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此次巴以冲突的“前世”与“今生”

央视 2021-05-15 06:29:24
A+ A-

原标题:记者观察丨此次巴以冲突的的“前世”与“今生”

自当地时间5月7日以来,巴勒斯坦民众和以色列军警连续多日在耶路撒冷老城及其周边区域、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等地爆发严重冲突,造成上千名巴勒斯坦人、数十名以色列军警及民众受伤。之后从10日晚间至14日早间,加沙地带武装组织陆续向以色列境内发射了近2000枚火箭弹,造成以色列8人身亡,数十人受伤。随后,以军连续对加沙地带近800个目标发动报复式空袭,造成当地103人死亡,其中包括多名哈马斯组织高级官员及29名儿童,500多人受伤。巴以冲突快速升级。截至目前,双方的冲突尚看不到趋缓的迹象。

一场围绕土地的冲突

巴以问题因土地而生,始终围绕着“土地”展开。这次冲突也不例外。

时间回到1956年。那时,还是约旦掌握着耶路撒冷地区的控制权。根据与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署(近东救济工程处)的协议,约旦将28户巴勒斯坦家庭迁到位于东耶路撒冷的谢赫贾拉地区定居。他们在第一次中东战争期间曾被迫逃离巴勒斯坦,成为当时70多万巴勒斯坦难民中的一员。约旦政府许诺这28户家庭,未来他们将获得正式的土地契约。

△1940年代的耶路撒冷老城 图片来自网络

△1940年代的耶路撒冷老城 图片来自网络

但是,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打破了一切承诺。在这场战争中,以色列占领了约旦河西岸以及包括谢赫贾拉地区的整个耶路撒冷。同样落入以色列手中的,还有耶路撒冷老城。位于耶路撒冷老城的圣殿山(穆斯林称“尊贵禁地”)为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圣地。根据后来约以两国达成的协议,圣殿山的管辖权仍归约旦,治安权则由以色列警方控制。但是,对于追求独立建国的巴勒斯坦来说,包含东耶路撒冷老城的东耶路撒冷地区则是其国家的首都。这一点也被具有广泛国际共识的“两国方案”纳入其中。

△如今的耶路撒冷老城 图片来自网络

△如今的耶路撒冷老城 图片来自网络

时间回到现在。当地时间4月12日,巴勒斯坦穆斯林迎来伊斯兰传统斋月。按照惯例,数以万计的巴民众前往位于圣殿山(穆斯林称“尊贵禁地”)的阿克萨清真寺进行宗教礼拜活动。但是,以色列警方以“防控疫情”和“保障安全”为由,在穆斯林进入老城的大马士革门附近设置了大量路障,限制巴民众进入老城部分区域,希望控制斋月期间的人流,引发了巴民众的不满情绪。几乎与此同时,居住在谢赫贾拉地区的12户巴勒斯坦家庭则收到了以色列法院发布的驱逐决定。而其决定的依据是,有犹太人提出其家族早在奥斯曼土耳其时期就取得了这片土地的所有权。这直接导致了巴勒斯坦民众的大规模抗议,并发展为同以色列军警的激烈冲突。此后,以色列军警一度进入阿克萨清真寺的画面,则彻底引爆了巴勒斯坦人的不满,加沙地带武装组织开始向以色列发射大规模火箭弹。

△巴勒斯坦穆斯林民众同以色列军警在阿卡萨清真寺旁爆发冲突 图片来自网络

△巴勒斯坦穆斯林民众同以色列军警在阿卡萨清真寺旁爆发冲突 图片来自网络

△巴勒斯坦穆斯林民众同以色列军警在阿卡萨清真寺旁爆发冲突 图片来自网络

△巴勒斯坦穆斯林民众同以色列军警在阿卡萨清真寺旁爆发冲突 图片来自网络

疫情加封锁促使巴以敌意螺旋不断上升

事实上,在过去一年中,巴以之间的对立情绪一直持续增加。在以色列长期封锁和疫情的双重打击下,一年多来,巴勒斯坦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更加举步维艰。相关数据显示,该国失业率不断攀升,来自贸易、旅游业和以色列资金移交的收入已降至近二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巴勒斯坦民众,特别是加沙地带的生活陷入困顿。巴民众对以色列封锁的不满情绪不断加强。

与此同时,经过美国上届总统特朗普的推波助澜,以色列近年来国内右翼及宗教保守政治势力不断抬头,“在巴以问题上保持强硬立场”成为政党获取选票的主打牌之一。受此影响,以色列国内对于“耶路撒冷完全归属以色列犹太人”、拒绝“两国方案”的呼声越来越强。

在此次冲突大规模爆发之前,一个名为“Lehava”的犹太至上主义组织就开始有计划地发动游行,与巴勒斯坦人进行对抗,公开高喊“阿拉伯人当死”;而在约旦河西岸地区,近期也发生多起巴武装分子针对以色列军警和平民的袭击行动,导致多人伤亡。多个展现巴以民众相互攻击的视频在社交媒体流传,虽然部分难以证实,但两者之间的对立情绪却被进一步强化,并最终在此次冲突中爆发。

△犹太至上主义组织Lehava示威游行 图片来自网络

△犹太至上主义组织Lehava示威游行图片来自网络

△5月11日,一名以色列犹太人遭巴勒斯坦青年围殴 图片来自网络

△5月11日,一名以色列犹太人遭巴勒斯坦青年围殴 图片来自网络

紧张局势持续升级背后各有政治预期

截至目前,巴以双方领导人都仍在此次冲突坚持强硬立场。内塔尼亚胡已明确表示,军事行动仍将持续至“必要”的时间。而哈马斯等组织也声称将继续对以发动袭击,抵抗以色列的“侵略”。当地媒体分析指出,这除了双方目前都“骑虎难下”之外,巴以双方都有自己的政治考虑。

此次冲突发生之时,正值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之际。相反,其竞争对手拉皮德等人却有望在阿拉伯政党拉姆党的支持下取得议会多数联盟的地位,从而于6月2日以前组成新政府。因此此时爆发一定程度的巴以冲突,对于内塔尼亚胡及其领导的以色列右翼阵营来说,将有利于瓦解对手的政治联盟,以色列将有可能被迫进行第五次大选。而在巴以冲突加剧的氛围下,内塔尼亚胡及右翼阵营很可能将赢得更多选票。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图片来自网络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图片来自网络

此外由于拜登新政府在巴以问题上的立场回归“两国方案”的传统路线,引发以方不满。而通过此次冲突,以色列将得以展现自己在巴以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同时测试美国在相关问题上的底线。

对巴勒斯坦方面来说,巴总统阿巴斯上月30日宣布,因以色列不允许巴勒斯坦人在东耶路撒冷进行投票,巴方推迟原定于5月22日开始的包括立法委员会选举、总统选举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最高权力机构巴全国委员会选举在内的全面大选。但根据当地媒体分析,近年来法塔赫支持率的相对走低也是大选推迟的原因之一。为了在未来的巴勒斯坦选举中赢得更多支持,以及争取更多国际援助和对以谈判筹码,无论法塔赫还是哈马斯,都不会轻易“低头”。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 图片来自网络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 图片来自网络

地面战斗一触即发此轮冲突何去何从

近日来,以军已将其伞兵旅、戈兰高地步兵旅和第七装甲旅等多支主力部队调往加沙边境地区,并在14日出动了约50辆坦克,从以色列一侧向加沙境内发射了约500枚炮弹。此前,以军发言人表示,以军总参谋部将向以政府提交对加沙地带实施地面进攻的相关作战计划。这引发外界对于以色列将采取大规模地面军事行动的担忧。

△14日,以军坦克从以色列一侧炮轰加沙 图片来自网络

△14日,以军坦克从以色列一侧炮轰加沙 图片来自网络

但是这样并不代表,双方冲突一定会陷入完全失控的全面战争状态。从经济层面来看,受疫情影响,巴以两国的经济发展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倒退,而此轮冲突更让糟糕情况雪上加霜。根据以色列制造商协会评估,受近期冲突影响,以色列仅私营部门的每日损失就高达1.8亿谢克尔(约合3.5亿人民币)。从军事层面来看,即便以军进入加沙,若持续陷入与巴武装组织的巷战,或者以军遭遇较大伤亡,抑或造成重大平民伤亡,都会让内塔尼亚胡及以军陷入被动;而面对具有武器代差的以军,哈马斯等组织的抵抗也将付出惨重代价,加沙地区民众、城市基础设施等都将蒙受巨大损失。这是双方均不愿看到的。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巴以冲突激化了以色列国内犹太与阿拉伯民众之间的矛盾,以境内多个城市持续出现大规模阿犹民众对抗和小型骚乱。若此轮冲突继续升级并长时间持续,将加剧以色列社会的撕裂和对立,给该国未来稳定造成隐患。

△近日以色列多个城市发生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大规模冲突,大批警力被部署在街头 图片来自网络

△近日以色列多个城市发生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大规模冲突,大批警力被部署在街头 图片来自网络

△近日以色列多个城市发生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大规模冲突,大批警力被部署在街头 图片来自网络

△近日以色列多个城市发生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大规模冲突,大批警力被部署在街头 图片来自网络

此外,历次加沙地带巴以冲突也表明,军事行动并不能一次性解决加沙的问题。因此,即便以军发动地面行动,政治意义可能大于实际意义,可能会在一定时间和空间内达成其“预设”目标后,宣布“胜利”;而哈马斯等组织在进行激烈抵抗、以军撤出后,也将宣布其“取得胜利”。另外,国际社会巨大的外交压力、大规模冲突可能导致的地缘政治连锁反应,也或将促使双方逐渐采取冷静审慎立场。(总台记者赵兵)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