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长按图片保存后分享

线下裁员线上重组 迪士尼玩命自救

北京商报 2020-10-14 11 : 10
A+ A-

迪士尼当年决定做流媒体的时候大概没曾想过,流媒体会在关键时刻救自己一命。眼看着美国疫情反弹态势越发明显,主题乐园乃至电影业务重启无望,迪士尼最终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用一场重大重组将这艘娱乐巨舰的航行方向大力转向流媒体。一边是主题乐园大批裁员,一边是疯狂加码流媒体,特殊时期,迪士尼正挣扎在自救的巨大漩涡中。

流媒体优先

流媒体成了迪士尼当下的重中之重。当地时间周一,迪士尼宣布,为了进一步加快其直接面向消费者的业务战略,它将把媒体业务集中到一条单一的业务线中。对迪士尼来说,这将是其为流媒体量身打造的业务线,据悉,该业务将直接负责内容分发、广告销售以及迪士尼眼下的王牌流媒体业务Disney+。受此消息影响,迪士尼盘后股价一度上涨超过5%。

“我们正在极大地向流媒体倾斜。”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察佩克直言。他补充称,迪士尼正在考虑用包括股息在内的所有投资以增加在新内容上的支出,董事会将对迪士尼的股息支付做出最终决定。为此,迪士尼还将消费产品、游戏和出版部门的前总裁Kareem Daniel提拔为新部门的负责人,后者将负责确保流媒体的盈利。

迪士尼应该庆幸,自己的流媒体产品在去年11月的关键时刻上线了。今年初的疫情成了全球杀出来的最大一只“黑天鹅”,线下活动遭受无差别重击,反倒是线上活动,因为疫情因祸得福。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迪士尼的流媒体服务拥有1亿付费用户,其中超过一半是Disney+的用户。今年4月,移动应用分析公司Apptopia和客户参与平台Braze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Disney+在2020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并且因疫情影响其3月的流媒体播放量增长了30.7%。

但迪士尼似乎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流媒体业务与疫情之间的关系。“我并不认为这是对疫情的回应。”察佩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疫情加速了他们实现这一转变的速度,但这一转变无论如何都会发生。

上个月,迪士尼用《花木兰》试验了下自己流媒体转型的效果。彼时,迪士尼宣布《花木兰》北美地区将仅在Disney+上线,随后,一家数据研究公司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上线9天时间里,《花木兰》吸引了29%的北美Disney+用户付费观看。按照Disney+用户数量来计算,《花木兰》为迪士尼带来了2.61亿美元收入。

救命稻草

线上《花木兰》的试水恰恰证明了另一个问题,当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再次肆虐之后,迪士尼影视娱乐业务重启希望越发渺茫。不久前,70多位好莱坞著名导演联名去信美国国会,要求两党议员尽快通过援助计划以挽救已奄奄一息的美国电影院。

信中提到,如果疫情持续的话,到今年底,全美所有中小规模影院中,被迫申请破产或是永久歇业的,将会达七成之多;而全美国约15万电影放映行业从业人员中,也会有66%的人悲惨失业。

影院深陷泥潭,迪士尼的电影业务自然遭受牵连。今年8月初,迪士尼公布的2020财年三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显示,迪士尼影视娱乐业务在报告期内的收入仅有17.38亿美元,同比下降54.69%。靠着IP内容从院线发家的迪士尼,终是在老本行上“栽了跟头”。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迪士尼宣布线上上线《花木兰》的时候,引发了不少地区院线工作者的不满。

但不管如何,流媒体成为迪士尼当家花旦的态势却已经不言而喻。调戏电商创始人冯华魁称,在疫情之前,很多企业要么重视线上,要么重视线下,有很明显的割裂现象,但疫情的突袭就让商家们意识到人们娱乐的多种形式都很重要。迪士尼本身就是电影起家,有IP有主题乐园也有各种版权,且其现有的用户量和全球业务规模也足以支撑其做好流媒体业务,成为线下业务非常好的补充。

“迪士尼本身就是自制剧全球排名一二的企业,之前的强项就是做剧,但不是做平台,不是经营用户,现在做了流媒体其实就是把作品和经营用户更好地结合起来。”在冯华魁看来,可以将迪士尼当成一个品牌方,而奈飞之类的当作平台方,这种平台方对品牌方来说,虽然可以合作,但终究相当于命运握在别人手中。迪士尼目前的做法是把原来娱乐业碎片化的东西加速了数字化的整合,把用户行为和用户数据更好地运用起来。

迪士尼做流媒体,或许有其先天优势。此前,eMarketer预计,Disney+今年用户数量将达到7240万人,目前Disney+的观众数量已经超过了Apple TV+的1880万人。考虑到这两项服务都是在2019年11月推出的,这一数字令人印象深刻。此外,Disney+的观众规模有望在2024年超过其姊妹平台Hulu。

迪士尼的冰与火

值得注意的是,察佩克在宣布重组决定的时候,还提到了另一个问题,即重组可能会导致裁员,不过他也提到,这次裁员的规模应该不太可能达到上个月在主题乐园部门裁员的规模。这就牵扯出了迪士尼的另一个窘境——主题乐园业务正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濒临停摆。

上个月,以主题乐园和度假酒店为主要业务扩张领域的迪士尼突然宣布将在美国境内的主题乐园裁员28000人,这几乎占到它在全美度假产业岗位的1/4。尽管流媒体业务势不可挡,但对于迪士尼来说,在过去这些年支撑迪士尼一路走来的也恰恰是主题乐园。

2019年的数据显示,主题乐园与邮轮收入已经占到了迪士尼总收入的1/3以上。但今年疫情暴发后,主题乐园业务几乎陷入停滞,迪士尼未经审计的三季报显示,在该财季内,迪士尼营收117.79亿美元,同比下降41.87%;净亏损则达到47.21亿美元,相比起来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7.6亿美元。

主题乐园堪称迪士尼目前的“重灾区”。数据显示,当季迪士尼主题公园、体验和产品营业收入9.83亿美元,同比下降85.05%。迪士尼自己也提到,受新冠疫情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公园、体验和产品的营业收入,在2020财年三季度损失了约35亿美元的收入。而从2020财年前3个季度的收入来看,损失了46亿美元。按照迪士尼的说法,虽然他们无法确定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持续时间,但预计至少会影响其2021财年的财务业绩。

流媒体业务的火热究竟能不能填上迪士尼的窟窿,这是最值得关注的问题。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兴斌看来,迪士尼大部分乐园都在美国,裁员也主要聚集在美国,这也证明迪士尼作为一个实体来讲,已经明确地预料到美国的乐园业务在一两年之内无法恢复。但疫情之下,迪士尼要保持自己的品牌,又不能在国内开园,所以只能做线上的项目,这也是迪士尼采取的应急的、无可奈何的办法。

美国量子媒体集团首席执行官阿里·左尔丹曾表示,人们还是想回到现实的主题乐园中,尽管人们也享受在家中的影音娱乐,但最终还是想走到户外,体验真正的迪士尼乐园。王兴斌也提到,迪士尼的产品是与其乐园本身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在不开园的情况下迪士尼想推销自己的商品其实很难。再有就是拍电影,但拍完了电影在美国上映也很难,毕竟对于迪士尼而言,线上的东西带来的更多是锦上添花的作用,不可能完全解决迪士尼实体的问题,实体还是需要靠游客消费。

北京商报记者杨月涵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