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肯德基供应商龙江和牛IPO:研发不足千万、原料多外采

以国产和牛肉为销售噱头的龙江和牛,截止2020年末公司仅有32头种公牛。最近几年公司需要大量外采牛肉与肉牛进行加工、销售,而长期以来公司的主要客户都是百胜中国(09987.HK),产品最终被用到和牛肉饼汉堡、嫩牛五方用牛肉丝等KFC(肯德基)快餐产品的加工中。

星期四 2022.05.26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肯德基供应商龙江和牛IPO:研发不足千万、原料多外采

投资者网       2022-05-26 08 : 45
A+ A-

《投资者网》吴微

编辑  吴悦

2019年以来猪肉价格的变动,对人们的饮食习惯乃至于相关行业的市场格局都产生了巨大影响。维持猪肉等肉食价格的稳定,已成为保持CPI稳定的重要一环。

不过,受养殖环境以及饮食文化等因素的限制,此前牛肉在国人饮食结构中的占比一直不高。但2019年非洲猪瘟爆发,猪肉价格上涨,牛肉消费量有了明显增长。同时随着冷链物流技术的发展,经济又实惠的冷冻牛排,成为国内中高收入人群重要的饮食调剂。

在巨大需求的推动下,大庄园肉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庄园”)、龙江元盛和牛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龙江和牛”)等肉牛养殖、屠宰以及牛肉加工销售企业的收入与利润出现了明显的增长。大庄园、龙江和牛也相继提交了招股书,拟实现资本化。

不过,自2021年7月1日提交招股书后,龙江和牛却迟迟未更新招股书,直至近日交易所才对公司的申报给予了反馈。

值得一提的是,以国产和牛肉为销售噱头的龙江和牛,截止2020年末公司仅有32头种公牛。最近几年公司需要大量外采牛肉与肉牛进行加工、销售,而长期以来公司的主要客户都是百胜中国(09987.HK),产品最终被用到和牛肉饼汉堡、嫩牛五方用牛肉丝等KFC(肯德基)快餐产品的加工中。

原料肉大多依靠外采

生物学上的牛一般指牛族,是偶蹄目、牛科、牛亚科下的一族动物,通常俗称为“牛”,共有5属,大多是大到极大的草食性动物。其中包括非洲水牛和美洲野牛,对人类有非常重要的经济价值的品种主要有黄牛、水牛和牦牛。为了满足不同的经济需求,自人类驯化牛以来,就开始进行育种、选种实验。随着遗传学技术的发展,在最近百年以来,因经济作用不同,人类已将牛培育出更多的亚种,和牛就是其中比较出名的肉牛品种。

而在普遍观念里,和牛一般指日本和牛,是日本培育的当今世界公认的品质最优秀的良种肉牛。2001年开始,国内通过克隆技术、冷冻精子等多种形式进行了国产和牛的品种改良工作,以此打开肉牛高端市场。

龙江和牛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于2009年成立,公司是国内少数通过引进纯种和牛并繁育而获得持续种质资源的和牛养殖企业之一。除了和牛繁殖、养殖外,龙江和牛还具备屠宰与肉类加工的能力。

截至2020年末,依靠销售肉制品与牛只,龙江和牛实现了12.18亿元的收入,当期公司的净利润也达到了0.95亿元。公司在电商平台销售的国产和牛肉牛排,已获得了大量的客户认可,部分产品获得了10万+的评论。

不过从公司披露的成本结构来看,公司2020年销售的1.75万吨肉制品中,其中绝大部分的原料肉或肉牛通过外购取得。2020年,龙江和牛在牛肉制品销售业务中采购了1.55万吨的牛肉原料肉,在肉制品加工业务中则采购了8775吨牛肉原料肉,合计外购的牛肉原料肉数量已远远超过当期公司销售肉制品的量。而据公司披露,牛肉原料肉主要从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家采购。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龙江和牛在电商平台上以国产和牛为销售噱头,销售的牛排产品单价与同级别的进口牛排单价相差不大。但据公司披露,长期以来,龙江和牛的第一大客户都是百胜中国,后者长期以来贡献了40%以上的收入。

而百胜中国主要将龙江和牛的产品应用到和牛肉饼汉堡、嫩牛五方用牛肉丝、千层牛肉饼、香酥牛肉卷等KFC快餐品牌的产品中。与人们所认知的日本和牛牛排、生食的吃法存在着较大的差异。

育种等研发投入偏低

牛肉原料肉主要依靠外包采购,或与公司和牛种牛、肉牛储备不足有关。截至2020年末,龙江和牛存栏和牛数仅有6464头,改良和牛育肥牛1053头。据统计,一头500千克的肉牛能产250千克左右牛肉,以此来算,龙江和牛存栏肉牛仅能产出不到2000吨的牛肉。此外,肉牛一般有1-2年的生长周期,因此龙江和牛7517头和牛肉牛中,还包含一部分牛犊,未到出栏期。

纯种和牛在国内种群数量很小,因此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引进的纯种和牛种牛,成为了龙江和牛的核心资产与竞争力。不过从公布的数据来看,龙江和牛的种牛储备也略显不足,尤其是种公牛的数量更是下降明显。2018年末,龙江和牛还拥有56头种公牛,而到了2020年末,这一数据已下降到了32头,下降幅度高达42.86%。

肯德基供应商龙江和牛IPO:研发不足千万、原料多外采图片来源:招股书

不过,在此期间龙江和牛的种母牛数有所增加,由2018年的2386头增加到了2020年的2702头,涨幅为13.24%。但据了解,牛的妊娠期一般为9个月,一般一胎生一只牛犊,一生也仅能繁殖十数头牛。这样看来,以龙江和牛的种牛储备,公司难以通过自有的种牛,利用育种和繁殖短时间内扩大公司肉牛的存栏量。

据了解,育种是指通过创造遗传变异、改良遗传特性,以培育优良动植物新品种的技术。以遗传学为理论基础,并综合应用生态、生理、生化、病理和生物统计等多种学科知识,对发展畜牧业和种植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是一个非常综合的科学。

但2018年-2020年期间,龙江和牛的研发费用在公司当期营收中的占比长期未超过0.5%;研发投入最高的2020年,当期的研发费用也仅有582.24万元。而在这582.24万元中,除了投入育种外,还有饲料配方及肉制品开发方面的投入。

虽然龙江和牛养殖出栏的肉牛在公司销售牛肉中的占比不高,且在育种研发方面投入不高。但因公司属于养殖行业,企业获得了大量的农用设施建设补助、厂房设备补助、良种繁育补贴以及肉制品加工设施补贴等政府补贴。2020年,公司获得的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损益的账面余额为2717.6万元,在当期净利润中的占比达到了28.59%。

面对上述情况,投资者对公司的看法也产生了分歧。2019年龙江和牛进行股权转让时,公司的整体估值还高达16.14亿元,但到了2021年5月,龙江和牛提交招股书前不久,股东CMIA Moonstone(H.K.) Limited却将公司6.4%的股权以8000万元的交易对价转让,对应整体估值为12.5亿元,远低于两年前。而在转让过程中,龙江和牛和实控人林紫柏还与受让方签署了补充(对赌)协议,对业绩承诺、回购等条款进行约定。为了配合公司申报IPO,这一补充协议在签署后不久终止。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