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粮价一涨再涨,全球粮食危机还有多远

战争、油价、极端天气,点燃粮食危机的三个火苗,在2022年接连相遇。

星期三 2022.05.25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粮价一涨再涨,全球粮食危机还有多远

北京商报       2022-05-25 09 : 13
A+ A-

战争、油价、极端天气,点燃粮食危机的三个火苗,在2022年接连相遇。在多个国家限制粮食出口后,联合国已经发出全球将在10周内面临粮食危机的警告。而市场上的那句名言或许也不是危言耸听:如果粮食短缺5%,它带来的冲击不是涨价5%,而是涨到买不起粮食的那5%人口饿死为止。

多国限制出口

5月以来,2022年的不确定性又增加一重:不少国家纷纷宣布限制粮食或食品出口。当地时间周一,马来西亚总理伊斯梅尔·萨布里宣布了于当日召开的内阁会议的决定:从6月1日起,马来西亚将停止每月出口360万只鸡,直至鸡价和生产恢复稳定为止。

马来西亚并不是第一个打响“粮食保卫战”的国家。5月初,印度尼西亚发布禁令,禁止棕榈油出口;14日,全球第二大小麦生产国印度突然宣布,禁止小麦出口;此外,哈萨克斯坦发布了为期6个月的食糖和原糖出口禁令,该禁令于5月23日起正式生效。

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数据显示,目前已有23个国家实施了出口限制,接近2008年粮价危机高峰期间实施限制的28个国家。不过,其中一些没有起到这些国家想要的效果,甚至还出现了一连串的负面连锁反应,让部分国家不得不放松或撤回出口禁令。

财经评论员张雪峰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多个国家禁止出口食品是为了优先保证本国的供应,使粮食能够自给自足,保证粮食安全。

在北半球,作物一般在3月和4月种植,但今年的播种面积远低于正常水平。比如在美国,根据美国农业部4月发布预测称,美国农户今年料将减种春小麦,增种大豆,春小麦面积将较2021年减少2%。美国农业部表示,2022年小麦种植总面积预计仅增加1%。

其他粮食主产地情况更糟糕。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数据,俄罗斯和乌克兰分别为全球最大和第五大小麦出口国,2021年两国小麦出口量约占全球的30%,乌克兰小麦出口约占全球的12%。而由于俄乌冲突导致供应受阻,4月,乌克兰月度小麦出口量从正常的400万-500万吨降至100万吨。

粮价一涨再涨

通胀高企、供需失衡、结构错配,全球粮价已经一涨再涨。公开数据显示,小麦的价格自今年以来已上涨超过60%,而大米价格上涨了16%。

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指出,小麦价格的上涨是整个市场供给需求失衡的结果,全球市场主要小麦供给地一个是东欧地区,一个是印度地区。但受到欧洲地缘政治危机和冲突的影响,东欧地区的小麦面临着比较大的压力,不仅很多播种的有利时机被错过了,而且市场的运输也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东欧地区向市场提供的小麦就出现了比较大规模的下降。此外,印度今年的极端高温气候也直接导致了整个小麦产量的下滑。”江瀚说道。

但在需求层面,江瀚表示,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说小麦是生活必需品,受意外影响不大。刚性的小麦需求和不足的小麦供给,最终结果就是整个市场出现了供需失衡,必然会导致市场价格的上涨。

眼下,多国政府正努力填补粮食供应缺口,缓解供需紧张局面。美国总统拜登日前公布促进美国农业生产的具体措施,包括将全国范围内有资格获得“双季作物保险”的县的数量增加681个至1935个;通过提高农作物种植效率的“精准农业”和其他技术援助降低农民的生产成本、扩大关键产品的用途、简化与农民相关的申请手续;将联邦政府投资国内化肥生产的资金由此前的2.5亿美元增加至5亿美元。

欧盟委员会近期也采取行动加强全球粮食安全,例如暂时允许农户在休耕的土地上种植作物。欧盟委员会还支持降低基于粮食作物的生物燃料的掺混比例,称这些举措将帮助农户把更多土地用于食品生产,并增加玉米、向日葵等作物的种植。

对于未来粮价走势,江瀚表示,当前小麦的涨价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对于整个市场而言,小麦的生产是具有周期性特征的,今年一些关键的生产时间被错过了之后,必然会导致小麦的减产,也会导致这一季的小麦其本身产量不足,整个市场也面临较大的压力。

张雪峰也认为,由于全球通胀压力、供需关系失衡、种粮成本上涨等原因,全球粮食价格会有很大的上涨概率。

不能承受之重

眼下,粮价的波动也让本因全球疫情、区域摩擦、气候变化等因素导致的粮食缺口雪上加霜。农业分析公司Gro Intelligence首席执行官Sara Menker近日在联合国安理会的一次特别会议上表示,全球现在只剩下10周的小麦供应。

她还指出,俄乌战争不是导致粮食安全危机的原因,“只是朝着一场长期燃烧的大火上再浇了一些油”。她说,世界各地的干旱正在导致小麦资源减少,全球粮食供应也受到气候变化和化肥短缺的深度影响。

事实上,在俄乌冲突之前,供应链的崩溃就已显现,而冲突则进一步加剧了这一情况。Bob Unanue是戈雅食品公司(Goya Foods)的CEO,该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食品分销商之一。Unanue警告称:“我们正处于全球粮食危机的悬崖边上。”

粮食涨价已经成了一些以进口为主国家的不能承受之重。食品和燃料严重短缺,斯里兰卡陷入了70多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政治和社会动乱接踵而至;土耳其的通胀率达到惊人的70%,刷新20年新高。

同时,黎巴嫩、也门、叙利亚、阿富汗、苏丹等付不起钱的穷国更是陷入了“绝境”。以黎巴嫩为例,该国90%的小麦都从俄乌进口,每年谷物进口需求量高达200万吨,按照目前的市价,该国一年只是用于进口谷物的花费就将达到8亿美元之多。目前,黎巴嫩正面临着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国内四分之三以上的人口都陷入了贫困。即使他们能找到出口替代市场,也难以承受如此高昂的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屯粮自保”很可能会适得其反。世界银行东亚和太平洋地区首席经济学家阿迪蒂亚·马图表示,在世界粮价持续上涨的背景下,限制粮食出口不仅无助于缓解本国粮价,反而会进一步推高全球食品通胀,加剧部分粮食进口国面临的危机。

马图认为,部分国家限制粮食出口会引发更多国家为遏制国内粮价出台新管制措施,导致全球粮价进一步上涨,降低粮食分配的效率和公平性。马图表示,在2008年和2011年全球粮食价格大涨时,多国推出了总计80多项粮食贸易干预措施,反而导致全球粮价进一步上涨13%至15%。

北京商报记者陶凤赵天舒

责任编辑:CF017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