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炒表生意也难做!劳力士热门款暴跌70万,囤货表商亏上百万

劳力士最近有点“烫手”。

星期四 2022.05.26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炒表生意也难做!劳力士热门款暴跌70万,囤货表商亏上百万

时代周报       2022-05-26 19 : 03
A+ A-

奢华腕表劳力士最近戴着有点“烫手”。

年初宣布涨价3%~10%不久,劳力士就在二手市场迎来高光时刻。只是好景不长,3月开始,以劳力士为代表的瑞士腕表纷纷在二手市场遭遇价格跳水:劳力士绿金迪从巅峰时期的120万元降到现在50万元左右;百达翡丽鹦鹉螺5711A,从140万元的高点下滑到100万元左右;爱彼皇家橡树15500也从55万元跌至40万元。

“这一轮暴涨暴跌让人始料不及,很多阶段性天花板的热门表已经直接腰斩,二手市场哀嚎遍野。”5月25日,腕表行业人士王吉(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3月初到现在,劳力士热门款行情一路下滑,甚至出现价格崩盘的迹象。

事实上,此前,当大量腕表被抬升到令人惊愕的价格,还愿意去接盘的买家,基本都是带有投机性质的“炒家”,他们为疯狂的腕表市场添了一把火。

无独有偶,除了腕表,根据媒体报道,CELINE、Tasaki和Mikimoto等服饰和珠宝品牌也将迎来新一轮涨价潮。奢侈品行业涨价潮传导至二线品牌,此前路易威登和卡地亚等头部品牌已经宣布涨价。

涨价狂潮之下乱象同样存在。近日,长沙LV专柜售假事件登上微博热搜,长沙罗女士质疑此前在LV专柜购买的手袋为假货,送检后起诉该店,如今法院判决,该LV店有售假之欺诈行为,应退还货款并三倍赔偿。早在去年,古驰门店也曾查出假货调包案。

被视作理财产品的奢华腕表、服饰和包包,会是下一个击鼓传递的财富,还是资产保值、增值的新手段?

劳力士价格腰斩

5月25日,时代周报记者走访广州的劳力士特约零售门店看到,虽然是工作日下午,店内仍有近10名顾客。

“门店现在以展厅形式存在,暂时没有一款可售卖的腕表。”门店工作人员介绍称,市场需求远大于供给,如果有购买意向要先登记排队。热门款的等待时间可能超过一年,个别款式甚至要等3年。

今年1月,劳力士官方宣布,同步上调全球品牌官方定价,旗下手表平均涨幅约为3%~10%。此后,劳力士又发布2022年新的销售规定,要求门店新到商品在10天内不可开卡售卖,各专柜强制展示10支手表且不可售卖,实时库存要满足60支且不可售卖,每月开卡名额约为20~30个。

这些政策看似在抑制炒作,却进一步推高了劳力士在二手市场的涨幅。“热门款卖成了理财产品。”5月25日,腕表爱好者朱子申(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作为资深表迷,虽然我并不希望看到它被爆炒,但我不能像鸵鸟一样装作一切没有发生。”

此前,不管是二手表交易网站,还是二手表商的朋友圈,热门款市场价格都远远高于公价(官方零售价)。让业界始料未及的是,3月开始,被称为硬通货的高端腕表,行情突然急转直下。

“公价28.6万元的超级热门款式宇宙计型迪通拿‘绿金迪’巅峰时期二级市场售价120万元,现在已缩水到50万元左右,其他表款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熊猫迪从40万元跌到了27万元,五珠链红蓝圈从24万元跌到16万元。”5月26日,福建二手表商吴岩(化名)介绍称。

“手表这个东西,永远不要想着在最低点买入,最高点卖出。价格巅峰的时候,有人出价47万元买我手上的烟熏绿,我当时看价格直逼50万元,还想观望一下,结果前几天这只表是以37万元的价格出手的。”另一名二手表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有表商亏损100万

国内高净值人群正将多余的现金拿来购买奢华手表,将其作为一种保值手段。这股热潮推动劳力士热门款一表难求。

摩根士丹利联合LuxConsult发布的2021年瑞士钟表业研究报告显示,销量排名前20的钟表品牌里,劳力士依旧稳居第一,产量105万只,销售额达到80.5亿瑞郎,折合人民币约550亿元,占据了28.8%的市场份额,是欧米茄、卡地亚、爱彼、浪琴、百达翡丽加起来的总和。

在朱子申看来,劳力士、万国、欧米茄,就好比汽车行业的“BBA”,虽然属于豪华阵营但并不算顶豪,劳力士之上还有百达翡丽、江诗丹顿、爱彼。

劳力士的暴涨暴跌现象不是个例。2022年以来,包括百达翡丽鹦鹉螺系列、爱彼的皇家橡树系列、江诗丹顿的纵横四海系列等在内的奢华腕表热门款,价格都经历了一轮“过山车式”的起伏。

“这是2019年以后涨跌幅度最大的一次,我也亏了。”吴岩自嘲称,在高点的时候买了百达翡丽5167A、5711A、5712A,以及劳力士熊猫迪、可乐圈,目前虽然都已套现,但亏了小100万元。

“相当于半年白干了。”吴岩感到无奈:“我是自有资金,离场得早,也有贷款入圈的表商,他们不会轻易认亏的,还在等待下一轮周期。”

在二级市场,热门表似乎复刻了前两年“炒鞋”的盛景。5月23日,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红布林发布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以来,超7成用户在线上买买买的同时,也在卖闲置回笼资金。从商品流转情况来看,平台转卖最火的商品百达翡丽腕表,转卖次数达到6次。

不过,从整个市场价格来看,即使已经经历一轮暴跌,大部分热门款的二手市场价格依然高于官方零售价。

“圈外的人只看到了劳力士,其实圈里人都知道,很多表都很火,买不到。在热门款带动下,不少款式都有了几万元的上浮,但并不意味着所有腕表都可以翻出好几倍的高价。”朱子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9年以搭售方式从专柜购入的一款迪通拿,当时售价13.6万元,今年市场鼎盛时期,这款表的售价一度需要20万元,但目前在二手市场缩水到16万元。

奢侈品增值是假象?

和劳力士周期相似的,还有其他奢侈品市场。

“去年我买了爱马仕一款热门包,买的时候19800元,现在涨到了2万多,我那个颜色在二手市场卖到3万多。”5月26日,上海女孩小杨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在选购奢侈品的时候最主要在意的还是款式,一般买的都是爆款,较为稀缺的产品。后续这些包价格都有所涨幅,在二手市场也有溢价。”

国际奢侈品品牌正在不断探寻其客户的接受上限。今年以来,卡地亚、路易威登、迪奥、爱马仕、香奈儿、思琳等奢侈品品牌也都先后进行了价格上调。

奢侈品频繁涨价,让更多人动了购买奢侈品投资的念头,甚至有网友戏称“买奢侈品比买基金香”、“买包等于理财”。

要客研究院发布的《2022中国高净值消费者洞察报告》显示,近三年来,顶级头部品牌包袋平均涨价幅度已经超过32%,但是每次涨价都能收获一波哄抢,品牌通过涨价带来的利润已实现了平均超过150%的增长。

不过,业内人士对于通过消费品投资却有不同看法。5月26日,奢侈品专家、要客研究院院长周婷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无论是劳力士也好,还是百达菲丽也好,所有的品牌其实都是消费品,消费品入手之后大概率都会出现贬值。”

与腕表类似,由于一手市场货源紧缺,不少奢侈品包包、服饰的消费者将目光转向二手交易。《2021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报告》显示,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存量超3万亿,但2021年市场规模只有470亿,二手奢侈品市场确实也在这几年获得了高速发展,预计2022年增速放缓仍将不低于50%,并在3—5年内一直维持高速增长。

在周婷看来,二手奢侈品市场快速发展包括多方面因素影响。一方面是很多人对奢侈品消费热情高涨,但消费力不强;另一方面二手奢侈品电商等商业模式崛起,二手鉴定市场的兴起也促进了二手奢品市场的发展。

不过,周婷提醒道:“商品市场上不存在绝对的保值和增值,因为具有绝对保值的商品在市场上处于有限流通和无法流通的状态。绝大部分奢侈品作为消费品和消耗品,不具有保值增值功能,这些假象是品牌们用营销的方式实现的。”

责任编辑:CF017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