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美大选后世界格局咋演变,这几件大事已预示未来方向

新京报 2020-12-01 08:06:08
A+ A-

原标题:美国大选后世界格局咋演变,这几件大事已预示未来方向

▲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文|关不羽

美国大选初步结果出炉后,白宫事实上进入“空窗期”,国际秩序的重整正在悄然发生。

RCEP的签署“关键且及时”

11月15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历经8年谈判后,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终于诞生了。这一事件意义重大,举世瞩目。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用“关键且及时”来形容这份协议的签署是恰如其分的。

RCEP的谈判本该在2016年完成,由于特朗普政府的压力,这一进程被严重滞后。

特朗普政府奉行的“极限施压”政策迫使东盟等亚太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且将政治和经贸关系深度捆绑的做法也不利于区域经济合作目标的达成。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在美国大选初步结果出炉后,RCEP就迅速达成,绝非时间上的巧合。这体现了后疫情时期,各国将工作重点转向经济恢复的决心远大于“外交秀”。这一点在澳大利亚身上表现得尤为清晰,莫里森政府在对华关系改善上的态度迅速热心起来,无疑是审时度势的及时修正。由此可见,RCEP的意义有多么重要。

尽管RCEP的终极目标“货物贸易最终零关税产品数整体将超过90%”实现尚需时日,还将涉及区域内多国多项贸易协定的整合协调,但是拥抱自由贸易、加强区域合作的方向是明确的。世界上人口最多、最富有经济活力的区域经济合作在此时出台,无疑会有力地支持全球化进程的重启,堪称多灾多难的2020年度最好的消息之一。

当然,RCEP是以实现多赢为目的的区域经济合作框架,中国经济整体受益为前提、局部利益会受其影响也是不争的事实。以今天中国的经济地位和国际环境来看,协议是否能够落地,中国的切实推动是最为关键的因素。未来,包括市场准入、关税调整等一系列措施的及时跟进关系RCEP的前景。RCEP也将是未来世界经济格局中备受瞩目的话题之一。

中东局势进一步复杂

中东局势是世界的长期热点。

11月29日发生的伊朗核项目领导人法克里扎德遭暗杀事件,体现了该地区的动荡局势可能升级的危险前景。

特朗普政府不仅重视中东地区,而且大力推行了政策回调。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很明确,政策的轴心是打压伊朗,以此巩固和强化美国与以色列、沙特等海湾国家的关系,甚至容忍土耳其在中东的扩张。

但是,根据拜登在竞选时的表现以及民主党中东政策的传统,拜登正式上任后,可能仅仅保留美驻以色列大使馆的“特朗普遗产”,其他方面将会大幅回调至奥巴马政策路线。

因此,以色列和伊朗在这一微妙时期,各怀心曲。双方的摩擦、暗战正在升温。以色列会把握特朗普政府剩余的执政时段,扩大自身优势。而伊朗方面是否会加大反击力度,将会对最近及以后的中东局势产生影响。

中东地区其他势力也有不稳的征兆。拜登在竞选期间对海湾国家态度冷淡,尤其是对沙特执政者的严厉批评,让人联想起奥巴马时代的“阿拉伯之春”。

同时,连埃及穆兄会都对拜登的胜选公开祝贺,这体现了中东阿拉伯世界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现实局面。如果拜登不能进一步表明相关立场,事态发展将会变得越发复杂。

整体而言,拜登如果执政,对特朗普中东政策大幅调整是可以清晰预见的,而中东重现奥巴马时代的大规模动荡和混乱也是完全有可能的。这与“去特朗普化”的亚太局势趋缓恰成对比。

“欧洲主权”的争议

拜登宣布胜选后,欧盟显然持欢迎态度。拜登也公开承诺将修复与欧盟及欧洲主要国家之间的关系。但是,围绕“欧洲主权”的争议在欧盟内部也正在形成。

尽管在特朗普任期内,欧盟一直高调主张“战略自主”和欧洲主权建设,但是德、法两国的真实想法存在差距。

法国竭力主张欧洲主权建设。今年2月,马克龙在法国军事学院演讲时提出,面对未来可能在欧洲出现的常规甚至是核军备竞赛,欧洲应成为国防和可能的核领域中的自主角色。在数字税等问题上,法国的态度也远比德国强硬。在拜登宣布胜选后,马克龙特意强调了“期望美国不要阻碍欧洲强化战略自主建设”。其对美戒备之心,昭然若揭。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而德国对“欧洲主权”和安全防务问题上,一向态度模糊,被外界认为是“半信半疑”。尽管因特朗普时期德美关系严重恶化,德国不得不与法国保持一致,但是在美国选举结果可能有利于美欧关系重整后,德国明显又回到了依靠美国的路线上。

德法在强化“欧洲主权”政策的公开分歧始于11月2日。当天,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欧洲仍将不得不继续依靠美国的军事保护。对此,法国总统马克龙16日表示,完全不同意卡伦鲍尔的看法,欧洲必须拥有自己的防御主权。17日,卡伦鲍尔回应马克龙说,虽然她也认同几十年内的欧洲自主策略,但如果没有美国和北约的帮助,欧洲将无法保障自身的安全。

预计未来德法在欧洲主权、防务与安全的政策路线上还会有争议,而欧盟内部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由来已久。英国脱欧后,对美关系定位的分歧非但不会结束,而且会愈发突出。这对欧盟未来的前景并非利好。

当然,以欧盟的现实情况和主要国家的国力,依赖美欧同盟的局面不会在短时间内改变。力主“欧洲主权”强硬姿态的法国在国力上比德国要差上一截,其强硬姿态缺乏真正的经济、军事实力基础。只不过长期的对美心结,再加上对德国主导欧盟事务的担忧,令法国不得不做此选择。

新旧热点更迭,世界形势变得更为复杂

整体而言,拜登宣布胜选后,区域经济合作加速,亚太紧张局势降温,都是新的变化。

近期,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G20等外交活动频繁,议题也转向疫情防控及疫情后的经济复苏,这都是不错的转变趋势。

可以预见,重回多边机制的美国将会表现得更为温和,这对全球经贸合作、重启全球化无疑是有利的。拜登如果执政,预计在初期,除中东再现火药桶状态外,全球主要国家都会有一个相对平稳的时期。至于这一平稳时间能持续多久,将取决于多项无法预测的因素,诸如拜登的健康状况、美国议会中两党力量对比的变化,以及民主党内部结构的变化等。

□关不羽(专栏作家、经济学者)

责任编辑:孙启浩 CN037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