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大牌涨价“逼走”年轻人?二手奢侈品成新型“理财产品”

一手奢侈品要么已经涨价,要么正在涨价的路上。

星期一 2022.01.17
长按二维码 阅读全文
×
Loading...

大牌涨价“逼走”年轻人?二手奢侈品成新型“理财产品”

新京报       2022-01-17 17 : 25
A+ A-

新的一年,万象更新,奢侈品品牌也完成了新一轮涨价。爱马仕上调了部分商品价格,巴黎世家的爆款“沙漏包”于1月11日涨价1500元,Dior、Celine等品牌也传出即将涨价的消息……可以说,一手奢侈品要么已经涨价,要么正在涨价的路上。而此时,成色好、价格“香”的二手奢侈品,成为了时髦又“务实”的年轻人新选择。

买二手奢侈品,年轻人的“务实”之举

近些年,随着消费意识升级、环保理念推行,闲置交易成为一种潮流的生活方式,一向“好面子”的国人对二手商品的刻板印象也有了改观。据《2021中国闲置二手交易碳减排报告》显示,中国二手闲置物品交易规模从2015年的约3000亿元快速提升至2020年的破万亿元,预计2025年将达到近3万亿元。二手经济的蓬勃发展对二手奢侈品来说同样是利好因素,早在五六年前,一些喊着“二手奢侈品”口号的电商平台就已经小范围发展,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一手奢侈品不断涨价。

自2020年以来,疫情带来的旅行限制给各大奢侈品品牌带来了不小的损失,Louis Vuitton、Gucci、Dior、Prada等品牌在过去两年多次上调中国市场产品价格,其中,Chanel经典款2.55中号口盖包2019年5月的售价为38100元,历经五次涨价,目前官网最新价格为62700元,两年半涨幅达65%。

一手奢侈品价格的调高,让二手奢侈品显得更有性价比。二手奢侈品平台上的商品往往以大幅低于专柜的价格出售,其中不乏热门款式,很多成色为95-99新的二手包袋,价格更为“亲民”。对于追逐潮流又“务实”的年轻人来说,以低价买入,用几次再卖掉也不会亏多少钱,却能带来源源不断的快乐。

在很多人眼中,保存良好的二手奢侈品不仅包含着设计师的设计理念,同样具有升值空间。根据二手奢侈品平台红布林发布的《2021上半年二手奢侈品消费榜》,将二手奢侈品作为一种新型理财手段的消费者逐渐增多。在二手市场,如果眼光精准,下手迅速,用低价“捡漏”经典款甚至限量款不是没有可能。

从事金融行业的黄甜甜一直热衷于购买奢侈品,拥有超过40个奢侈品手袋。自从2020年接触二手奢侈品后,她又陆续入手了5个手袋,其中不乏Chanel、Louis Vuitton、Gucci等品牌的经典款。一款官网标价为23000元的Gucci手袋,她只花了12000元就收入囊中。“几乎是五折,手袋成色也挺好,何乐而不为?”

在二手奢侈品市场里,李霖扮演过“卖家”的角色,她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介绍到,2017年年底,自己在国外花了近40000元入手一个Chanel CF中号手袋,但回国后发现与身边的人“撞包”,便将其封存了起来。直到去年逛街时,无意间了解到这个手袋在当时二手市场的价值。与二手店老板沟通后,李霖决定将手袋放在店里寄卖,不到三天时间,就收到了老板转来的41000元,并表示手袋已被新的有缘人领走。李霖回忆称,“当时这个手袋在官网的标价已逼近60000元,我的二手包反而还升值了。”李霖口中的“升值”并非空穴来风。去年年底,考拉海购盘点出《2021年度十款“理财包”》,其中有不少售价涨幅惊人的手袋。报告显示,2021年涨价幅度最高的手袋是Celine ROMY腋下包,较年初发售价涨幅超95%;即使是排名第十的Chanel 19中号包,也从年初的38200元涨到了44200元,涨幅达到15.7%。李霖在成功卖出闲置的热门款手袋后总结了心得,“经典款的奢侈品手袋能够保值,背几年不喜欢了再出手,反而可能因为款式、市面流通数量及官网价格等原因升值。”

防尘罩里的生意经

在李霖的引荐下,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来到了寄卖手袋的店铺。该店铺位于北京三里屯——在这里,每走几步就能遇上一家二手奢侈品店。店铺装修明亮宽敞,打理后的商品被装进PVC透明防尘罩,放在货架上展示。一些店铺的橱窗中还摆放着几个价值不菲的潮玩公仔,几乎每家店都值得打卡拍照。

在商家为了节约成本纷纷布局线上渠道的今天,一家又一家二手奢侈品店的开张,足以见得这个行业正经历着潜力巨大的成长期。

二手奢侈品店的老板张樱曾在日本生活多年,受日本“二手文化”的影响,回国后开了这家店,目前已经经营8年。这家100多平方米的门店,被Louis Vuitton、Chanel、Dior等品牌的手袋“占领”。除了经典款,一些限量版以及需要配货才能买到的稀有皮革手袋,也被有序地摆放在货架上。一下午的时间,有不少年轻人进店,张樱都会热情接待,但不会主动推销,即使“只看不买”也能被友好对待。她认为,二手奢侈品店与专柜不同,在态度上不让进店的人感到压力,才有可能促成生意。她还表示,“比起全新的商品,二手商品更需要给人思考的时间,不能一蹴而就。只有对价格、款式以及商品成色有具体了解,下手时才有把握。”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在周末的下午,约有50位客人进店,其中,年龄在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占半数以上,很大一部分人的视线会停留在Chanel CF以及爱马仕“菜篮子”等热门手袋上。张樱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介绍,近两年的客户趋于年轻化,平均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由起初的高收入、高阶层人群逐渐向大众转移。“我有几个刚刚成年的顾客,人生中的第一件奢侈品就是在我这里入手的。”张樱补充道。

除了线下门店,张樱还会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发布商品信息,并在闲暇时给粉丝科普品牌历史。张樱说,有很多外地的客人起初都是自己小红书的粉丝,选中心仪的手袋后会私信询价,认为商品瑕疵可以接受后下单。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还走访了二手奢侈品平台胖虎科技(以下简称“胖虎”)在去年年底开设于北京三里屯的旗舰店。据胖虎创始人马成介绍,这家店铺将90后及00后的年轻人作为主要消费群体。店铺设计前卫时尚,既有奢侈品盲盒娃娃机,又有“老花成堆”的Louis Vuitton货架,以及由200个爱马仕手袋组成的“彩虹墙”。每处设计都在吸引年轻消费者前来打卡。

胖虎是做寄售起家的。马成有着多年的二手奢侈品行业经验,2003年开始涉足二手腕表交易。2008年陆续在北京、成都、香港等地开了线下二手奢侈品店。为了触达更多用户,于2015年创办了胖虎。最初胖虎的模式是C2B2C,2017年把重心转向To B,经过标准化鉴定及定价后,将商品转售给行业内的B端商家,用买断的方式控货,再把货品分发给买手店、二手店、大型商户以及线上奢侈品交易平台。2020年年初疫情暴发,B端业务受到很大冲击,胖虎便把业务重心转向了线上To C。

如今二手奢侈品电商赛道越来越拥挤,胖虎在经历了几次转型后,再次发展线下门店,既解决了线上难以服务的痛点,也帮助胖虎完成了电商从公域转私域、线上到线下的流量闭环。

对于在北京设立旗舰店的初衷,马成表示:“奢侈品消费核心强调两件事:品牌和体验感,门店相对于线上店,有着更强的交互性和实体性。”他还介绍,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最受欢迎的二手商品是具有保值性的经典款。当被问到为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购买二手奢侈品时,马成说道:“由于年轻人经济条件受限,并不执着于成为物品的所有者,更注重物品的使用体验,体验之后转手卖给他人,还能入手新的款式。”马成还表示,现在20岁出头的年轻人正成为奢侈品消费的主力,他们对于品牌的追求以及高仿货的抵制,都在推动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二手商品带来的经济压力明显要小很多,这能让他们收获意想不到的东西。”

二手奢侈品火热,正主“跟风”入局

二手奢侈品市场快速发展,作为“正主”的奢侈品品牌也被新赛道吸引,通过布局转售市场,贴近更多年轻人。

2020年9月,开云集团旗下奢侈品品牌Gucci推出全新电商平台Vault,该平台每月会发售30件Gucci从全球各地收藏家手中回收的制作于1960年至1980年的经典产品,除手袋外,还包括行李箱、餐具以及成衣配饰。

在介绍页面上,Gucci详细标注了生产年份、创意总监等信息,凸显每件商品的独一无二。除此之外,Vault还会发布与产品有关的视频,让消费者拥有沉浸式体验。

其实,在这之前,开云集团和美国Tiger Global Management已对法国二手奢侈品平台Vestiaire Collective发起总值1.78亿欧元的融资,且开云集团旗下的Gucci和Saint Laurent已先后和该平台达成战略合作。

除开云集团外,意大利奢侈品集团Prada的营销总监、准接班人Lorenzo Bertelli在接受采访时透露:“Prada集团在蓬勃发展的二手时尚奢侈品领域看到了机会,未来可能通过内部开发,也可能通过外部合作来发展相关业务。”虽然在谈及具体业务项目时,Lorenzo Bertelli未过多回复,但表示将以二手市场为新的发展机会展开布局。

责任编辑:CF013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