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财富

跑马圈地的新东方在线,转型阵痛期何时结束?

蓝鲸财经 2020-01-22 08 : 59
A+ A-

年关难过。

临近旧历新年,新东方在线发布了2020财年中期业绩报告。

因为俞敏洪的“不亏钱”战略,新东方在线曾经一直被标榜为“唯一一家盈利的在线教育机构”。

然而,继其上一年度财报亏损以来,新东方在线又迎来了新的亏损季。

没有了上市开支3152.5万元的新东方在线,在2020财年上半年,一亏就亏掉了8751.6万元,比去年一年亏损得还要多。即使不算上股份酬金开支的3128万元,新东方在线上半年也亏掉了5000多万。

作为新东方唯一拆分的上市平台,以及主要的在线教育业务承载平台,承袭了新东方在品牌与品质上的双重优势,为何在上市之后业绩屡现滑坡?新的发力点东方优播又能否拯救新东方在线?

优先发展K12业务,东方优播开始跑马圈地

新东方在线电话会议纪要中,CFO尹强指出新东方在线的K12部分正加速扩张。比如说,K12业务人次爆发式增长,东方优播人次增速达186.2%:营收同比增69.4%至1.28亿元,付费人次同比增158.6%至75.5万人。

其中大班课收入5500万,同比增长61%;东方优播营收6100万,同比大涨208%;私播课收入1200万,同比降低。

除此之外,电话会议中说明,其获客成本比其他家低很多,整体销售费用H1只上涨了25%,主要是招聘了大量客服和当地体验店的销售人员。即人员成本的增长,真正的市场投入H1同比没有增加。销售费用/学生人次的指标同比降低,平均100元左右。

既然有东方优播这一发力引擎,又克服了在线教育的通病获客成本高,新东方在线为何出现了持续亏损的情况?

其实不难理解,首先从营收上看,往年新东方在线的营收增速都在40%以上,而2020财年上半年增速实打实地降了下来,降到了19%。

目前新东方在线主要有三块业务:大学教育、K12教育、学前教育。大学教育课程包括大学考试备考(基金、证券、会计等)、海外备考、英语学习和其他,客户群体以大学生和在职专业人士为主;K12课程涵盖小学到高中的大部分标准学校学科,还有地区性直播互动平台东方优播;学前教育主要是为3-10岁儿童设计启发心智的互动英语学习体验和课程,承载平台是多纳。

事实上,尽管以东方优播为代表的K12业务是新东方在线的发力点,但大学教育是新东方在线的营收主力,占总营收60%以上。

财报中指出,大学教育引入更多高知识密度和较短上课时间的高质量课程,同时英语学习课程受业务调整影响贡献较低,付费人数比往年减少了50万人次。大学教育的整体付费人数也比往年少了10万人次,且整体营收不容乐观,仅增加了5.5%。

为业绩贡献主力的大学教育业绩调整、增长放缓,新东方在线的整体营收放缓,也就不足为奇。

亏损也不难理解,新东方在线上半年营收增加1个亿,由于K12在线教育的扩张,毛利率从58.8%减少到了55.9%。

除此之外,费用支出是大头。报告期内,销售及营销开支增加25.4%至2.92亿元,主要原因是销售及营销员工成本增加。尤其是东方优播的课程,销售费用依旧是费用里的大头;研发开支同比增加109%至1.29亿元;行政开支同比增加177.2%至7880万元,研发开支及行政开支激增的主要原因均为员工成本增加。

而费用的大幅激增、呈倍数激增,大多来自K12业务的扩张。电话会议中指出,东方优播本来计划2020全年新增60个,但上半年就新增了65个;其2020财年计划80-130个新进入城市,2021财年继续新进入80-130个城市。

这一系列的业务调整,都能看得出如今新东方在线的战略部署。前任联席CEO孙畅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两三年的策略是优先发展K12业务,在未来K12业务可能会占营收一半以上。我们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这个大盘子中的一个核心玩家,但又不是那种烧钱的类型。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要去探索一个比较好的经济模型。”

在中期财报中,新东方在线也明确了自己的业务调整,调转车头:我们已在各业务分部重组一系列产品。大学分部将专注国内大学备考和海外备考,K12分布专注双师课程和东方优播,而学前分布则专注优化多纳APP。

在成人业务疲软、学前教育调整的情况下,K12教育是新东方在线被投资人看到的重要业务。

东方优播更是重中之重。

具体来看东方优播,新东方在线以9400万元向天津前程收购东方优播剩下49%股权,东方优播将成为全资附属公司。东方优播2019财年营收5690万元,毛利20.33万元,净亏损4970万元。

毛利率低、持续亏损,但CFO尹强则在电话会议中给出了新的指引:首先是东方优播的商业模型进入了第四年,目前运营很好。今年是东方优播进驻城市第四年,第一批进驻了8个城市,第二批18个,第三批35个,这些城市的历史数据、每年的增长情况良好。3个完整财年的数据都有了,第一批绝大多数在第三年能贡献利润,第二批比第一批走得更好。“也是我们自身感觉到小班互联网教学被认可,需求旺盛,所以开始加速。”

依靠探索出来的数据,东方优播的目标是两到三个财年铺满300个100万人口的城市。

跑马圈地后,能否迎来市场的认可?

管理高层动荡,新老成员换血

在发布财报的同时,新东方在线同时发布高管变动公告:新东方在线联席总裁孙畅已辞任公司联席行政总裁,调任为非执行董事。该变动后,孙东旭成为新东方在线的唯一行政总裁;完美世界创始人池宇峰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薪酬委员会主席及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其上述职务由林哲莹接任。

自上市以来,新东方在线管理层动荡不断,老将纷纷离职。此前2019财年业绩报告发布时,其前任执行董事兼COO潘欣宣布离职。潘欣为新东方在线服务了12年,此时离职可谓影响不小。此外,原新东方在线儿童产品事业部总经理、酷学多纳品牌负责人陈婉青也已离职,转而担任编程猫COO。

而将新东方在线一手带大,并助推其上市的孙畅,如今也已退出管理层。

唯一留下来的孙东旭,也是2019年初才由俞敏洪引入新东方在线。其人35岁,原西安新东方学校校长,2007年从南开大学毕业后便加入新东方。

从这一系列的变动中可以看出,新东方在线改革换新的决心。

然而管理层持续变动的情况下,年轻团队能否稳定军心,带领集团走出亏损的泥淖尚难以确定。

股东们在股价高点却开始抛售。

2019年10月18日前后,新东方在线大股东Auspicious Oriental Limited在场内进行了减持套现,卖出股份数量为820.65万股,每股均价14.06港元(最高价15.7港元),合计套现约1.15亿港元。减持后,其持股比例由5.69%下降至4.82%。

2019年11月,其大股东唐华通过全资拥有的Dragon Cloud Holdings Limited,以均价19.97港元减持了160.35万股,约套现3201.68万港元。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