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财富

巨亏21亿、或被退市,拉夏贝尔为何沦落至此?

蓝鲸财经 2020-01-23 09 : 29
A+ A-

1月21日晚,拉夏贝尔(603157.SH)发布了2019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公告显示,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亿元到-2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拉夏贝尔已亏损1.59亿元,若公司2019年继续亏损,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公司A股股票将在2019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处理。登陆A股不足三年、业绩巨亏、面临退市危机,势要做“中国版Zara”的拉夏贝尔为何身陷困境?

溃败:一年关店4469家、子公司破产剥离

公开资料显示,拉夏贝尔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多品牌运营的自有品牌服装连锁零售企业,主要从事服装自主设计与研发、外包生产、品牌推广和直营销售,旗下拥有Lachapelle和Puella等多种品牌。

2014年,拉夏贝尔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并于2017年在上交所成功登陆A股,成为唯一一家“A+H”两地上市的服装企业。据悉,两次上市募集的资金几乎全部被用于零售网络的拓展建设,以高速扩张线下门店。

2017年,拉夏贝尔迎来了高位时刻,门店开出了9448家店,几乎遍布全国各大商场;实现营收近104亿元,成为国内营收最高的女装上市企业。当年,拉夏贝尔的发展计划是:“2020年突破1万家线下店铺”。

但好景不长,2018年拉夏贝尔由盈转亏,归母净利润亏损1.6亿元,同比下降132%,为上市以来首次亏损。与此同时,旗下门店也在关停。2018年底,拉夏贝尔线下零售网点就缩减到9269个。

2019年,亏损持续扩大,仅上半年亏损达4.98亿。拉夏贝尓国内经营网点数量也由2019年年初的9269个降至2019年年末的4800余个。另外,数据显示,近一年来拉夏贝尔股价累计跌幅近80%。

业绩连续亏损的同时,拉夏贝尓也在进行自救。公布2019年业绩预亏公告的同天,拉夏贝尓还发布了一份公告称,子公司杰克沃克(上海)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克沃克”)的破产清算申请被当地法院受理,裁定即日起生效。

实际上,这已不是拉夏贝尔第一次剥离旗下发展乏力的资产了。去年5月,拉夏贝尔以2亿元的价格出售旗下控股子公司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4.05%的股权。随后,旗下品牌七格格、OTHERMIX及OTHERCRAZY等也被剥离。

2019年6月,拉夏贝尔全资子公司拉夏企管以2.75亿元的交易对价转让其持有的天津星旷98.04%份额。12月,拉夏企管将所持有的形际实业60%股权拟以1元的交易对价转让给蓝湖投资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

对于多次售卖资产,公司创始人邢加兴曾回应称:现在公司唯一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断臂求生”。

多元化战略失焦、扩张过快、成本结构失衡

对于近几年业绩亏损的情况,拉夏贝尔归因于“公司战略失焦、扩张过快、成本结构失衡”。

蓝鲸记者发现,自2011以来,拉夏贝尔实行多品牌+直营的战略。原本其旗下的LaChapelle、Puella、Candie’s三个品牌扩展到二十多个,涵盖了女装、男装、童装等。与此同时,公司门店也在高速扩张,2014年—2018年期末数量分别为6887家、7893家、8907家、9448家、9269家,平均每年增长476家。

业内专家认为,正是激进的战略发展让拉夏贝尔陷入了困境。一方面,多品牌战略的驱动并没有形成合力,在主品牌尚未足够强的情况下贸然多元化稀释了品牌核心竞争力,众多子品牌给予消费者的更多是杂乱无章感。另一方面,多品牌+直营门店的发展方式不但让公司品牌、产品、门店及运营等成本急增,导致门店服务、服装品牌问题频繁出现,更是导致了同质化问题,产品创新能被大幅削弱。

天眼查信息显示,去年11月,拉夏贝尔因生产、销售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被罚款6000元。此外,拉夏贝尔还面临高库存压力。财报显示,该公司存货由2014年底的13.27亿元一路增长至2017年的23.45亿元,此后持续保持在20亿元以上。最新数据显示,该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存货的账面价值达21.99亿元。

库存积压,拉夏贝尔选择了打折销售。据央视报道,拉夏贝尔太仓工厂店内销售的过季衣服,女装大衣最低只需29元。低价打折、产品更新慢,质量问题频发,拉夏贝尔也因此遭到了消费者投诉,“换季打折太大,正价购买亏”、“做工不好,特价产品品种不全、无新款”。

某NIKE负责人认为,品牌形象对于服装企业尤为重要,而构建品牌价值的基础是产品竞争力。若是经常低价打折,会极大损坏品牌形象,难以保持品牌对消费者的吸引力。

如此一来,拉夏贝尓在缓解业绩压力的同时又增添了新烦恼。实际上,与许多本土上市企业一样,拉夏贝尓都是在加速发展的路上吃了“激进的多元化战略”的亏。退市的服饰品牌富贵鸟、亏损的探路者等都是如此。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表示:“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总是不断扩张,而规模扩张和收益扩张之间有一个边际效应,也就是说,现有模式达到一定极限时,除非有很好的模式创新,否则运营成本会越来越高,而获利逐渐呈现负增长,利润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因此出现规模上升反而利润下降的情况。”

目前,拉夏贝尓正在进行战略收缩,现阶段已确立以主要女装品牌为核心的品牌差异化发展方向,对其他品牌将以利润改善为核心,主动收缩业务发展规模,减少资源的低效投入。后续公司仍将对投资项目预算达成情况进行严格管理,对不符合公司发展战略及未来预期达成率低的项目予以处置,保障公司调整转型的顺利实施。

那么,拉夏贝尓能否实现扭亏为盈,免于“退市”呢?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