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水上救援队义务捞尸477具 主要用手摸

观象台 2020-08-12 22:24:15
A+ A-

清晨6点49分,睡梦中的牛振西被“110指挥室”电话惊醒。这一天是8月5日,警方请他带人去打捞一具漂在河中的女尸。

五天前,他们才打捞过一具男尸,刚缓了几日,“死亡电话”又来了。这意味着又一个生命的消逝。没有迟疑,揉揉眼睛、定了定神,他马上通知了自己的队员。

水上救援队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

水上救援队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

牛振西是郑州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队长,今年58岁了。15年来,这支民间力量,已无偿打捞了470多位溺亡者的遗体。

当这些悲伤不断汇聚到他们身上时,牛振西早就没了惧怕与慌乱,可很多人对生命的冷漠,让他愈加失望。

水上救援队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

8月1日,牛振西带人在巩义市打捞溺水者。

这天,通知完队员后,有个队员的车子限行,他们全部赶到事发地时已是早上8点。此次打捞不太复杂,遗体就漂在水面,只需拖到桥上就可以。制定方案后,大家将绳索系在桥边护栏,8点35分,有队员顺着绳子下去了。

溺亡者面部朝下,身穿红色上衣,腿部下沉,只能看到半截身子。打捞队员接近遗体后,想用手把死者拉过来,出于对尸体的本能恐惧,他摸到死者头发时,还是迅速将手抽了回来。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队员们经常靠吃大饼充饥。

调整了一下呼吸,这个队员不再犹豫,他拽住死者手腕,将尸体套在另一条绳子上,众人协力将其拉上岸。

这是他们遇到的第477个溺亡者,至于她是怎么离世的,无人知晓。每一次打捞,牛振西都会面对一个悲伤的故事,主角有自杀的,他杀的,还有意外,以及无名尸。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一次次的痛苦累积,让他不知道如何去消化,有时候甚至就在崩溃边缘徘徊。所以,牛振西只好试图去理解亡者。求助电话一响,他们又风尘仆仆出发了。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救援打捞现场。

多年来,他们参与了大量刑事案件援助。两年前,杀害空姐后跳河自杀的郑州“滴滴司机”尸体,就是他们打捞的。当媒体大肆报道案件时,这些义务捞尸人就会退居身后。

牛振西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在坚持什么,但就这样一路走过来了。这个由志愿者组成的团队,没有任何财政支持,救援中产生的所有费用基本由大家均摊。这几年有了社会影响,才会收到少量社会捐赠支持。

那种被忽视的感觉,牛振西和队员们早就不在乎了。他们知道,在死者家属面前,根本没有资格去求客套,“我们可能是在修行吧,但真希望无事可做。”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准备进行救援的打捞队员。

“都知道生命无常,就是有人不当回事儿”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个会先来。”牛振西深知其中含义。

8月1日中午,郑州巩义市两个人喝了点酒,趁着酒劲跑到伊洛河芝田段下水摸鱼,结果,有一人游到河中间后不见了。同行男子以为对方到河底摸河蚌,没在意,过了一阵才意识到出问题了。

当地消防部门赶到后,搜救了一个小时也没能找到溺水者。下午4点多,失踪男子所在的镇政府,向郑州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发去邀请函,请他们派人前来协助打捞。

这种邀请已是常态,河南各地救援部门,也乐于去找牛振西的团队。

水上救援队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

牛振西召集了十来名队员,开车拉上救生艇等设备出发了。到达地点后,他们发现水域情况还算稳定,只要不是在黄河水域,成功打捞率在90%以上。

通过声呐扫描,队员们锁定了溺水者位置,并下水将尸体打捞上岸。

溺水者今年37岁,上有老,下有小,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也是牛振西团队打捞的第476具遗体。这次打捞,又给人间添了一场白事,岸边瞬间传出凄惨哭声。

快60岁的牛振西越来越无法忍受这种场景了:“你说这家可怎么过?都知道生命无常,就是有人不当回事儿。”

收拾完所有救援工具,天色已经变黑,主家顾不上管饭,他们啃些自带的大饼和咸菜,算是慰藉了刚刚泡过冷水的身体。几乎每次救援,都是如此。

晚上8点57分,牛振西在朋友圈写道:“喝酒莫贪杯、贪杯会吃亏、鱼是下酒菜、等你来PK”。很多次打捞结束后,他都要写首打油诗,“没别的意思,就希望大家能敬畏自然和生命。”

他们打捞尸体时,碰到不远处有人玩水,队员们会善意提醒几句,偶尔会遭来谩骂,说他们管得太多。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遗体出水,意味着一个家庭破碎。

晚上躺在沙发上,牛振西又想起1天前刚打捞的那个老人。

7月30日下午,一位钓鱼老人,在郑州尖岗水库岸边不慎落水溺亡,救援人员找不到遗体后,晚上7点28分,由警方联系了牛振西。接到指令,他集合10余名队员到了现场,由于天色已暗,当晚无法进行搜救。

31日清晨7点钟,队员们再次赶到现场,他们从水库坝头下船,开船到现场,经过一个多小时搜救,才将68岁的溺水者打捞上岸。

这位老人住在水库附近,平时爱好钓鱼,也会游泳,下水仅是为捞个鱼漂。面对比自己大几岁的老者,牛振西痛心疾首,“很多老人是刚刚过上退休生活呀。”

可他的悲伤,总是接踵而来。7月13日凌晨4点多,牛振西被噩梦惊醒了,他下意识看了看手机,上面竟有22个未接的郑州警方电话,微信上也有消防队员在凌晨两点呼叫他。他知道,又有人溺水了。

牛振西赶忙与一位消防队员取得联系,对方着急地说:“110、119都在打你电话,我们这边还在现场等你们。”牛振西自嘲道:“再快的驴也有打盹的时候。”

到了地方才知道,原来是有5个人在凌晨喝完酒,去东风渠附近乘凉,一名34岁的男子跳到渠中游泳,不幸溺水。救援队员将男子打捞上岸后,早就没了生命体征。

7月13日清晨7点31分,牛振西在朋友圈写道:“第473位”。他不知道这个男人背后的故事,但能肯定,又一个家庭垮掉了。每一次,牛振西都希望死亡数字能停留,但它却在不停生长。

不过,也有欣慰的时候。今年7月8日中午,郑州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登封支队队员许俊峰,在当地大塔寺水库中,就救起了一名溺水少年。

牛振西专门发了个朋友圈。照片中,光着膀子的少年,向许俊峰鞠躬致谢。而这种被他们救活的溺水者,已经超过80位。

“这些活下来的故事,才是我们坚持的信仰。”牛振西称,经常有人给他们下跪、送锦旗,自己见不得这些,可心里早就被泪水包裹了,“那种希望的力量真温暖。”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有企业家捐赠的救援车,队员们叫它“白龙马”。摄影:李游

有人放弃了生活,也有人被生活放弃

在牛振西统计的溺亡数字中,有人放弃了生活,也有人被生活放弃。

6月26日凌晨,牛振西接到警方指令,说在郑州花园路黄河大桥上,有人翻桥跳入黄河。多年来,所有队员都惧怕黄河,因为水底有数不清的沟壑和渔网,不仅会隐藏溺水者,还会威胁救援者。虽然他们一直与黄河抗衡,可成功救援率只有20%,很多落水者数年都找不到。

接到求助后,一大早,牛振西带着队员赶赴现场,咆哮的黄河中,根本看不到投河者身影。

由于黄河正在泄洪,水深流急,他们也无法下河搜救。牛振西只好带队员们去下游寻找,到了武惠浮桥处,也没找到跳河者,“不是被缠在水底,就是冲到下游了。”

水上救援队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

后来,牛振西得知,男子跳桥前,曾有巡逻队员看到过他,大约35岁左右,身高大约一米七五,体型稍胖、短发。巡逻队员当时还提醒他离开大桥,男子说待会儿就走,谁也没想到,他选择了跳河。

监控视频显示,该男子先翻过栏杆,后翻跳入黄河,栏杆上还留下两处明显的手印。谁也不知道他的故事,警方也没接到报案信息。

“他一定遇到了过不去的坎儿,活下来的可能性太小了。”在牛振西心中,相比意外溺水,自杀者让他们很久缓不过来。特别是,其中年轻人越来越多。

头一天的6月25日,也有一位年轻男子从武惠浮桥跳入黄河,同样由于泄洪原因,无法展开搜救。牛振西没想到,仅隔一天,跳河悲剧再次发生。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夜间救援

按照牛振西的经验,溺水者的最佳救援时间只有4分钟,如果死亡,大概三天会自己浮上来,如果还看不到遗体,就不用抱希望了,家属可能要长期等待一个亡魂。

而投河的可怜人很少给世间留下什么故事,除了伤感,牛振西别无他法,他试着去忘记这些,但有的自杀者,让他感到唏嘘。

5月29日,郑州一名中年男子离家后不知去向,家人到处寻找无果。6月1日下午5点多,牛振西接到110指令,说郑州市英才街东风渠内有人溺水,邀请他带人去协助打捞。岸上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大家能清楚看到东风渠中间有一人漂浮在水面。

三名队员开船到了渠中央,将溺水男子遗体拉到岸边。经过辨认,是5月29日离家走失的男子,今年47岁了,只因家人让其戒酒,与家人闹了不愉快,结果悲剧发生。

水上救援队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

今年,让牛振西最难过的,是4月28日打捞的第450个溺水者。当天上午11点,先后有目击者和警方联系牛振西,说有人在金水区龙湖中环东运河附近跳入水中,请求帮忙打捞,跳河者只在桥上留下一顶民工安全帽。

他带着20名队员赶赴现场后,有三名队员开着救生船、带着声呐设备,找到落水者位置。很快,有队员潜入水底,将其打捞上岸。

遗憾的是,这名20来岁男子已没了生命体征,溺水者脖子上,醒目地文着“忠孝两全”四个大字。“此事古难全呀!”牛振西说,他同样不知道这个男子遭遇了什么,但每次想到此事,心里都会揪着。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这位投河自杀者的脖子纹着“忠孝两全”。

最让牛振西痛心的是,不少投河者都是一些琐事引起的。他们打捞过一名自杀的男中学生,想玩姐姐的手机遭拒,跳进满是生活污水的河中。牛振西和队员去打捞时,水里散发着阵阵恶臭,“那孩子一米八个儿头,长得很帅,非常可惜。”

前两年,开封尉氏县一名19岁的男孩,无法忍受父母吵架,走到一个人工湖边,借路人电话打给妈妈,说自己在人工湖,来这里收尸吧。说完,当着路人的面跳湖了。牛振西的队员将尸体打捞出来后,夫妻俩抱在一起痛哭不已。

还有一名男子投河自杀前,写了一封遗书。他除了交待让爸妈还车贷和朋友欠款,还让父母把自己的骨灰撒到大海里。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一位投河自杀者的遗书。

坚持下来的志愿队员,内心也深埋着悲痛与不堪

“水底世界很恐怖!”牛振西说,“那里完全是另一个空间。”

牛振西的队员也告诉记者,水下的白天和夜晚一样,根本无法辩方向,他们不仅会被碰伤,还会被渔网缠住。而且,下水找尸体时,主要是用手去摸,有人担心触感不好,会将手套摘掉。有时会与尸体脸对脸碰到一起。

尽管常常面对尸体,有的队员还是无法摆脱恐惧。在一次打捞时,尸体处在紧贴桥底的位置,队员刚刚将其拖出桥底后,尸体如“僵尸”般突然弹出水面,吓坏了打捞队员。

还有的尸体面目全非,他们经常打捞出被水泡胀的尸体,头部长满蛆虫,队员们被气味熏得面目狰狞,忍不住咳嗽。朋友们虽然认为他们“很伟大”,但涉及握手等情形时,还是会表现出嫌弃。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郑州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的部分队员。

相比被嫌弃,牛振西更害怕不理解,因为不是每次打捞都能成功。

前两年,牛振西和队员们去南阳打捞一位20多岁的溺水男孩。男孩家住在有着13.2亿立方米库容的鸭河水库岸边,他和几个朋友乘游艇到库中拍照时,掉进25米深的水中。

不幸的巧合是,头一年,男孩的父亲也在该水库溺亡,也是牛振西团队打捞的。所以,当地人又给他打了电话。

由于没有标志物,目击者只能说出大致位置,队员们潜水几个小时后,仍找不到确切落水点。那天,声呐也出现故障,打捞毫无进展。

这种情况他们经常遇到,牛振西表示,这不是专业性问题,主要是在未知水域盲目寻找,犹如大海捞针,而且在深水打捞极其耗费体力。

几个小时上岸后,队员们都很累,天空还下着雨,牛振西以为能吃口热乎饭,但男孩家属端来了冰冷的饭菜。他们知道,是因为没打捞上来。

沟通之后,主家虽然加热了饭菜,可量又减少了。牛振西觉得,虽是无偿救援,但吃口热饭的要求并不过分。没办法,他们只好自费购买食物,第二天的早餐,也是自己解决的。

这种冷遇并不是第一次遭受。因为打着“红十字”招牌,很多人认为他们吃着“财政饭”,经常有溺水者家属对着牛振西说:“感谢红十字会。”

其实,红十字会仅是他们的业务管理机关,并没有什么资金补助,队员们平时都从事着各自的工作。他们也会收到一些日常的捐赠,多是方便面与矿泉水,很多昂贵设备都是队员们自掏腰包买的。

目前,他们接受的最大一笔捐助,就是“滴滴司机”杀人案后,滴滴公司定向捐助的100万,用于设备更新换代。

目前,他们最值钱的设备,是某企业家捐的一辆白色救援车,队员们叫它“白龙马”,车子有些年头了,经常出现故障,维修费用也是大家均摊。今年5月24日,车子又出现问题后,牛振西发朋友圈说:“白龙马病了,咱啥事都义务,人家对咱不义务啊,烧脑壳。”

即便如此,救援队也会遭人误解被无端批评。例如,为了统计出勤率,每次救援结束后,所有参加的队员会在现场合影。结果,有一个媒体人士斥责说:“救援时间那么宝贵,你们居然有时间合影?”

而更多的质疑是对于他们来无偿打捞的动机。牛振西说,他真不知道图什么,“我们的使命是给逝者以尊严,给家属以安慰,给生者以希望!”

而很多坚持下来的队员,内心也深埋着悲痛与不堪。

队员孙风明曾有个18岁的侄子,5年前,小伙子看到两个小朋友溺水,急忙跳下水去救人,结果小孩得救了,他的遗体却至今没有找到。

孙风明那时还没加入救援队,亲眼看着牛振西带着团队忙了18天,分文不取,“所以我必须加入,不能再当旁观者了。”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郑州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队长牛振西。摄影:李游

还有个叫李二阳的队员,2015年,正读大学的他,路过郑州市黄河二桥南岸时,忽闻救命声,一名儿童正被湍急的河水冲向下游。他马上下河救人,可上岸后,他才发现,河中间还有一个人。

事后他才知道,自己下水后,另一个叫武耀宗的大学生也跳下去了。由于李二阳和孩子在下游,并且岸上人们的焦点都在孩子身上,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武耀宗,溺水身亡。

事后,李二阳获得“全国见义勇为英雄模范”称号,武耀宗也被评为“河南省见义勇为模范”,但这件事一直成为李二阳的心病,“后悔自己上岸的时候没有回头看,我游过去的话,他也许还有生还可能。”抱着救赎的心态,李二阳进入了牛振西的志愿团队。

还有个叫李新生的队员,父亲溺水身亡,他忘不了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加入了救援队,“尽量能帮一把帮一把”。

现在,牛振西的团队快200人了,核心队员有80名,年龄最大的超过了70岁,并且有女队员,每个人都签了生死状,一旦发生意外,责任自负。

尽管如此,他也不能让任何一个队员出现意外,并定时让大家参与专业训练。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用上声呐设备后,现在的打捞效率明显提高。

从游泳爱好者,到人性化打捞团队

在郑州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中,牛振西之所以成为灵魂人物一样的存在,和这支队伍的成立有关。

作为郑州市城市照明灯饰管理处的职工,牛振西当年是个游泳爱好者,经常和朋友在郑州东区游泳。他们第一次参与打捞有些偶然,是碰到一位溺水的小伙子。

在既没工具也无经验的情况下,他们手拉手一起下水寻尸。当有人触碰到溺水者时,把大家都吓回去了。后来,几个人壮壮胆,才将尸体拖到岸上,并报了警。

而这具尸体,让牛振西和几个朋友,几天都吃不下饭,一闭眼就是七窍流血的画面。

这次打捞之后,民警觉得他们游泳游得不错,就留了牛振西的电话。后来,只要当地有溺水事件发生,警方就和他联系。时间一长,名声传开,其他辖区民警也开始联系他们。这让牛振西和朋友们越来越感觉到事情的价值。

2005年时,他们这帮游泳爱好者成立了郑州市水上义务搜救队。这个民间公益性组织,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有偿打捞,尤其在2009年湖北发生“挟尸要价”事件风波后,他们更是坚守免费底线。

几年时间,这个打捞团队发展得不错,可麻烦还是来了。

2011年8月4日,一市民在郑州东区如意湖溺水后,消防部门经过搜救,没有找到失踪者,而牛振西和队员们准备下水时,却遭到巡防队员们的阻扰,理由是他们没有“打捞许可证”。

在警方强力要求下,牛振西还是带人下水了,但因错过最佳救援时间,溺水者最终死亡。这件事不仅引发舆论热议,也深深刺痛了牛振西。经过一番周折,他们终于将组织挂上“红十字”,改名为郑州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

郑州水上救援队15年义务捞尸477具,坚持人性化打捞主要用手摸,握手都会被朋友嫌弃

在现场指挥的牛振西。

牛振西和队员们,在早期打捞时比较粗犷,一开始主要靠竹竿往水下捅,凭触感寻找尸体;有时,还像打渔一样,用渔网挂上钩子打捞。

虽然打捞成绩也不错,但有朋友说他们的方式过于野蛮,不尊重死者。所以,牛振西尝试让队友潜水徒手打捞,并延续至今。后来有了水下声呐设备,效率渐渐提高。

尸体出水,意味着家属崩溃。时间久了,牛振西越来越感觉到人性化打捞的意义。

“大多溺水者五官里都有血。”据牛振西介绍,这些年,他们在将尸体拉出水前,会将死者面部朝下,用衣服裹住头部,这个程序,一直被严格执行着。

之所以如此,首先考虑的是死者尊严,其次是不给家属更大刺激。

这个团队慢慢“走红”之后,不仅有河南省的官方求助他们,连外省都找了过来。今年3月份,安徽淮北就邀请他们去打捞,在那里,他们打捞上来第449具遗体。公安部门有时还会邀请他们去打捞刑案物证。

也正是因为这样坚持了15年,郑州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获得了诸多荣誉。其中,2019年9月,牛振西荣获“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

“真的诚惶诚恐,相比荣誉,我更希望无人落水”。所以,近些年,牛振西带着团队,主动改变方向。这几年,他们还走进过几百所学校和村庄,进行防溺水的义务宣传。

除了水上救援,牛振西的团队还开始探索深井救援,并取得了不少成功。他们最得意的一次救援是,用时4个小时,将一个被困深井下30米的男童救了上来,而且过程中没有给男童身体造成什么伤害。

牛振西说,现在他几乎没了自己的生活。手机不时响起,主题都围绕着打捞,最多时,一天接过4起打捞求助。

家人早已习惯了他的这种疯狂,但他还是会有愧疚之心。无数个凌晨,牛振西都是蹑手蹑脚进家门,躺在沙发上,鞋也不脱就入睡了。

他害怕电话声响,因为每个铃声背后,都可能是个悲伤故事。

到2020年8月7日,他们的打捞数字定格在477,牛振西不希望再涨了:“谁也不要制造痛苦,谁也不要承受痛苦,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家庭,因为溺水而破碎。”

责任编辑:卢其龙 CN07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