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新春走基层】大寒天里战戈壁

工人日报 2022-01-23 21:41:13
A+ A-

1月20日,大寒节气。出新疆克拉玛依市先后经201省道、乡村公路以及无名道路一路往东,一行人终于在133公里外到达中石油西部钻探克拉玛依钻井公司80026队所在的沙湾1井。

中午12时的沙湾1井井场被雾气包裹,100米外看不清井架的庐山真面目,温度计显示当地气温只有零下17摄氏度。

“没有风,就是雪厚,雾大,中午能见度会好一些。”队长肖绪军说,沙湾1井位于沙湾市境内,是油田“1”字号重点探井,设计井深6980米,目前钻至4575米。

外围蓝色的泥浆罐上,队员们在忙碌。

机电工程师马生晓和薛生宏正在接一个启动开关的电线。

“要转换泥浆,新泥浆要保温,我们给加热装置安上控制开关。”他们两人是老乡,都是甘肃人。马生晓一边说话一边用手钳子夹电线,他完全暴露在寒气中的手已经冻得通红。

“手早就僵了,但是戴上手套没办法接线,只能这样。再坚持一下就接好了。”他吸了吸鼻子,这样的徒手劳动已经持续了两个小时。

离他们两米远,净化工塔依尔·沙塔尔和彭建峰等3人正在合力把一台长杆泵放入泥浆罐中,过一会儿,这个“铁家伙”就会把罐中的泥浆抽到早已等候在侧的罐车中。

“必须先把泥浆罐腾空,才能配制新的。”他们解释。

塔依尔·沙塔尔干钻井11年了,家在新疆呼图壁县,正常倒休的时候,每个月能回家10天,这一次他准备上到过完春节再休息;彭建峰来自另一支刚刚冬休的井队,他的家在河南,目前受当地疫情影响不能回家,因此两天前他申请来80026队帮忙。

“闲着也是闲着嘛。”彭建峰没有戴围脖的脸冻得像红苹果一样。

大家伙儿忙着的时候,安全监理依拉木·艾坦在旁边监督,不时进行安全提示。

“天气再冷也要安全操作。”依拉木·艾坦说,这口井是重点井,井下、设备、人员的安全都不能忽视,他每天要在各个作业点走好几遍,及时发现不安全因素。他的家在克拉玛依市,去年上井280天,打算过完春节再休息。

前台的底座、井架、梯子、挡风墙上都挂满了霜雪,好似在原本红、白、黄、蓝色衣服外罩了一层白纱,颜色没有往日鲜艳。再向上望,高高的二层台和天车都隐身于雾中,影影绰绰。

“我们有抗寒神器,就是充电的发热马夹、鞋垫和袜子。”12米高的钻台上,副司钻崔友田在温暖的司控房里扶刹把。他说晚上温度有零下20多摄氏度,上夜班时,大家都是小棉衣外面套大棉衣,还要把“神器”全副武装上,不然冷风一吹就透心凉。这个山东汉子去年一年没有回家,今年要在井上过年。

“习惯了,干起活儿就不觉得冷了。”内、外钳工李海杨、马建文在检查设备,井架高处的霜雪不时飘落到他们的帽子上、肩膀上。嘴里呼出的热气一会儿就在围脖上结成了霜。这个冬天,是他俩第一次在井场过。

李海杨24岁,来自云南,他说就是因为没见过雪,才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新疆,干上了钻井。爱笑的马建文30岁,看上去只有20岁出头,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镜,家在宁夏,除了父母家人,那里还有一个让他挂心的女朋友。

“希望新一年多打几口井,效益好一点,再有时间陪陪家人。”80026钻井队的员工们分别来自河南、山东、甘肃、云南、宁夏,五湖四海、疆里疆外。一年中,他们与家人思念多于相见,离别多于相聚,如今又在天寒地冻的冬天坚守在沙湾1井,为找油找气奋战不停。

责任编辑:李妍彬 CN09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