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长按图片保存后分享

昔日服装巨头美邦沦落?去年亏8亿 董事长被限制消费

北京时间 2020-06-29 08 : 43
A+ A-

涉房屋租赁纠纷。

近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对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美邦服饰”)及公司法定代表人胡佳佳下发了限制消费令。

胡佳佳为美邦服饰创始人周成建之女。2016年11月,周成建父女完成交接班,周成建卸任美邦服饰董事长、总裁,由胡佳佳接任美邦服饰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2019)沪0101执6212号限制消费令显示,事情起源于美邦服饰与林华康、毛卫红的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

和君咨询连锁经营专家文志宏对时间财经表示,被下发限制消费令对上市公司显然是负面消息。美邦服饰在经营方面也没有明显发展,十年前其“虚拟经营”模式非常火,但十年过去了,美邦服饰并没有大的突破。相对于安踏、森马和海澜之家等本土运动休闲服装而言,美邦服饰的相对速度是倒退的。

美邦服饰成立于1995年,因宣传语“不走寻常路,美特斯邦威”和明星代言,旗下美特斯邦威品牌一度风靡全国。公司于2008年在深交所上市,创始人周成建连续3年蝉联中国服装行业首富。

《胡润服装富豪榜》显示,周成建身价从2018年的160亿元一路上涨至2010年的216亿元。到2011年底,美邦市值达到261亿元,是当时品牌服装板块第一大市值公司。万科的王石、郁亮和蒙牛的牛根生都曾任公司独董。

但2011年开始,美邦服饰业绩下滑,2015年由盈转亏。2019年公司亏损8亿元,今年一季度,美邦服饰亏损2.19亿元。

时间财经多次联系美邦服饰方面,截至发稿时间,暂未获得回复。

房屋租赁纠纷

美邦服饰与林华康、毛卫红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显示,林华康、毛卫红是上海市南京东路1003室商铺、1004室商铺的权利人。2008年2月2日,双方签订《租赁合同》,约定林华康、毛卫红将该两商铺出租给美邦服饰使用,租赁期限自2007年2月1日起至2017年3月31日止。租赁期限届满后,林华康、毛卫红即于2017年4月14日提起诉讼,明确表示不再续租的意愿。

而美邦服饰称,公司于2016年9月向林华康、毛卫红支付的15.5万元实际为续签合同的租赁保证金。且类似林华康、毛卫红的小业主还有近490户,系经政府协调将一个五层楼的大商铺统一出租给美邦服饰,故美邦服饰希望继续租用涉案商铺。

法院认为,租赁期限于2017年3月31日届满后,林华康、毛卫红即于2017年4月14日提起诉讼,明确表示不再续租的意愿,美邦服饰于2017年4月25日签收诉状副本,故对美邦服饰关于双方存在不定期租赁关系的抗辩意见,法院不予采纳。

美邦服饰应在租赁期满后5日内将系争房屋交还林华康、毛卫红,应及时搬离并支付房屋使用费。美邦服饰于2016年9月12日支付的15.5万元不具有保证金性质,可视为美邦服饰已支付的房屋使用费。

1003室商铺及1004室商铺自2017年4月1日起至2019年3月31日止的房屋使用费,扣除已支付的金额,美邦服饰还应支付林华康、毛卫红36.14万元。此外,美邦服饰迟延交还房屋,构成违约,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林华康、毛卫红违约金7.56万元。

昔日服装巨头美邦沦落?去年亏8亿 董事长被限制消费

去年亏损8亿

官方资料显示,胡佳佳出生于1986年,在周成建与胡佳佳母亲离婚后,随妈妈姓胡。2010年毕业于阿斯顿大学市场营销专业,2011年取得伦敦马兰戈尼学院时尚营销硕士学位。2011年至2016年,曾先后在美邦服饰总裁办公室、美特斯邦威鞋类开发营运部、品牌营销部、战略发展部等各部门轮岗。

2016年11月,市场传言周成建因牵扯徐翔案而退位,让30岁的女儿胡佳佳接任。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显示,有13家上市公司涉案,多家媒体报道,美邦服饰是13家公司之一。《界面新闻》援引多位知情人士说法称,徐翔出事的直接原因是对美邦服饰的股价操纵。

2016年1月7日,美邦服饰公告确认董事长周成建及董秘涂珂失联,股票停牌。随后的2月24日,深交所在官网发布一则《纪律处分事先告知书》,称上海泽熙作为美邦服饰股东期间存在违规行为。

胡佳佳2016年接手的美邦服饰正处于业绩下滑阶段。公司此前营收连续4年下滑,2015年美邦服饰更是出现上市以来首亏,亏损约4.32亿元。2016年11月,美邦服饰将旗下规模较大的子公司上海企发以9.83亿元转让其全部股份,才实现微弱盈利,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美邦服饰2016年亏损约5.18亿元。

UTA时尚管理集团中国区总裁杨大筠曾公开表示,美邦发展高峰期的主要客群是“70后”、“80后”。如今,这类客户不再愿意为美邦买单。

胡佳佳任董事长的首份财报也未见出彩,2017年公司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逾3亿元。直到2018年,美邦服饰终于交出了一份真正扭亏为盈的成绩单,营业收入同比增加18.6%至76.8亿元,归母净利润实现4036.16万元,同比增长113.2%,实现扭亏为盈。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年报中的“非主营业务分析”,“投资收益”的金额为4832.79万元,占利润总额比例高达99.07%。2018年销售净利润率仅为0.53%,且公司主营服装业务仍为亏损。彼时深交所问询函询问,公司盈利是否具有持续性。

2017年,美邦服饰将主品牌美特斯邦威由单一休闲风格升级为同一品牌下的五大独立风格。美邦服饰创始人周成建表示,通过一系列革新,美特斯邦威品牌仍然存在超越优衣库的机会。

对此,文志宏表示,美特斯邦威和优衣库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不仅是美邦服饰,整个国内运动休闲企业都跟优衣库、Zara差距较大。美邦目前的尴尬在于,它早先是针对年轻人的潮牌定位,和安踏、李宁的运动定位以及优衣库的基础款定位都不同。但是现在,李宁都潮起来了,美邦作为一早的潮牌却潮不起来,也未能成功拓展其他的属性定位,战略上很成问题。

实际上,美邦服饰2018年营收和净利实现增长,主要在于加大加盟发展力度。加盟政策上,美邦服饰对于新开店铺首批货品给予更大信用赊销支持,导致应收余额增加近5.07亿元。对于部分信用优良的老加盟商也给予了适当增加赊销额度和延长其信用赊销期限的支持,导致应收余额较年初增加约3.2亿元。

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增加了长期应收款中加盟商经营性资金支持的计提坏账金额,2019年期末,美邦服饰用于加盟商经营性资金支持的长期应收款为5299.99万元,计提坏账准备364.49万元,比例为6%,而期末的这一比值为2%。

2019年,美邦服饰营收54.63亿元,同比下降28.84%;净利润亏损8.25亿元,同比下降2145.2%。其中,批发零售业务营收54.1亿元,同比下滑29%。男装收入为30.26亿元,同比下滑28.17%,女装收入19.03亿元,同比下滑32.1%。

文志宏告诉时间财经,虽然周成建已让位给女儿,但是实际控制人仍是周,重大决策想必仍是周在把握,所以不能将2017年至今公司的表现全部算是胡佳佳的。美邦服饰近些年确实尝试过各方面的突破、改革,如安踏和森马靠童装获得不少营收,美邦服饰也尝试过,但效果不佳,美邦服饰在渠道模式上面也做过很多尝试,成效也并不明显。

2020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内,美邦服饰实现营业收入9.21亿元,同比下降46.7%;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2.19亿元,同比下降671.67%。

美邦服饰公告称,营收下滑主要是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线下门店客流剧减,收入下滑所致。预计2020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38亿元。主要原因是2020年突发疫情,线下门店人流尚未恢复,目前疫情对美邦服饰经营造成的负面影响将持续。

责任编辑: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