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疫情打击、投资方爽约,亚洲首个本土豪华邮轮品牌面临至暗时刻

疫情之下,手握亚洲首个本土豪华邮轮品牌的云顶香港将何去何从?

星期三 2022.01.19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疫情打击、投资方爽约,亚洲首个本土豪华邮轮品牌面临至暗时刻

新京报       2022-01-19 14 : 49
A+ A-

1月19日,云顶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顶香港”)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可动用现金结余将于2022年1月底或1月底前后耗尽,即将无法偿还到期债务,故于当地时间1月18日向百慕大最高法院提交清盘呈请。

遭遇疫情“黑天鹅”,业绩巨额亏损

资料显示,云顶香港成立于1993年11月,子公司云顶邮轮旗下拥有丽星邮轮、星梦邮轮和水晶邮轮三个邮轮品牌,运营云顶梦号、世界梦号等多艘邮轮,其中,星梦邮轮是亚洲首个本土豪华邮轮品牌。此外,云顶香港还拥有德国MV造船集团(MVWH)和Lloyd Werft船厂等。

受邮轮及造船厂的额外折旧和摊销、市场推广成本开支以及市场竞争等因素影响,云顶香港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已连年亏损,而疫情引发的停航令云顶香港迎来“至暗时刻”。

2020年年初疫情暴发,星梦邮轮旗下世界梦号一度因乘客出现确诊病例广受关注。2020年1月26日,星梦邮轮宣布暂停旗下所有邮轮在中国内地的运营。最终,世界梦号的检疫工作于2020年2月9日完成,船上1814名船员检测结果为阴性,此前在船的所有从中国香港上船的旅客在获得卫生署许可后,均已陆续离船。此外,水晶邮轮、丽星邮轮也陆续取消了航行计划。同年2月起,云顶香港邮轮旅游业务宣告暂停,3月起造船厂业务也被暂停。

疫情给全球邮轮行业带来重创。据国际邮轮协会数据,自2020年3月中旬开始全面停航至9月,邮轮行业造成全球经济损失770亿美元、流失51.8万个就业岗位。邮轮公司生存状况同样堪忧,美股三大邮轮公司集体出现大额亏损。

在这样的背景下,云顶邮轮率先实现复航,拉开全球邮轮复航序幕。2020年7月,星梦邮轮在中国台湾启动邮轮跳岛游;2020年11月,世界梦号重新投入运营,成为新加坡首个获准复航的邮轮。

然而,两艘邮轮显然难以挽回云顶香港全年业绩。2020年,云顶香港收益总额由2019年的15.61亿美元骤减至3.67亿美元,综合亏损净额达17.16亿美元,2019年为亏损1.59亿美元。此外,云顶香港的邮轮旅游主要收益来源为乘客票务,2020年该项收益同比缩水85.37%至1.52亿美元。

债务压顶,云顶香港“甩卖”资产

云顶香港在2020年年报中预计,邮轮旅游业务会于2022年恢复正常,并达到疫情前水平。然而,随着疫情和市场环境变化,云顶香港可能“倒在”2022年的第一个月。

一方面,尽管星梦邮轮和水晶邮轮陆续复航,但受疫情影响,不仅邮轮运力受限,运营也面临疫情变化带来的不确定性。例如,星梦邮轮探索梦号自2020年7月在中国台湾复航近10个月后,于2021年5月被再度叫停,直至2021年12月31日重启。此外,世界梦号因发现疑似病例,于2021年7月提前返回新加坡并展开预防性停航,后于同年11月恢复运营。云顶香港管理层此前预计,旗下其余邮轮是否获准营运,最终取决于疫情及德尔塔变异毒株在其他国家的控制情况。但随着奥密克戎的蔓延,未来疫情形势变数陡增。

另一方面是债务重压。截至2020年12月31日,云顶香港共有33.95亿美元的借款出现违约。截至2021年6月30日,云顶香港净负债34.09亿美元,较2020年12月31日的31.41亿美元进一步扩大,股权总额为25.15亿美元,负债与资本比率为135.6%,而现金及现金等值项目仅4.53亿美元。

为储备现金并寻求额外资金来源,云顶香港自2020年9月开始,频繁出售非核心资产,仅2021年便出售了旅游设施开发公司Genting Macau 50%的已发行股本总额及贷款、豪华游艇制造商Grand Banks Yachts 26.84%的股份和两架飞机。

通过成本控制、邮轮部分复航等方式,云顶香港“求生”有所成效,2021年上半年亏损净额收窄至2.38亿美元。在2020年7月-2021年5月复航期间,探索梦号共接待游客9万余名。然而,云顶香港在现金流方面依然吃紧。

投资方“爽约”,未来何去何从?

在一系列开源节流的计划中,云顶香港于去年5月披露的集团资金重整协议显得尤为重要。根据协议,云顶香港旗下德国造船集团MVWH将获得WSF(德国经济稳定基金)3亿欧元的融资,用于环球梦号船舶和极地破冰级游艇Crystal Endeavor的建造。此外,协议还修订并延长了现有财务债项,以及进行价值不少于3000万美元的资本融资等。

资料显示,MVWH由云顶香港于2016年将旗下位于德国的三家船厂合并而成。当时,全球邮轮业快速发展,全球邮轮订单出现前所未有的新高。云顶香港方面判断,未来可能将出现未能以合适价格取得邮轮建造档期的情况,进而影响邮轮品牌发展。因此,云顶集团希望通过收购造船厂的方式,打造和设计邮轮船队。

然而,MVWH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云顶香港的业绩表现。2016年云顶香港净利润由盈转亏,原因之一便是收购德国船厂产生的额外折旧及摊销,以及船厂经营与新船建造业务所产生的启动、重组及收购相关成本。在接下来的数年,MVWH的相关折旧及摊销等项目,都是导致云顶香港亏损的“常客”之一。

2020年疫情的暴发,令云顶香港的“造船梦”雪上加霜。根据融资协议,本次资金的主要用途是为MVWH的造船提供资金。然而,云顶香港的资金重整计划并不顺利。

据公告,因一家德国保险机构拒绝承认融资协议所要求的保险范围,导致参与融资的相关银行拒绝向云顶香港发放1.08亿欧元的贷款。据悉,该保险机构拒绝的理由,为云顶香港未来五年受到的疫情影响以及商业活动持续减少等压力状况。云顶香港方面则认为,上述判断并非该保险机构确认保险范围的前提条件,且相关假设“不公平且不合理”。

调整融资方案后,云顶香港依然被拒绝使用按合约规定应享有的流动资金池,付款要求也被拒绝。云顶香港向融资参与银行提出申请,希望解除锁定于流动资金储备账户中的8100万美元自有资金,截至今年1月18日,相关银行始终没有批准付款。

最终,因无法获得额外资金,MVWH于当地时间1月10日向德国法院申请破产,云顶邮轮两艘新船的建造或将随之陷入僵局。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12月17日,云顶香港在要求提取由德国梅前州提供的8800万美元备用融资时遇阻。云顶香港方面称,在向德国法院起诉要求梅前州履行协议后,法院起初判决梅前州即时拨付资金8800万美元,但随后两次修改判决结果,最后改为无金额需即时支付。今年1月11日,该修改事项进行聆讯,1月17日,云顶香港对梅前州的申请被法院驳回。

因投资方未能履约,目前云顶香港流动资金来源面临重大缺口。1月18日,云顶香港方面称,除非收到一项令公司能够偿还到期债务、各方一致认可及同时满足各方条件的重组方案,否则董事会将有可能于2022年1月18日(百慕大时间)向百慕大主管法院提交临时清盘呈请。同时,云顶香港三位独立非执行董事史亚伦、林怀汉和陈和瑜宣布辞职。

1月19日,云顶香港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可动用现金结余将于2022年1月底或1月底前后耗尽,即将无法偿还到期债务,故已向百慕大最高法院提交清盘呈请。同时,云顶香港还向法院申请,授权联席临时清盘人促进并协助公司拟定及提出财务债务重组,帮助公司持续经营,并与债权人就债务偿还方式作出妥协或安排,或者授权出售云顶香港全部/部分资产。

云顶香港方面还表示,公司邮轮航线经营等业务活动仍将继续,以保障核心资产、维持价值,但预计大部分现有营运业务将停止。内外交困下,云顶香港将走向何方?

责任编辑:CF013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