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环球资讯 2021-10-20 14:43:17
A+ A-

在刚刚闭幕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第一阶段会议上,美国在签约至今的近30年里始终没有批约的做法遭到各方诟病。

如今,事关全球环境治理大计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又将于本月底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对于自己先“退出”又“重返”的气候承诺,美国这次能否拿出点实际行动?

目前看,还真悬。

本党“内讧”或让拜登“空手赴约”

在COP26大会月底召开的同时,美国国会将就拜登提出的3.5万亿美元“重建美好未来”一揽子支出法案进行表决。但由于本党议员的突然“反水”,法案中包含的“清洁电力绩效计划”(CEPP)突然面临胎死腹中的危险。

拜登曾在4月承诺,到2030年将美国温室气体排放量较2005年减少50%,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而总预算1500亿美元的CEPP计划被认为是美国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重要的一项气候立法,有可能帮助拜登实现“雄心”。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目前美国电力供应只有40%来自清洁能源,拜登希望通过CEPP计划让这一比例在2030年达到80%,到2035年达到100%。

作为拜登气候政策的“核心”以及他出席COP26大会的“底气”,CEPP计划拟对从化石燃料转向再生能源的发电厂给予奖励。然而,美国国会参议院能源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主席、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坚决反对CEPP计划,理由是“用纳税人的钱让这些公司做它们已经在做的事情毫无意义”。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反对的背后其实暗藏政治私利:曼钦的家乡西弗吉尼亚州是美国最大的煤炭产地之一,曼钦本人也从煤炭工业中获得了经济利益。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美国沃克斯新闻网(VOX)报道截图(题图为曼钦)

除曼钦外,亚利桑那州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基尔斯滕·西内马也反对CEPP,这使得在两党议席50∶50的参议院,民主党至少有两人不会支持将CEPP包括在内的3.5万亿美元一揽子法案。

由于共和党明确抵制,民主党原本考虑动用“预算和解”程序,在势均力敌的参议院以本党一己之力通过一揽子法案。但当前出现的民主党“内讧”可能最终迫使拜登放弃CEPP。

从中,多家美媒还看到了更大的风险:利用“预算和解”程序可能是民主党人通过CEPP等重大气候立法的最后机会。如果在明年中期选举中失去对国会的控制权,民主党采取气候行动的机会之窗可能就此关闭。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削减支出法案中的清洁能源部分将对拜登的气候议程构成毁灭性打击,可能削弱拜登在COP26大会上的话语权。尽管其他国家对拜登上任第一天就决定重返《巴黎协定》表示赞赏,但许多人现在公开质疑,拜登在国内政治挑战面前能否实现他的减排目标。

“忧思科学家联盟”(UCS)气候和能源政策主任雷切尔·克莱特斯进一步警告,如果美国不能认真对待气候变化问题,就很难号召其他国家做出政策改变,从而阻碍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前进势头。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美国沃克斯新闻网(VOX)报道:克莱特斯表示,对于美国要用多长时间才能肩负起其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应有的责任,人们已经产生了“疲惫感”。

“很难真正相信美国政府”

作为历史上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可信度一直受到怀疑。

在气候问题上,美国近几届政府频频上演“剧情反转”:1997年克林顿签署《京都议定书》,但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参议院从未批准该议定书,2001年小布什干脆宣布美国不加入该议定书;对《巴黎协定》同样如此——奥巴马在2015年签署,而特朗普在2017年宣布退出。

去年11月,美国正式退出《巴黎协定》,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一个退约的缔约方。此举被国际社会普遍视为美国在气候问题上的“重大倒退”。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据统计,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直接和间接撤销了近70项重大环境政策。图为当地时间2017年6月1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环保人士在美国驻阿大使馆外集会,抗议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退出了《巴黎协定》的美国不仅在能源政策和经济模式上大开历史倒车,在履行对发展中国家气候援助方面同样表现差劲。

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发达国家首次同意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援助;2015年《巴黎协定》也重申了这一承诺。但经合组织(OECD)的最新数据显示,发达国家迄今兑现的援助金额远未达标。

这其中,美国的欠账最多。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英国独立智库海外发展研究院(ODI)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在2017年和2018年仅贡献了其应承担援助份额的4%,在发达国家中也是表现最差的。

在国际社会压力下,拜登就任后曾承诺将原有援助翻倍至57亿美元;9月他又宣布将援助再翻倍到114亿美元。但此数额需得到美国国会批准,目前仍只能停留在口头上。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彭博社报道截图

持续的援助资金短缺给即将到来的最新一次气变大会笼上了阴影。各方认为,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的气候援助资金,将是开启格拉斯哥峰会在一系列问题上取得进展的关键。但前景并不乐观。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澳大利亚“对话”网报道:尽管非洲国家排放的温室气体最少,但平均而言,到2019年,非洲国家已经将其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的5%用于支持适应和缓解气候变化。发达国家承诺每年援助1000亿美元,但至今未能完全兑现。不幸的是,富裕国家并没有就如何弥补这一赤字提出明确计划。现在是让它们负起责任的时候了。

无论是落实自主减排目标还是兑现对外援助承诺,美国过去数年的种种表现已经给世界留下了深刻的负面印象。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深度脱碳计划”主任大卫·维克多指出,COP26大会是对拜登能否实现此前承诺的测试。拜登上台后对减排信誓旦旦,却在面临挑战时无法履行承诺,这将使人们对他的信誉再添疑虑。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大卫·维克多

《纽约时报》曾援引美国气候领导委员会高级研究员泰亚·史密斯的话称,美国在气候领域的长期欠账已经让人很难“真正相信美国政府”。

环球深观察丨气变大会临近,美国还能靠什么取信于人?

△《纽约时报》报道:泰亚指出,美国必须要先做很多事情,才有可能恢复各国对它的信心。

责任编辑:梁云娇 CN07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加载更多……