得超过4节。

“按照计划规定,每个老师每周可以给20名学生上课,每名学生每周顶多只能上一节课,每个老师1个月最多只能上80节课。”小音咖机构工作人员陈凯(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如按规划,参与计划的老师,单节课能到手130元,2月—5月份累计被机构欠下的课程费用会暂时发放,当月工资则会在次月的5日—10日发放。

但直至现在,该计划仍未实施。陈凯表示,计划原定在6月17日—27号期间开始,后来又推到7月。根据他收到的最新消息,“纾困计划”将推迟到8月1号执行。

知名音乐培训机构被曝欠巨款跑路,实控人多次创业“烂尾”

(大门紧闭的小音咖广州校区时代周报记者摄)

“广州校区直接关闭,不参与纾困计划。”陈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她收到的通知是,广州这边不会安排线上课程,待机构资金下来了就直接退钱。“但是什么时候能有资金,能退多少,都是未知。”

时间回溯到2020年,小音咖处于高速发展阶段。据小音咖对外宣称,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达2.6亿元,在疫情背景下,同比2019年涨幅仍超200%。小音咖预计2021年底门店数量扩张至22家,全年营收将超6亿元。

目前,小音咖未正式回应欠款金额,市面上流传的欠费6亿元,或许源于以上数据。

同时,据《财经》报道,有小音咖内部人士称,目前小音咖涉及未消课时费、教职员工工资等各类款项或高达6亿元。

“就目前我知道的招生情况来看,约有2万名家长受影响,按人均缴费3万元计算,涉及金额保守估计为6亿元。但这当中也有部分课程消耗,部分老师产生薪水结算,所以6亿元的算法也有不严谨的地方。”陈凯对此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招生手段多样

无论如何计算,小音咖此次涉及欠费金额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而小音咖此前的“吸金”套路,成为家长们控诉的重点。“小音咖无所不用其极、通过坑蒙拐骗的方式玩弄欺诈家长,这样的无良与无耻,实在让我出离愤怒。”王左中右在文章中称。

王左中右在文中透露,小音咖招生的操作逻辑:先是宣传公司与上海银行签署资金监管账户合作,让家长放松警惕预交高额学费;再通过政府补贴、疫苗补贴等手段,诱导一次性购买大量课程;还将自身“标榜”为上海团市委旗下国企,以此取得家长信任。

知名音乐培训机构被曝欠巨款跑路,实控人多次创业“烂尾”

(图源:网络)

但上述手段很快不攻自破。据相关媒体报道,小音咖欠费欠薪事件爆出后,上海银行对此表示,小音咖所谓的签署资金监管账户合作,仅属于框架协议的合作意向,尚未落地。

而所谓的上海团市委旗下国企的名号,只不过是上海市国资委旗下一家名为上海青年实业的投资公司,是小音咖所属公司上海艺齐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艺齐来文化”)的股东之一,但仅有2%的股份,认缴出资不过6万元。

小音咖资金困境问题早有迹象。据各方信源透露,今年年初,小音咖就已经出现发不出工资、退费难的情况。但令外界不解的是,与此同时,小音咖却在大举收购——2022年4月,小音咖在公众号宣布完成对VIP陪练的全资收购,并成为独资股东。

天眼查显示,VIP陪练所属公司上海妙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股东为上海艺齐来艺术团有限公司,是艺齐来文化的全资子公司。在公开报道中,VIP陪练是主打“一对一在线乐器陪练”的在线音乐教育平台,已完成腾讯投资、蓝驰创投等知名资方在内的6轮融资。

对比而言,VIP陪练的知名度远高于小音咖。此前,VIP陪练曾签下著名钢琴家郎朗成为代言人,还独家冠名不少综艺节目,甚至被传估值接近10亿美金。

值得注意的是,VIP陪练也已是负面缠身。2022年1月,VIP陪练被曝出因强制清零学院课程,被众多家长投诉。此前,VIP陪练还陷入虚假宣传、退费难以及压榨员工薪资等事件,甚至在多次被工信部通报。2021年5月,VIP陪练因存在侵害用户权益行为,遭工信部下架。

实控人为连续创业天才?

经营已出现危机的小音咖仍选择在今年4月收购问题重重的VIP陪练,着实令外界费解。

与此同时,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多名老师发现,针对不同资质的老师,小音咖结算的课程费用不尽相同,有低至120~200元/课时,也有高至400~500元/课时。但面向家长,不同的课包,课时单价大部分均低至170~250元,低于市面上的私教音乐培训课。

也就是说,小音咖部分课程为“赔钱买卖”。“很多兼职老师的课时费都是公司补贴的,例如收用户200元,和老师结算250元。”6月26日,一名小音咖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天眼查显示,小音咖关联公司艺齐来文化成立于2015年4月,李艾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同时,李艾关联公司多达50余家,拥有实际控制权的企业有23家,基本上均为小音咖关联的企业。

风险信息显示,艺齐来文化曾多次因劳动合同纠纷被起诉,而李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多家公司也牵扯诸多法律诉讼,包括服务合同、劳动合同、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等事由。

拥有音乐教育家背景的李艾,更多在台前以小音咖创始人的身份露出,但小音咖实际控制人另有其人。

经过股权穿透,乔月猛是艺齐来文化持股最大的控股方上海音博文化传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实际控制人,间接持股小音咖37.57%的股权。这意味着,乔月猛是小音咖真正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

在此前对外宣称口径上,乔月猛为小音咖董事长,李艾则为小音咖创始人兼CEO。

知名音乐培训机构被曝欠巨款跑路,实控人多次创业“烂尾”

(2021年11月,小音咖广州校区开业,乔月猛、李艾出席开业典礼图源:相关新闻)

“事实上,在乔月猛入股之前,小音咖还是正常挣差价的,后期就开始通过收取预付费,低价招生。”上述小音咖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据天眼查,乔月猛关联公司共有22家,仅9家为存续状态,投资版图涉及智能科技、文化传播、企业管理等众多领域。乔月猛通过直接或间接持股,一度拥有多达40余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乔月猛是一个十年来无数次创业的‘创业天才’,涉及行业五花八门,十年间不断变换赛道。”王左中右如此评价道。

据公开资料,现年43岁的乔月猛,头衔众多。不仅是iMO班聊创始人、董事长,创业MBA导师,还是上海市信息化青年人才协会理事、上海市IT青年十大新锐以及中国企业“微成本信息化模式”创始人,还被称为“中国企业SaaS云服务模式的最早提出者和实践者之一。”

有媒体报道透露,乔月猛毕业于南京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曾作为IT精英登上麻省理工学院的讲台。早前,乔月猛曾加入上海电信,辞职后开启“连续创业”。

乔月猛涉猎生意众多,但旗下多数公司的最终命运都走向“烂尾”。

其中,iMO班聊一度风光无限。其所属的上海易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易睦网络”)自2007年创立后,累计拿下4轮融资,最后一笔融资高达1.4亿元,吸引金沙江创投、雄厚创投等众多投资机构。

知名音乐培训机构被曝欠巨款跑路,实控人多次创业“烂尾”

(乔月猛图源:网络)

2016年,金沙江创投投资人杨志伟公开透露,iMO班聊的用户量和钉钉已经是同一个量级、未来有可能是超过微信的企业级IM。但四年后,易睦网络仍走向注销的结局。

《财经》报道透露,乔月猛于2017年创立的上海康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曾主营按摩椅产品,最终也走向关停。上述公司经营失利后,乔月猛均从中脱身而去,直至入局小音咖。

如今,小音咖前途未卜,大量家长及老师,仍在等乔月猛给出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

责任编辑:CF017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