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酒业 证券 产经 房产 银行 保险 科技 消费 投资
长按图片保存后分享

​人车信息不符难杜绝 哈啰顺风车“乘客死亡事件”暴安全隐患

中国科技新闻网 2020-08-31 16 : 14
A+ A-

中国科技新闻网8月31日讯 近日一起顺风车死亡事件将哈啰出行推向了风口浪尖。

7月中旬,广州的梁先生搭乘哈啰顺风车时因车祸离世,值得警惕的是,出事车辆、司机信息和订单信息均不相符。

事件发生后,哈啰出行随即表示,已经第一时间建立事件处置绿色通道和工作小组,专人响应用户家属,配合警方调查厘清事件。

顺风车领域出现问题已“屡见不鲜”。此前,滴滴出行发生两起乘客死亡事件后,经过整改,滴滴出行提高了验证环节,虽然降低了乘客的体验感,但提高了乘客的安全。

哈啰出行在单车领域做到头部位置,而入局顺风车领域较晚,此次事件或暴露出哈啰在该领域的“短板”。

此外,中国科技新闻网注意到,哈啰出行在黑猫投诉有多条投诉,主要集中在安全和收费方面。

为什么顺风车行业频频“出事”,仍不断有平台将触角伸向该领域?

对此,相关专业人士对中国科技新闻网表示:“公司进入这个顺风车行业主要的目的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为了发展盈利,另一方面是引流,平台可以借助与用户的之间联系,来吸引用户体验平台提供的其他产品。”

私自转单

据梁先生的妻子孙女士一方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事故造成4车损坏,4人受伤,梁先生抢救无效身亡。孙女士了解到,该顺风车在哈啰出行平台下单,平台订单信息显示为粤Y牌车,车辆驾驶人姓张,但现场事故车辆却为粤A牌车,驾驶人姓程。现场发生事故的车辆及驾驶人信息与当初下单时的信息都不一样。

事故车辆属于一个叫淘车伯乐的公司,是哈啰出行平台的司机把订单转给了淘车伯乐平台上的顺风车司机。

对此,哈啰出行的相关人士对中国科技新闻网表示:“因其跨越平台管理无法保障司乘双方权益和安全;平台在一个月前上线了人车不符的举报功能,被举报的数百名车主已经全部被封号处理。另外,乘客如遇人车不符请拒绝上车,并在APP进行举报。”

同时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顺风车不属于网约车,顺风车平台也不同于网约车平台,平台对于顺风车车主的行为不承担承运人的责任。但是这不代表顺风车平台不承担任何责任,顺风车平台实际上是为车主和乘客提供一个信息撮合的平台,顺风车平台应当审核顺风车车主的身份信息。”

“在这个事件中,原顺风车车主以及注册的车辆,这些信息是真实的,但是这个车主在接订单之后,将订单转给了其他的车主,说明顺风车平台没有尽到相关的身份核实的义务,导致人车不符。因此,顺风车平台对于事故的发生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估计法院将判定平台承担10%-20%的责任。”赵占领称。

上述相关专业人士对中国科技新闻网表示:“从法律层面上讲,顺风车业务属于普通的合伙的关系,是为了实现共享利益的目的。同时也是共同承担风险的普通合伙关系。顺风车属于有多方参与的商业模式,这就要求平台、车主、用户之间有明确的责任划分,如果出现交通事故和刑事方面的情况,还是需要警方等相关的机构来定责任。对用户提交信息真实性的审核也是平台的义务,从用户角度来看,用户要确保提交信息的真实性,使用好平台提供的安全功能,与平台共建安全生态。”

“从行业角度来看,出行本身就有风险,顺风车业务属于私人小型客车合成属性。顺风车车主不是以盈利为目的,其非盈利属性决定了它所提供的是非职业化的服务。不可能像专车那样提供优质的服务。当用户选择用顺风车出行的时候,建议用户不能以享受服务的心态来乘车。”该人士称。

安全体系待完善

哈啰出行出现乘客死亡事件,并非首次出现在顺风车领域。

早在2018年5月和8月,滴滴出行顺风业务相继出现两起乘客被杀害事件,导致滴滴顺风车业务在全国范围内下线并进行整改。

经过两年时间的整改,滴滴重新上线顺风车业务。滴滴出行在核实“真实”身份上,进行了多重整改。包括实名身份认证;多环节人脸识别;联合公安机关综合背景审查,公开查询到的失信被执行人将无法注册顺风车车主。尤其对于女性乘客,滴滴还特别设置了女性安全助手、轨迹异常预警等。甚至乘客在注册时还要进行安全知识学习和考试。

中国科技新闻网体验了哈啰出行的顺风车服务,发现在平台中接单的车牌号与实际乘坐车型并不相符。在平台上显示的是京N牌的车,而乘坐的是京H牌的车。此外,在哈啰出行APP中是没有显示该车主的照片。

当中国科技新闻网询问车牌号不符时,对方司机表示:“我注册的那部车子在家里没开出来,正好接单时开了这一辆,就用这辆来接你了。放心吧!没事的!”

对此,中国科技新闻网联系了哈啰出行的客服,其表示:“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可以向我们平台举报,我们来处理。”

虽然哈啰出行一再声称“上线了人车不符的举报功能”,并在7月15日,“安全月”启动仪式上,哈啰出行表示将推出顺风车“行程危险系数”评估体系、顺风车安全考试、周维度动态车主背景审查、“人车不符”整改计划等措施。

但仍未能杜绝人车信息不符的情况发生,或为乘客的人身财产安全埋下一定的隐患。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科技新闻网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查询发现,关于哈啰出行的投诉多达6700多条,其中大多则与顺风车业务相关,“存在安全隐患”、“不出具发票”、“强行收费”等评价随处可见。

对此上述专业人士表示:“对于人车不符合的现象,对于平台来讲,接单环节是否通过人脸识别来判断是否为本人。线下的环境比较复杂,需要平台提供相关的工具,让乘客上车前需进一步核实司机和车子信息是否相符。像滴滴是有信息核验卡的,当用户见到车主和车辆的时候,再一步确认信息是否无误。当乘客遇到人车不符的情况,乘客应该拒绝上车并向平台举报,与平台共建共治。”

抢占流量入口

公开资料显示,哈啰出行是一款为用户提供哈啰单车、哈啰助力车、哈啰顺风车、哈啰打车等出行服务的移动出行平台。哈啰出行实则为网约车聚合平台,目前有阳光出行、曹操出行、首汽约车和嘀嗒出租车等合作企业。

哈罗单车2016年下半年入市场,在经过一年的市场厮杀后,ofo单车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崩盘,摩拜被美团收购。哈啰单车在市场下行时获得蚂蚁金服资本加持,一举跻身行业领先地位。

在取得单车领域头部位置后,2018年9月,哈罗单车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哈啰开始向顺风车领域延伸业务。2019年1月,哈啰出行宣布在上海、成都等六个城市试运营顺风车业务。一个月后,哈啰出行正式在全国范围内上线顺风车业务。

除了哈啰出行外,其他企业也在不断布局顺风车领域。

2018年3月,阿里旗下的高德地图宣布杀入顺风车领域。2019年9月,曹操出行正式上线顺风车业务。包括在2014年顺风车领域的嘀嗒出行。在2019年,中国顺风车市场竞争格局异常的激烈。

顺风车属于标准分享经济的一种业态,其本身盈利并不大,但是有很大的市场。从车主的角度来看,比如自己在上下班的时候,顺路接了一个人,既可以减少成本分摊油费,又能完成位移把人带到目的地。从客户的角度来看,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公共交通、城际班车等工具在时间上不一定满足用户的需求,顺风车是一个很好的替代解决方案。

对于公司不段涌入顺风车行业的现象,上述人士表示:“较多的公司进入顺风车行业。一方面是为了发展盈利,另一方面是引流,平台有用户和流量,甚至有支付入口,保持用户的联系来吸引用户体验平台提供的其他产品。此外对用户来说移动支付端也是比较方便。”

(李欣)

责任编辑:CF009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