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静听勃拉姆斯(经典流芳)

人民日报 2021-06-20 05:41:00
A+ A-

勃拉姆斯

“……他坐在钢琴旁向我们展示奇妙的意境,出神入化的天才演奏把钢琴变成了一个众声汇合的、时而悲声呜咽时而响亮欢腾的管弦乐队……如果他把魔杖指向合唱队或管弦乐队,借助群体的力量,一定会在我们面前展示出精神世界更加神奇的奥秘。……艺术上的同道们祝贺他首次踏进音乐界,在这里他将来也许会受到创伤,但胜利的桂冠一定在等待他。”

著名作曲家、音乐评论家舒曼在他创办的《新音乐杂志》上这样评价勃拉姆斯的创作。这位年仅20岁的腼腆小伙只交给舒曼3首钢琴奏鸣曲和一些歌曲,大师便立刻认定他有不同寻常的发展潜力。

歌曲《爱的忠诚》大概也是舒曼当时听到的作品:

“女儿啊女儿,把你的痛苦沉到深深海底吧!”

巨石可以沉到海底,

我的痛苦却会一直留在心里。

“女儿啊女儿,就此彻底摆脱你心中的爱吧!”

花枝折断,花儿会凋谢,

失去的爱却难以忘怀。

“忠诚只是一句空话,一阵风就会把它吹散。”

妈妈呀,顽石终会碎裂,

我的爱情永远不变。

勃拉姆斯用朴素的分节歌形式呈现母女对话,前两段是母亲急切的劝告和女儿轻柔的回答,第三次女儿不耐烦了,先是模仿母亲的语调高声辩驳,音乐达到了短暂的情绪高潮,随即跌落,变成绝望叹息。这首不到3分钟的小歌乍听很简单,细细品味,会发现年轻的勃拉姆斯在调性和声、结构布局上已经很有功力,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有了对人性的深切领悟和生动表达的能力。正如音乐学家保罗·亨利·朗所说:“18岁时他的心灵已是成年人的心灵,他的艺术也已是成熟了的艺术。”

勃拉姆斯出生在德国汉堡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乐队低音提琴手,母亲以缝纫贴补家用。非常幸运,他踏上音乐道路不久便遇到了舒曼及其妻子——著名钢琴家克拉拉。在他们的提携指点下,勃拉姆斯飞速进步,可惜舒曼后来被家族遗传的精神疾患压倒,住进了精神病院。勃拉姆斯一边帮克拉拉料理家务、照管孩子,去医院探望、安慰舒曼,一边继续作曲,直到3年后舒曼去世。此时勃拉姆斯的多首钢琴作品已成为克拉拉音乐会的保留曲目,对这位优秀的女性,他除了感激崇敬,也怀有深深爱恋。但年长14岁的克拉拉不可能将他接受为爱人,他们注定只能是知音、挚友。勃拉姆斯离开了这个家,之后他时常回去探望,并始终与克拉拉保持通信。克拉拉也一直关注他的进步,几乎亲临他每一次重要作品的首演,更用指尖在键盘上抚触他的灵魂,将他的音乐传播给更多的人。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