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财富

17%!特斯拉股价罕见重挫 看看多空双方分歧在哪

科创板日报 2020-02-06 16 : 21
A+ A-

《科创板日报》(上海,研究员何律衡)讯,美东时间周三,特斯拉股价暴跌17.18%,创上市以来第二大跌幅,盘中一度下跌20%,最终收于734.70美元/股,市值较前日蒸发200多亿美元。而被特斯拉几个月来惊人暴涨打得找不着北的空头们,也终于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在过去的6个月里,特斯拉股价已飙升近300%,今年迄今累计上涨112%。做空行为数据跟踪公司S3Partners截至2月3日的数据显示,自今年年初以来,特斯拉做空者的损失已超过80亿美元,其中有25亿美元的损失是在周一特斯拉股价暴涨20%当天带来的。

上个月,在所有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公司中(包括规模比特斯拉大得多的公司),特斯拉给做空者造成的损失是最大的,甚至是排名第二的苹果的4倍以上。

对于超出预期的涨幅,部分机构认为,空头回补是重要原因之一。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特斯拉股价的接连上涨,导致部分空头融券卖出到还券时个股却上涨,造成空头强行回补成了多头,进而推动近日股价瞬间拉高的情况。

S3 Partners预测分析部门主管伊霍尔·杜萨尼乌斯基(Ihor Dusaniwsky)分析认为,自去年6月特斯拉股价跌破200美元到达低谷以来,特斯拉空头已经平仓了价值126亿美元的股票,可能是推动特斯拉反弹的因素之一。

涨有潮落,月有盈缺。随着特斯拉涨势超出基本面,与空头找补类似,部分多头们赚的钵满盆满后,转而开始做空。S3Partner数据显示,截至2月3日收盘,特斯拉未平仓空头仓位仍多达2410万股,占流通股的比例高达18%,名义市值188亿美元。

空头逻辑:“全都是泡沫”

事实上,特斯拉周三“久违”的暴跌在持续大涨的周二尾盘即显现端倪:在全天持续上涨之后,特斯拉在当天交易的最后15分钟莫名其妙地下跌了100多美元。这次短暂的闪电暴跌是特斯拉数周来跌幅最大的一次。

知名做空机构香橼研究接下来的举动也推波助澜了一把。机构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Andrew Left)向媒体证实,将违背此前不再做空特斯拉的承诺,再次做空特斯拉的股票。

“假如马斯克市基金经理,也会做空这只股票。这和技术再无关系,这已经成为新的华尔街赌场。”莱福特表示,不认为抛物线式上涨与现实有联系,“这显然是电脑生成的上涨,不是对公司估值的真实反映,只是交易而已。”

此前,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也对特斯拉的高估值发出质疑,十年内,智能汽车会有多家市值在1000亿-1000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但是汽车与手机差异巨大,很难形成巨大的赢者通吃和超高毛利,所以暂时没有看到当前如此高估值的逻辑。

一直不看好特斯拉的斯坦菲尔资本则在特斯拉享受明星待遇时仍然坚持己见,董事总经理马克•斯皮格尔(Mark Spiegel)近日表示,将继续做空特斯拉,在特斯拉股价当时,他将持股比例限制在5%。他指出,与去年同期相比,特斯拉2019年下半年的营收和利润将有所下降,这是一个信号,表明该公司的前景比看上去要弱。

“在这家被认为高速增长的公司,唯一增长的是日益无利可图的出货量和股价。”他补充称,来自电动汽车领域老牌汽车制造商的更大竞争,也将在未来给特斯拉的股价带来压力。“真正的电动汽车竞争才刚刚开始。我们仍在做空,而且将继续做空,”斯皮格尔表示。

米拉波特证券分析师托比•克洛塞尔(Toby Clothier)同样认为特斯拉业绩并非表面上的花团锦簇,他表示,第四季度1.05亿美元的净利润应被视为净亏损,部分原因是该季度售出的7000辆汽车是上一季度生产的,从而扭曲了数据。“如果你仔细观察数据,就会发现有些事情令人困惑。特斯拉根本不赚钱,而且资本密集度相当高。”

一贯强烈看涨特斯拉的机构新街研究分析师皮埃尔·费拉居(Pierre Ferragu)也下调了特斯拉的股票评价,认为未来12个月内升值空间有限:“我们认为2020年特斯拉会表现良好,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已计入预期。随着轧空结束和今年第一季度毛利率的下降,我们认为股价存在一定风险。”

摩根大通认为,特斯拉目前的股价对一家汽车制造商来说被严重高估,在他们看来,特斯拉是一家汽车公司,而投资者却将其估值为科技公司。还有部分分析师称,特斯拉股价有再次下跌的可能。

多头逻辑:越来越像苹果

空头们摆事实、讲道理,“特蜜”们同样理由充分。

阿格斯研究公司本周发布的报告给特斯拉设定了808美元/美元的目标价,分析师比尔·塞莱斯基(Bill Selesky)表示,对Model 3的需求推动了股价上涨。“当消费者考虑购买电动汽车时,他们考虑的是特斯拉——这就是推动市场的因素。”特斯拉在前两个交易日屡创新高后,塞莱斯基虽然也认为,基本面因素需要赶上这波迅猛的市场行情,但仍然强调不会做空特斯拉。

加通贝祥分析师杰德·多谢默(Jed Dorsheimer)虽然将对特斯拉的评级从买入下调至持有。但仍然将特斯拉的目标价维持在每股750美元。

荷兰全球资产管理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加里·布莱克(Gary Black)则再次强调特斯拉不止是车企。

他认为,随着美国电动汽车市场份额从约3%增长到25%,特斯拉的市场份额从2%增长到10%,其利润可能从华尔街预测的今年的14亿美元增长到2024年的150亿美元。在这150亿美元的收益基础上,假设市盈率为25倍,那么特斯拉的市值将达到3600亿美元,即每股约2000美元。

其次,特斯拉越来越像苹果。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印证了公司商业模式正在向苹果看齐,软件服务的持续收费将成为未来最重要的亮点。既有珠玉在前,市场对特斯拉的软件及应用服务生态发展前景也充满信心。

该观点与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不谋而合,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特斯拉在电池和电动汽车技术方面遥遥领先。特斯拉已从被视为汽车股,转变被视为科技股。它与亚马逊、苹果和谷歌是同一类型。”

最大胆的预测来自方舟基金。上周末,该机构发布报告预测称,特斯拉有望到2024年股价涨至15000美元,市值突破2.7万亿美元,成为了特斯拉周一周二暴涨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在周三暴跌后,创始人凯瑟琳•伍德(Catherine Wood)向媒体媒体表示,坚持对特斯拉最新的5年目标价,即每股7000美元。

该预测建立在几个关键假设上,其中包括市场对电动汽车的需求持续增长,以及特斯拉通过降低电池成本来维持市场份额和提高利润率的能力。伍德认为,特斯拉在电池技术上已经遥遥领先于竞争对手,无论是在成本还是续航里程上。“就成本下降而言,它们的电池成本领先于其它任何汽车制造商3至4年。”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本周二,方舟基金逢高卖出特斯拉35253股,按照当日收盘价计算,方舟基金套现超过3000万美元。

特斯拉股价究竟将前往何方?是继续跌势还是再次上演打脸好戏?这些问题目前都尚未有定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空头多头们围绕特斯拉的激辩,还会持续很久。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